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索:夏林清不堪為人師

出版時間:2016/06/10 00:00

輔大性侵事件衝突升高,社科院院長夏林清召開記者會,指控受害人男友朱生(同為其學生)於臉書貼文令她受「網路公審,被判了死刑」;當晚夏林清所領導的心理系動員師生兩百餘人以討論會之名,針對朱生貼文內容逐點細究到凌晨三點多,時間長達九小時,最後並要求朱生簽署向夏林清道歉的共同聲明。

由去年六月發生的性侵案擴大之爭議,除了校方違反性平法的通報法規,另外包括夏林清及心理系主任何東洪等成立所謂「工作小組」介入性侵案調查,夏林清在其中的角色,既扮演諮商者,又有師生權力不對等,兼而涉及行政究責的利害關係,朱生公開這種多重矛盾的張力形成對受害人的宰制壓迫,他與受害者從懾於權威到信任崩塌的心路歷程。

必須要指出的是,此為可受公評之事,事件雙方處於師生權力不對等,夏林清是擁有社會、文化資本的人,可動員社會資源為自己發言,同樣可在社群媒體發聲。況且,臉書中亦有眾多擁護夏林清、批判朱生的言論。夏林清可針對外界論點自我捍衛,而非質疑他人發言的權力。夏林清雖態度強硬卻並未針對學生指控的爭點澄清,所謂「網路公審、遭判死刑」之說接近轉移爭議焦點。

對於朱生揭露長文,夏林清三度發聲明及召開記者會。她指責學生利用「反惡質權威」的社會心理,將她戴上惡質權威鐵頭套。夏林清記者會並間接批評學生受文革遺毒而鬥爭老師。這種以扣帽子的敘事引導,難道不是老師鬥爭學生?

依夏林清同一判準,她白天將朱生扣上鬥爭帽子,聲言對他追究到底;同系老師對討論會附和定調;當晚這場貌似開放民主的討論會,由夏林清坐鎮、系主任主導,將受害當事人置於師生群體交鋒中,豈非形同疲勞公審?

令人詫異的是,在本案司法程序已由檢察官起訴,校方性平會決議為性侵,並令加害人退學,而夏林清仍稱「疑似性侵案」,並始終以「當事人」稱呼受強暴女生。在朱生指證歷歷文中,夏林清引導界定性侵案是「酒後亂性」,且發怒吼受暴者:「我不要聽一個受害者的版本,我要我要聽你做為一個女人在這件事裡經驗到什麼!不要亂踩上一個受害者的位置。」

令人難以置信,完全缺乏同理心的這番話語,是出自具進步性形象的心理系教授,又是為弱勢女性爭權益的女權運動者夏林清之口。

整樁事件中,有一位失身(失去身體自主權)且失聲的受害人,做為女人,她在這件事中經驗到什麼?夏林清的冷酷無情讓她當場崩潰痛哭,她情緒震盪不平而割腕;她遭受男同學惡意散播不利流言。在感受權益受剝奪下,她今年三月也在臉書貼文道出受性侵一事,並要求老師夏林清公開回應;然而結果如何呢?夏林清對此毫無反應,給她按讚的同學還被系上老師篩出約談等,同學受到壓力及恐懼,有的開始疏遠她。這是一位真實的人承受了非人對待的性暴力,她的復原之路可能抵達成謎,而她所信任的師長卻以所謂「受害者培力」的僵化理論稀釋其受害事實,同時以系所聲譽受損而捲入系所師生,加重受害人的心理壓力。

這位女生無法發出自己的聲音,而須藉男性之筆來述說她的遭遇。一個性侵案受害者必須宛如刺鳥以決絕之姿暴露真實姓名,承受更深重的各方壓力以換取社會關注,試問,若非處於話語權不對等及二度傷害情境,受害人何須如此?反諷的是,要求學生不要隨便扮演受害者的夏林清在記者會數度哽咽,以脆弱性強化受害形象。

學生公開挑戰老師可視為解構威權,老師手握權力聯合系所師生批鬥學生,那是嚴重失格。就專業倫理與志業實踐檢視夏林清言行,她坐實自己是惡質權威。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