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草】國民黨邀請學者:轉型正義不如拚經濟 受難者:二千多人該冤死嗎?

出版時間:2016/05/02 21:32

本內容由沃草提供


沃草記者薛翰駿/立法院報導

立法院今(2)日針對《促進轉型正義條例》(促轉條例)舉辦公聽會,多位中國國民黨邀請的學者紛紛否定此法案,甚至說會撕裂族群,並訴求新政府應該做好人民希望的「拚經濟」就好。民進黨邀請的白色恐怖受難者代表蔡寬裕聽完忍不住上台怒斥無法接受,並質問現在批評轉型正義的學者,過去政府迫害受難者時是否曾經講過一句公道話?過去兩千多個被槍斃的人又該冤死嗎?面對蔡寬裕的質問,現場氣氛一度凝結,被指涉的學者也無人再有回應。


兩千多個人該冤死嗎?轉型正義不是要鞭屍加害者 是要釐清責任

蔡寬裕是「臺灣戒嚴時期政治受難者協會」的榮譽理事長,1933年生的他因為與友人李森榮討論臺灣獨立問題時,主張響應廖文毅,後來因為李森榮在紙張書寫「獻身解放台灣民族獨立運動」遭情治人員偵辦受到牽連,於1962年被捕被判刑10年,刑滿後又「延訓」3年,直到1975年才出獄。

他第一次時發言表示,他今天不只代表個人,也是代表受難者組織。轉型正義要強調歷史的過錯,是威權統治轉型民主之後對過去進行相應的矯正和補償。我們到現在都還不知到底誰要為過去白色恐怖一萬多件殘害生命的案件負責。

但中國國民黨邀請的台大三民主義博士、嘉義大學教授陳淳斌等學者則反對法案,認為這個條例會引起更多法律紛爭,甚至撕裂族群,臺灣面對對岸的紅色供應鏈,難道沒有更多需要去做的事嗎?

蔡寬裕聽到這些言論非常生氣登記第二輪發言表示,他完全無法接受說促轉條例會撕裂族群的說法,他怒斥,批評會撕裂族群的人在戒嚴時期有沒有替受難者講過一句話?我們有一萬八千個人受害,兩千多個人被槍斃,這些人該冤死嗎?我們不是要鞭屍,是要釐清歷史的責任。

報復、撕裂族群是加害者心虛的託辭

政大韓文系兼任講師、知韓文化協會執行長朱立熙則表示,他十年來做國際人權團體交流的心得,「報復」、「撕裂族群」都是加害者心虛才會講的話,他也點名過去在立法院杯葛白色恐怖受難者賠償法案最強的立委就是前立委蔣孝嚴、洪秀柱。

他也說明,他個人其實對「轉型正義」這四個字比較不認同,他認為韓國用「歷史清算」來表達這個轉型正義的概念更好。他表示,你到鄉下去問老人家「轉型正義」是什麼?沒有人聽得懂,很難引起共鳴,但是講「歷史清算」就很好懂。他強調,「清算」這個詞本來是中立的,像是會計學也會用「清算」,是中共當初文化大革命要合理化暴行用了「清算」來做包裝,這兩個字才被汙名化。

他也指出,韓國在進行「光州事件」的歷史清算時,連美國人的罪刑都加以釐清,美國人當時不只是事前知情,甚至還協助鎮壓。韓國開了一個市民法庭,把美國總統、駐韓大使都起訴判有罪,臺灣的問題今天沒有理由說人都作古了就不能審判,過去黨國獨裁時期的決策者、協助者都應該被清楚指出並釐清責任。

若有「除垢條款」馬英九連選總統資格都沒有

青平台研究員林雍昇則指出,過去威權體制的人還一直在現在政治體制佔有一席之位,是讓臺灣「轉型正義」很難甚至無法推動。這就是臺灣所謂的寧靜革命產生的後遺症,各國其實都有所謂的「除垢法案」,規定獨裁體制的幫兇沒有資格再競選、擔任公職,如果按照各國的狀況,「馬英九這樣的人根本沒有資格參加選舉」。

林雍昇後來甚至是唯一發言第三次的與會者,他指出,他今天聽到很多謬論,實在無法理解。最大的謬論是轉型正義是要鬥爭、挑起族群對立。他舉例,德國哲學家雅斯培講「幸好有紐倫堡大審,才不會所有的德國人都淪為納粹」。沒有個人責任的確定,集體都會背上原罪。他不禁懷疑今天反對釐清歷史責任的這些學者,他們是不是有參與迫害?沒有的話應該要主張釐清責任啊,怎麼會這樣反對?

他指出聯合國的報告都不斷訴求各國民主化之後應該推行轉型正義追究歷史真相與加害者責任,他也質疑柯文哲今年二二八的發言「寬容四海,成就臺灣」,質問追究加害者若不重要、可以不做,聯合國為什麼不講「寬容四洋,成就世界」?按照柯文哲的邏輯,聯合國不就是世界上最大的小人?

沃草(Watchout)希望做一個農夫,提供公民更好的參與時政的平台和工具,在這公民社會的土壤施肥灌溉,讓這個理想的種子在每個人心中萌芽滋長,建立真正的公民社會。

沃草粉絲頁:http://fb.com/WatchOutTW | 國會無雙:http://musou.tw/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