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張景森貼文引發都更爭辯的一點想法‬

出版時間:2016/05/02 00:01

彭揚凱(都市改革組織秘書長、社會住宅推動聯盟召集人)

日前準政務委張景森一篇他原以為的「kuso酸文」,引發各界高度爭議與論辯。正、反雙方支持者許多都是我認識的朋友,想了許久,我決定貼出去年在《台灣社會研究季刊》所辦的一場研討會中發言稿「片段」,先表達我對這波爭辯的焦慮:

『第一,‪‎反抗的異化‬。全世界罕有憲法如我國強調土地價值增加應歸「人民共享之」;但諷刺的是也沒有那個國家如我們對土地所有權者稅賦如此之輕。從憲法相對左翼到實際運作極端右翼,其精神分裂之巨堪稱奇譚。在這樣的情境下,當下出現了一種奇特的現象,即土地所有權者反抗、質疑的這個國家,其實是他們堅定捍衛價值--土地所有權高度私有化比例、以及土地所有權低度公共化稅賦--的催生者。我多次於不同場合戲稱,在土地所有權制上,我們官民表現上看似矛盾然,內部價值實則共同體現的美國「茶黨」的理想價值,繳最少的稅、政府最低介入,甚至是拒絕政府介入。』

『第二,‪‎空間規劃的國家高權危機。‬延伸上述所有權拒絕政府介入,在台灣當下體現的是「空間規劃的國家高權危機」。近年來,從土地徵收、區段徵收、都市更新、歷史保存、違建聚落..等一系列事件抗爭,起因當然是政府淪為政商金權門神胡搞亂搞,但其代價與造成的危機,不僅只是該個別計畫的抗爭衝突,更要命的是造成所有權制對整個空間規劃國家高權的挑戰、乃至否定!換言之,國家機器於空間規劃介入的必要性、正當性完全破產,公共性退場,所有權成為土地最高律令,市場與利潤成了唯一可信賴的信條。此種空間規劃國家高權的衰敗,從近來各種土地計畫爭議,反對者高舉憲法15條「財產權」保障,而政府則再也說不出口如何依憲法142條、143條來「分配與整理」、來體現「平均地權」,便可窺得一、二。對像我這樣學規劃的人來說,這真是台灣的悲哀!』

基於上述的焦慮,我想針對這幾年的都更爭辯,講一點不是那麼「政治正確」的意見想法:

對所謂都更「公共性」/「正當性」的界定,我當然有個人的價值取向,但我更清楚的是,具主宰性之詮釋(為何都更?)與實踐(怎樣都更?)從來就是「不同社會集團」動態力量與對比的體現。換言之,都更「公共性」/「正當性」不是靜態恆定的邊界,而是各方交互爭奪的戰壕,反應的是台灣當下歷史水位。因此,對現實都更政策與機制的批判,不應「去歷史」地的過度高估領導者--不論小英或柯P—個人意志之可能,更遑論把解方落在對張景森咒罵或去留,而是要面對此一發言背後意涵的社會力量。

承上,對自詡為關注都更正義議題的個人或團體,我們必須誠實面對以下的立場與路徑選擇。是主張應結構性翻轉國家機器、資本主義生產體制方能讓都更取得真正救贖?亦或是承認要在「動態力量與對比」體制實現中尋求可實現的改良方法?如傾向後者(包括我),要省思的是,文林苑的教訓與代價,為何僅換來「官商勾結炒地皮」V.S「民粹都更推不動」這種缺乏同一語境的無效對詰?我的看法是,在利害/價值不同甚至南轅北徹的現實下,應設法讓都更爭辯從「何者是正義的方案」回到「怎樣是合宜的程序」。因應當前對峙,積極建構一個在資訊公開、參與討論、協商斡旋、乃至於強制發動等相對合宜的程序,才是各方要優先坐下來解決的要害所在。就高舉「公辦都更」大旗的小英總統與「柯比意(Le Corbusier)英雄夢」附身的柯P市府來說,更當如此,沒有「合宜的程序」,誰說政府就必然是公共利益的捍衛者!

最後,於台灣產權社會體制與房產意識形態下,縱使都更有較合理程序,有較進步的公共利益體現,都無法掩飾此一事實,即以容積獎勵實現資本再積累是絕大多數私地主、所有開發商、以及政府能夠制度性合作的要件。個人認為這是積重難返的社會集體病徵,除房產泡沫自我終結別無它法,我無意也認為現階段無從挑戰。但必須點出,相對於無產權者、難以都更地區來說,這絕對是一種公共財補貼的極端不正義。就此,關注不願都更私權人的強拆當然重要,但對那些與「憲法保障財產權」沾不上邊,卻為都更仕紳化驅離與衝擊的更弱勢者,台灣這個社會為何如此不成比例的輕忽漠視?這些年我常自問,難到「財產權」是「居住權」的前提嗎?難道都更正義就僅止於有產權者的關照嗎?難道取得增值獲利的地主與開發商們對此都無須負擔責任與分攤成本嗎?假使對現行都更體制的挑戰衝撞未能及此,最多也不過是一個分配比較公平的房產遊戲罷了!

寫到此,不禁感慨再三,改寫李白將進酒如下:「君不見都更之水利益來,奔流容積不復回? 君不見高樓廣廈悲無產,朝談正義暮成空?」哀哉!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