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廣RFI】國際反核試驗日談中國大陸的核試驗

出版時間:2016/09/03 00:47

本內容由法廣中文部提供

法廣【環境與發展】專欄 :   八月二十九日是國際反核試驗日,雖然,今天全世界除了朝鮮之外,已經沒有國家繼續進行核試驗了,然而,核試驗對環境以及人體健康所造成的危害卻遠沒有停止,而且核武器今天依然是世界和平所面臨的巨大威脅,這也是為什麼紀念這一日子今天依然有其深遠的意義。從上個世紀四十年代開始,一直到今天,全球總共發生了兩千多起核試爆,其中超過1700起應該歸咎於美國與前蘇聯,而法國也曾經在阿爾巴尼亞以及法屬太平洋島群波利尼西亞進行過兩百多次核試驗,雖然,法國政府早已對出台法令,對核試驗受害者進行經濟賠償,但是,八月初,波利尼西亞影響力巨大的新教組織決定要在聯合國狀告法國,譴責法國政府犯有反人類罪。其中原因,主要是由於法國政府正在逐漸減少對受害者的賠償。點擊收聽專題

*不過,儘管如此,法國政府已經公開承認核試爆對人體健康的危害並且接受對受害者進行經濟賠償這一原則。受害者倘若曾經在核試驗地區生活過,並且患有被法國政府承認的三種核輻射疾病,就可以登錄法國政府的這一網站就可以申請賠償。

但是,全球另一個核大國中國,卻至今拒絕承認新疆核試爆曾經對當地人的健康造成危害。絕大部分中國人都知道上個世紀五十年代蘇聯領導人赫魯曉夫決定停止幫助中國發展核項目後,中國開始着手自己進行核試驗。1964年10月16日,中國在新疆羅布泊沙漠成功試驗了第一顆原子彈,邁出中國自行製造“兩彈一星”的關鍵性的一步。

據統計,從中國成功進行首次核試驗,到1996年9月24日中國在紐約聯合國總部簽署《全面禁止核試驗條約》的30多年時間裡,中國總共進行了46次原子彈、氫彈等核試驗,而其中23次為空中核試爆,空中核試爆污染強度高,對人體造成的危害也就更加嚴重。然而,至今為止,中國官方以及媒體卻對核試驗的負面影響避而不談。2009年美國著名雜誌<<科學美國人>>曾經發表一項調查研究,指出新疆核試驗導致當地居民的患淋巴癌、肺癌、白血病的發病率大大上升。中國媒體隨即對此進行反擊,中青報網站發表文章,指出馬蘭核試驗基地周圍數百公里沒有居民點,所謂高度核輻射造成十九多萬人死亡的說法純屬虛構,並且強調新疆居民平均死亡率低於內地,而核試驗所在的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的死亡率則更低。

任何看待上述爭論?新疆核試驗究竟在多大程度上影響了當地民眾的健康?流亡英國的新疆維族人安華-托帝(Dr. Enver Tohti)曾經是烏魯木齊鐵路中心醫院醫生外科大夫,專門治療癌症病人。他在治療期間,發現癌症病人大幅度增加而且大多數是與放 射線有關的血癌,淋巴癌和肺癌的病例。因此他在隨後的兩年里,展開了相關的調查。我們請他來介紹一下他的調查結果。

法廣: 您能否介紹一下當初為何要從事對這方面的調查?

安華托蒂 :
 其中原因說來很偶然,主要是由於我們醫院的科主任的一句話。1993年的時候,我在烏魯木齊鐵路中心醫院外科腫瘤部工作,由於我是維族人,醫院就把維族病人送到我的科室。有一天科長對我說,你總是吹噓說維族人是游牧民族出身,身體好,你看看我們這個腫瘤科四十多張病床居然有十多張病床給維族人佔了。要知道烏魯木齊鐵路醫院專門負責治療鐵路部門工作的職工及其家屬,烏魯木齊鐵路部門有16萬職工及家屬,其中只有五千人是少數民族,所以,他的這句話對我的觸動特別大,鑽到我的腦子就出不來了,我就有意要搞清楚這究竟是怎麼回事。當時,我的科長就警告我說,不要瞎查,這可是國家機密。我當時就特別驚訝,這怎麼會是國家機密呢?因此,也就更想把這其中的原因弄個水落石出。我就以發表文章為借口在我們醫院的腫瘤科住院過的病人的病例,找到了大約兩千多個病例,我把他們的得的病例,把他們家庭居住地區,等資料記錄下來,發現他們中得病率最高的是血癌,淋巴癌與肺癌,我再查了醫療書籍才知道這些疾病都與放射性有關,這是我才明白究竟是怎麼回事,因為我們大家都知道新疆是中國的核試驗基地。

法廣 : 但是,我不明白的是維族人與漢族人都生活在新疆,他們應該同樣承受核輻射的影響,為什麼維族人的得病率要高於漢族人?

安華托蒂 :
這就是我的調查的第二部分的內容。根據我的調查統計,1964年之前就生活在新疆的居民的得病率要比正常人高出30%,因為他們幾乎經歷了所有的核試驗。而1964年時,居住在新疆的漢族人的人數微乎其微,漢族人大規模移民新疆是從1966年文化大革命,從知青下鄉開始的。

法廣: 您是否曾經在馬來核試驗基地附近做過調查?有沒有核試驗基地附近的人的病例統計?

安華托蒂 :
在新疆根本沒有可能展開這方面的調查,馬來附近地區的居民一般在當地醫院治療,不會到烏魯木齊鐵路醫院治療。所以,我不可能做更廣泛的調查。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新疆居民的放射性疾病的得病率要遠遠高於中國的其他省份。舉個例子來看,新疆的腫瘤醫院與河南省的腫瘤醫院都是1994年以500張病床開院的,到2007年的時候,新疆的腫瘤醫院已經擴大到兩千多張病床,而河南省的腫瘤醫院僅有八百多張病床,而新疆的人口總數是兩千萬,而河南省的人口是一個億。這些數字都是中國官方公布的數字。

法廣: 您有沒有機會同西方國家研究這方面的醫學專家做過交流?

安華托蒂 :
2010年我被邀請到瑞士參加曾經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國際防止核戰爭醫生組織(IPPNW International Physicien for the Prevention of Nuclear War)召開的大會,他們給了我一個半小時的時間介紹我的調查。很遺憾的是在國際上沒有人對中國核試驗做出調查,他們對中國核試驗的理解僅僅停留在中國做過多少次核試驗,是什麼性質的核試驗以及試驗的強度等等。對其他的情況一無所知。但是,在場的專家們都認為我所介紹的調查結果以及分析都十分可信。

法廣: 核試驗今天已經成為過去,世界主要核大國從美國開始都陸續出台法令,對核試驗的受害者進行經濟賠償。您所在的英國也是核大國,英國在這方面做得怎麼樣?

安華托蒂 :
我覺得這些核大國都是一些無賴國家,到目前為止做過系統性賠償的國家首先是美國,然後是俄羅斯與法國,英國政府只是通過了一個草案,對曾經在斐濟核試驗島上生活過的軍人進行賠償,除此之外,就沒有別的賠償了。

法廣: 中國政府似乎也對中國軍人進行賠償?

安華托蒂 :
其實,中國政府早在首次核試驗發生之後的第二個月就發布了有關參加核試驗的人員的身體健康的文件,到2009年為止,北京總共發布了16份文件,這些全都是針對軍人的,從沒有涉及到新疆當地的居民。

法廣: 最後,您希望強調一些什麼?

安華托蒂 :
我想強調的是核試驗已經結束了,木已成舟,而且,要中國政府承認自己做錯了也是不可能的事。但是,我只是希望中國政府將新疆的居民無論是漢族人還是維族人也當作人,既然軍隊的士兵可以獲得賠償,為什麼新疆的居民就不能獲得賠償,即使不願意賠償,如果能夠為病人提供免費醫療也好。而且核試驗不僅對居民的健康造成危害,而且也對環境造成難以彌補的破壞。核試驗對環境的破壞要說幾天幾夜都說不完。

法國 獨立核輻射研究組織CRIIRAD的主席洛朗‧竇寶徳(Roland Desbordes) 向本台表示,安華托蒂先生介紹的情況十分可信。雖然,從個體病例來說,確實很難證明核輻射對人體健康的直接影響,但是,當研究者發現法屬波利尼西亞群島的居民的癌症得病率遠遠高於其他地方,那就不得不承認核輻射與放射性疾病之間的關聯。他還批評法國政府對受害者的賠償遠遠不夠,賠償涉及的範圍十分有限,目前僅僅患血癌,淋巴癌和肺癌這三種疾病的病人有權利獲得賠償,而畸形胎兒以及別的與核輻射有關的病例卻被排除在外。而且,要求賠償的病人往往遭到拒絕,獲得接受的案例也往往得不到及時的處理。

*感謝安華托蒂先生與洛朗‧竇寶徳(Roland Desbordes)先生接受本台的專訪。(楊眉/法廣記者報導)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