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報/張肇烜專欄】挪威來的畢爸爸:台灣是我永遠的家

出版時間:2016/08/07 11:30
年輕的畢嘉士醫師(圖右)。圖/畢嘉士基金會
年輕的畢嘉士醫師(圖右)。圖/畢嘉士基金會

本內容由民報提供

(摘錄 全文請連結民報)
文 / 張肇烜 醫師

「哪裡需要我,我就往哪裡去!」總是帶著招牌笑容的畢嘉士醫師,大家都叫他「畢爸爸」,因為台灣需要他,他從挪威跨海來台,一待就是幾十年。

畢嘉士1926年出生在挪威,他們家境不好,不幸又遇上「經濟大蕭條」時期,父親因而失業,找不到工作;挫折接二連三而來,畢嘉士的父親後來罹患肺結核,沒有錢可以治療,全家的生活陷入困境,他必須跟社會福利機構申請救濟金,才有錢幫爸爸買藥,很令人感到羞辱;當時他自己許下承諾:「我要是有一天成為醫生,我絕不讓窮人失望!」

畢嘉士,很努力,他後來真的成為醫生,他也從沒讓窮人失望。

他順利考上荷蘭鹿特丹醫學院,畢業成為醫生後,他沒有改變初衷,和妻子卡莉在父母及幾位友人見證下在教堂成婚後,便來到當時還非常落後的台灣。

畢嘉士來台灣的第一站,是「樂生療養院」。

畢嘉士和新婚妻子,從挪威來到台灣的「樂生療養院」。院內收容的全是痲瘋病患,他們是與社會隔絕,被強迫放棄的一群最弱勢的病患。他們的活著,像活死人一般,沒有人關心。

年輕的他,想為這些痲瘋病患做些什麼,為他們尋找希望;畢嘉士和別人不一樣,他沒有戴口罩、沒有穿防護衣、沒有穿防護靴,讓樂生的住民完全無法相信,怎麼可能有醫生願意漂洋過海來到這個沒有人願意接近的地方幫助他們。起初,住民還是抱持懷疑與排斥的態度。

直到有一次,畢嘉士和妻子正在為患者禱告時,突然有人大喊:「畢大夫,畢大夫!你趕快來!」原來是其中一位病患,他沒有鼻子和手指,喉嚨也被病菌破壞,被濃痰卡住氣管;眼看患者就快要喘不過氣來,情急之下,畢嘉士拿出導尿管插入患者的氣管,直接將他卡住的濃痰吸出,再從口中吐出來,反覆吸吐了三次,患者終於恢復呼吸。從此患者都相信畢嘉士是真心要幫助他們。

畢大夫用口吸痲瘋患者的痰,畢太太則在有次患者失血昏迷時,因為和患者的血型都是A型,她二話不說側躺要捐出自己的血,畢嘉士立刻取出針筒,抽妻子的鮮血,再注入痲瘋病患的體內,在他們急救照護後,患者終於沒有大礙。

在樂生療養院服務幾年後,挪威教會派遣畢嘉士醫師到台灣國境之南的「屏東基督教診所」,這間診所,就是「屏東基督教醫院」的前身。

畢嘉士發現痲瘋病患普遍不敢就醫,他們害怕社會的眼光,更害怕「被送到樂生,從此再也出不來」,使得病情愈來愈嚴重;畢嘉士四處尋找痲瘋病人,鼓勵他們就醫,同時也在高雄成立「特別皮膚科診所」,為什麼叫作特別皮膚科診所,就是讓痲瘋病患不要因為來看病,被投以異樣眼光。為了保證患者絕不會被送到樂生,在診所裡只用病歷號紀錄,讓患者都能很放心地接受治療。

當時台灣還非常盛行肺結核,有好多孩子因為沒有錢治療而夭折,或許是因為父親也曾罹患肺結核之故,他特別關心肺結核的孩子,在自己的宿舍空地搭建病房,設立「結核病童療養院」,專門收容......(摘錄 全文請連結民報)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