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癮無法靠關押或藥物解決

出版時間:2016/06/10 00:02
法務部長邱太三。資料照片
法務部長邱太三。資料照片

作者:華琳 台北市榮譽觀護人協進會理事兼教育委員會主任委員、中華民國解癮戒毒協會秘書長

法務部長邱太三此前提出,研擬讓假釋或將出獄的收容人白天外出工作,使國人再次面對監獄超收嚴重的問題。監獄超收的一個主因,是佔矯正機構近半數的煙毒犯回籠率接近8成,可見戒毒問題的嚴峻。筆者在觀護體系25年,第一線輔導過無數成癮者,深覺在快速變遷的工商社會中,政府缺乏反毒的決心,致使毒品危害日深。

從林則徐銷煙至今,中國人打了200年的毒品戰爭,但毒品卻愈來愈猖獗。統計顯示,台灣未成年首次使用毒品的平均年齡僅12.5歲,國家未來的主人翁心智尚未成熟,就遭到毒品的戕害!不久前,菲律賓警方破獲安非他命製毒廠,而製毒技術來自台灣!上個月,一艘從高雄港出發至日本的高級遊艇被查獲運送600公斤安毒,台灣儼然已是東南亞最大安毒轉運中心!

杜絕毒品要從供給與需求兩方面雙管齊下,在防毒與戒毒方面,筆者從多年協助吸毒者戒毒的經驗中體認到,戒毒要成功,必須充分認識毒品對大腦與心智的危害機制。

越戰時期,美國為增強戰力給士兵注射嗎啡(現為一級毒品),戰後政府擔心這批士兵回國後成為毒蟲,展開追蹤調查,卻發現90~95%的士兵都自動戒除毒癮、正常回歸家庭生活,因在這群士兵的心中,毒品與「戰爭」、「殘酷」等負面印象緊扣著,自然不會渴求毒品,可見得心理與成癮具高度相關,戒毒必須從心理與心智層面著手。

最新腦科學研究發現,毒品之所以成癮,是因為「大腦的獎勵路徑被挾持」,導致大腦受損。毒品會刺激腦內異常大量分泌多巴胺,導致大腦失去自動分泌多巴胺的功能。世界各國目前多以隔離斷絕、替代藥物等方法著手,不能真正根除毒癮,且耗費龐大資源;自約一年半前,筆者發起的解癮戒毒協會接受台北地檢署轉介,試辦正念減壓班,教導成癮者靜坐,透過專注力的訓練,讓大腦獎賞中心恢復正常,至今已輔導了300多名煙毒犯,證實有明顯改善效果。

筆者輔導的案例中,半數是有正常工作者,可能就在你我身邊。不少甚至是老師、科技業主管、頂尖大學研究生等擁有社會地位人士。以某研究生為例,他因為寫論文壓力太大,開始吸食安非他命。安非他命讓他可以不眠不休、振筆疾書整整3天,但接著就得昏睡3天。又有一位華裔美國學生,本有機會念麻省理工學院、哈佛大學,但最後卻因為毒癮而失去大好前程。

更可怕的是,毒品已成為「娛樂型用藥」,以各種糖衣包裝充斥在聲色場所中,變成紓壓、趕流行、逃避現實的聖品。一對在電子公司上班的夫婦,就是在外國妹婿半哄半騙下,在酒吧中首次嘗試毒品。

毒癮是一種心癮,必須透過正確的方法戒毒,依賴藥物或關押只是轉移問題,不能解決問題。政府若因循舊法,無疑是坐視國民健康繼續受毒品的威脅戕害,只恐清末的鴉片之害旦夕將至!望相關單位趕緊面對問題,如蔡英文總統所承諾:「解決問題」!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