王丹:當習近平變成斯大林

出版時間:2016/04/11 12:19

我們都知道,包括中共在內的威權國家,極權國家,或者後極權國家,維持統治的一個重要手段,就是在人民中製造恐懼。當人民自由發言,第二天就可能失蹤的時候,敢於發言的人就少了;當人民為了民主的訴求走上街頭,結果遇到正規軍的武力鎮壓的時候,就沒有人再敢走上街頭了。這種在人民心中製造的恐懼一旦形成,對於政府是非常有利的。
 
但是想一想,如果是在政府的官員階層中,也產生這種恐懼呢?那對於當局的統治,會有什麼影響?
 
這樣的情況,曾經發生在斯大林時期的蘇聯。斯大林為了鞏固自己的獨裁專制,在蘇共黨內大肆進行殘酷的政治清洗,他不經過任何公開透明的法制程序,依靠秘密警察,經常在半夜裡進行突然襲擊式的逮捕行動,數以萬計的高級幹部被拷打後承認自己「反黨」,然後被拉出去槍斃。後來對斯大林進行批判的赫魯曉夫在他的《回憶錄》中曾經提到一個小故事:他說斯大林不時會邀請其他政治局的委員們去他的別墅吃飯,討論國家大事,每一次他們這些獲邀前往赴宴的政治局委員們,在去的路上,心中都非常惶恐,不知道自己是否還能回來。

試想,如果連蘇共最高統治階級的成員,都成天生活在這樣的恐懼中,這樣的結果是什麼?首先,斯大林身邊的人,完全不敢說真話,他們表面上對斯大林謙恭順從,內心卻充滿了抵觸;第二,斯大林之死,至今還有各種說法,很多人高度懷疑斯大林固然重病,但是有高層領導人在背後指使,醫生動了手腳,才使得他暴斃而亡;第三,斯大林一死,接班人赫魯曉夫很快就在蘇共「二十大」上揭發他的暴行,對他進行反清算,掀起了國際共產主義陣營的驚濤駭浪。其實,毛澤東也曾經大規模清洗黨內,讓黨內高級幹部人人自危,他的下場雖比斯大林稍好一些,但是遺孀被捕,自己發動的「文革」被結束,這樣的結局也好不到哪裡去。
 
為甚麼會這樣呢?道理也很簡單:不管獨裁暴君多麼不可一世,國家治理還是要有對於自己忠心耿跟的官員階層願意追隨,如果連官員都感到恐懼,這個政權的穩定就是假的,因為連黨內也沒有人敢說真話了;這個政權也就是不穩定的,因為一旦獨裁暴君有個三長兩短,人民也許還不敢反抗黨,但是黨內的官員們勢必報復。而今天的習近平,其實就正在朝著斯大林,毛澤東製造黨內恐懼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今年一月,一個消息令外界震驚,中國國家統計局局長王保安,前一天下午還在北京召開記者會,批評金融巨大鱷索羅斯唱空中國經濟,結果當天晚上中紀委就宣布對王保安涉嫌「嚴重違紀」,已經在接受調查。有中國記者稱:「記者會上看他神情如常,一點預感都沒有。」顯然,王保安應當是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經被鎖定為反腐目標。這樣的情況,在今天中國所謂的反腐敗運動中絕不時罕見的事情,而是成為了一種方式。
 
中國反腐的方式,是由中紀委統一規劃,繞過各級領導階層,中紀委的巡視組有權直接抓人辦案,因此被稱為當代的「東廠」。這是政治運動式樣的做法,不是法治,更不是按照程序辦事。這勢必在黨內製造恐懼,因為黨內其實沒有幾個人是清廉的,是沒有貪腐問題的,因此也就沒有幾個人知道,什麼時候,中紀委的人會出現在自己面前。一個人,隨時都可能被帶走,這樣的恐懼豈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這樣的恐懼,怎麼可能不在中共黨內形成各種情緒,反彈,仇恨,甚至是反撲的願望。最近出現的「倒習」暗流就是徵兆。
 
一句話:讓人民感到恐懼,有可能使得政權穩定;讓官員感到恐懼,這個政權就絕不可能穩定了。
  
看了這則新聞的人,也看了……

 
穆西納典型在夙昔
【有片】機場變活春宮 旅客歡樂綠影呵呵笑
牛皮鳥:生物私生活-只要是生物,就有私生活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