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窮得只剩下了錢

出版時間:2016/04/18 12:20

對一個大國來說,金錢外交不能不說有的時候是非常管用的。中國對英國的投資,成功地達成了把英國拉入亞投行,讓美國失去一個盟友就是成功的例子。但是外交不經不是經商,外交屬於國際政治領域,換句話說,各國在外交上進行決策的基礎,當然有金錢可以決定的成分,但是也有很多因素,是用金錢投資的方式無法掌控的。

最近的一個例子是:希臘領導激進左翼聯盟(Syriza)總理齊普拉斯去年七月同意,繼續前任中間偏右政府開始的一系列基礎設施私有化政策,以遵守和歐盟、國際貨幣基金(IMF)、歐洲央行等國際債權人達成的第三次紓困協議條款,即出售國營企業資產來取得資金。在這次出售潮中,中國當然也不會袖手旁觀。中國國有企業中國遠洋海運集團以三.六八五億歐元拿下希臘最大港口彼里夫斯(Piraeus)港口管理局六十七%股權,4月8日正式簽約。齊普拉斯表示,這項協議將有助縮短中國通往地中海和中歐的絲路距離,「希臘歡迎能帶來發展的投資,只要他們尊重環境和勞動關係」。
 
這項交易完成後,中國遠洋將全面控制這個希臘通往亞洲、東歐和北非的門戶,掌控彼里夫斯港的跨洲海運,以及往希臘各個島嶼的旅客輪渡業務 。不過在簽約那一天的的會場外,卻遭到數百位希臘碼頭工人激憤抗議,大嗆「為什麼要讓中國成為彼里夫斯港的經營者,而不是希臘國家本身」、「這不是特許,這是直接賤賣屬於希臘人民的資產」。

擔憂工作不保的情緒擴散,數百位彼里夫斯港碼頭工人走上雅典街頭,在簽約會場外抗議,甚至和鎮暴警察發生扭打,貨櫃碼頭區也因工人罷工而停擺。目前事態還在發展中,最終中國國企也許還是能拿下這筆交易,但是從這個例子我們已經可以看出,中國海外大筆撒錢,也許對對方的國家經濟發展有利,但是卻同時也可能影響到當地的社會公平正義。這是中國政府可以不顧得,但是西方國家卻不能視若無睹。撒錢外交遇到的困窘,由此可見一斑。
 
此外,撒錢外交在中國國內產生的副作用也值得關注。對於中國經濟下行,但是仍然在海外四處撒錢,以達到外交目的,中國國內民眾當然會有怨言,畢竟中國自己還有很多需要錢的地方,無論是失業保障,還是醫療補助,無論是免費義務教育,還是貧困地區發展,都面臨資金缺口的問題。但是官方媒體卻宣傳「要算政治賬」,《環球時報》最近發表一篇文章,就把人民的怨言視為「民粹主義」的表現,認為「中國社會要迅速擺脫對外援助得那些錢能在國內做多少事得簡單計算方式,絕不可讓民粹主義干擾國家的外援計劃。如果捨不得外援,根本就沒法在國際社會混。。。外援的好處很多時候是不能大張旗鼓宣揚的,那樣做會導致嚴重負效果。中國輿論應配合官方的對外援助,不具體細究為甚麼,在一些敏感問題上不堅持刨根問底。」
 
  這一段話真是可以圈可點。且不說官方連人民問一個「為甚麼」的權利都公然被否定了,這段話中有兩條提供了豐富的信息:第一,「如果捨不得外援,根本就沒法在國際社會混」,這等於公開說,中國在國際社會只有靠撒錢才能刷存在感,什麼大國地位,什麼中華文明,只有人民幣才能讓中國在國際社會「混」下去,想一想也好笑,《環球時報》有的時候還真是誠實得可愛,等於公開承認中國在國際上,窮得只剩下了錢;第二,官方把中國人對於撒錢外交的不滿稱為「民粹主義」,其實等於從方面承認了怨言是廣泛存在於民間的,如果只是少數人抱怨,就不會被稱為是「民粹主義」了。這樣的怨言逐漸積累,早晚會成為高層權力鬥爭中的籌碼,以及社會矛盾的發洩口。這一點,很可能正是中國撒錢外交面臨的最大隱患。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