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林清反駁楊索:含血噴人

出版時間:2016/06/28 07:58

我,夏林清,鄭重聲明,楊索女士針對輔大心理系628性侵案,所有的描述都不是事實、都經不起檢驗,對我這反駁楊索的立場,我願意負完全責任。因為目前628性侵案所衍生的案外案爭議,朱生指控我怕性侵案醜聞外揚,波及我聲譽而故意吃案,就目前已呈現新的資料事實中,都已經推翻了楊索女士的論證,她的論證在臉書上已被鄭小塔、李燕等文章質疑,而被指出根本錯誤,噤口不敢再辯駁,但她竟然還敢再貴報公然抹黑詆毀、汙衊我本人。
 
更嚴重的是,她在貴報此篇為文之中,處處充滿了血腥的暗示,恨不得希望這件事能夠有個悲劇的結果,才能夠滿足她虛假的正義。她到底希望切開誰的血管?特別選在628案發周年的今天,嗜血味道如此明顯,她到底要製造什麼樣傷害?她是不是在鼓勵人民自殘相殘,才能讓她滿意收手?
 
我再次指出,楊索女士對於去年628案發當天的很多事實,鄭小塔等人6/20的文本及後續論辯,都已經明白指出朱伯銘所建構的是子虛烏有的構陷,楊索刻意不察,還持續造謠誹謗。也完全不去認清輔大性侵案的發生是個臨時的意外,大家都很不願意見到這樣的事情發生,卻被朱伯銘建構成好像是一個天大的醜聞,而這個醜聞中,我的利害會受到最大影響,所以我得用盡各種行政手段去吃案 去傷害他們,但請問這個前提存在嗎?以貴報分析判斷能力。壹周刊  期 也清楚報導過,為何還刊登楊索血腥 聳動的文章?
 
這個性侵案跟我的行政位置一點責任關係都沒有。性侵行為人是輔大心理系的學生沒錯,但是他跟我非親非故,既不是我慫恿,也不是我促成,我為什麼要擔心而吃案,學生畢業當晚喝酒惜別發生了意外,系主任何東洪已處理,這類非告訴乃論的性侵案,國家司法機制也已啟動,到底我有何動機與能耐去吃案?朱生胡亂建構,楊索一個老江湖卻輕易相信。
 
請問,我既然與此案沒有任何利害關係?我有何犯案動機得費盡心機去吃案?楊索女士,請明確回答我這個提問,發揮你媒體人的本職去查清楚。若我毫無吃案必要,朱生說我做的一系列吃案行動不全是胡扯嗎?妳身為社會歷練如此深厚的成年人,竟然如此糊塗不察、隨之起舞?
 
我想再請問貴報,你們經常報導性侵這樣的新聞,請推想對我而言到底會如何構成醜聞的威脅?我當時是院長,完全沒有一點行政的責任,而學校也都已按照相關規定處理了。我們系有必要吃案傷害學生?你們最有經驗,請客觀予以評估,我願意接受檢驗。朱生等身為當事人受到性侵之痛,當然可以理解,但不能因為無法立即報復加害人來平復他們的痛苦,就無端移轉傷及他人,構建一個根本與此案無涉的我成為加害人,然後編派故事,使大眾信以為真。而楊索憑著網路的濫情正義,迄今仍胡亂隨之指控。
 
因此,我請貴報立即更正,並請楊索女士,針對她的論證,提出事實,不要夾敘夾議,含沙射影、含血噴人。連夜寫此聲明,敬請貴報立即予以刊登,以示負責。
 
夏林清 2016.06.28 凌晨4點

相關新聞:《楊索:628被切開的血管》
                   
                   《楊索:何來含血噴人?》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