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渣文本:弟子規與龜子弟

出版時間:2016/09/04 00:00

本周是中小學的開學周,許多家長紛紛向我「控訴」,說學校被「讀經團體」滲透了,不是有半強制的背經典活動或競賽,就是有些相關課輔班在拉客。去年我已在其他專欄提過學童背經典的問題,今年也仔細讀了各方的意見,基本上,比較有公信力和權威的學者與論者,仍是一面倒的批判這種活動。

那為什麼這種讀經班、萬人搖頭晃腦背書的活動,還是這麼熱,有那麼多家長願意把子弟送去呢?大概是因為不知道這種活動的危險性。

我的舊文已經提過,目前沒有具公信力的學術研究,能證明幼童讀經活動能提升品德或閱讀能力。甚至有學者懷疑,主張相關活動有正面影響的報告或論文,可能有研究方法上的問題。翻成白話文,就是這種活動對小朋友沒有幫助。
從規範倫理學角度,當代學者更不會支持反覆誦念經文,卻不求理解的教學方法。因此讀經活動看來只有一個用途,就是「娛親」。在親友聚會的場合,可以叫小朋友出來背經典,讓大人拍拍手說好厲害。就這樣。

但彩衣娛親式的「小孩使用法」會產生道德問題,因為這是把小孩當做滿足自己的工具。小孩本身應該是大人行為的目的,但現在成了滿足大人的手段,這代表讀經活動沒讓小孩變好,反而是讓大人變壞了。

此外,還有一個更大的問題,就是現今許多小孩背的經典,並非四書,也不是唐詩三百首或三字經,而是《弟子規》。《弟子規》在我年幼時非主流的幼教文本,這也不是學界認可的華文經典,但卻有大量的讀經班將這東西當作背誦的唯一經文。這就存在危險性。

部份學界人士也出面批判《弟子規》的思想內容,其中有位朋友的結論是:「守《弟子規》,變龜子弟。」整體來看,《弟子規》的問題在於把深厚的儒家思想簡化、曲解為扁薄的形式主義,算是「禮教吃人」的代表型,也是最應該批判、破除的儒學末流,結果家長卻喜滋滋的要「子弟」們背。

《弟子規》粗分為「孝順」(孝)、「與兄長互動」(悌)、「自我行為要求」(謹信)、「博愛待人」(愛)、「親近仁者」(仁)、「求知方法」(學文)等幾個段落,多是具體的行為要求。作者的想法很簡單,你只要依照四書五經的傳統行為標準過活,就會是個好人。

他提出相當多且零碎的行為標準,像是「晨必盥,兼漱口」,早上要洗手、漱口(沒刷牙哦,「盥」字古意是洗手,頂多加洗臉),衣服釦子要全釦完,鞋襪要穿很緊,甚至連拿空的容器都有標準。這可能是清朝人的良善習慣,但現代人該完全參考嗎?

不盡然,你只能透過「詮釋」來改動部份內容,讓它能對應現代生活。像「晨必盥,兼漱口」,我所找到的讀經班白話本,都將之解釋為「洗臉刷牙」,這就代表他們也認為應該要修改其內容。但「生活習慣」或「禮儀」的部份都還算好修改,通常補充即可,「倫理」部份就麻煩了。

像是「物雖小,勿私藏,苟私藏,親心傷」,現在的讀經班解釋,多是說「公物」不可私藏,這樣會被法辦,老爸老媽會心傷。但這並非原意,因為若參考上一句「事雖小,勿擅為,苟擅為,子道虧」,是指在家庭情境中的小事,因此「物雖小」應該也是家庭中的小物。小物不可獨享,這種家庭共產想法或許適合清朝的家庭,但在私有財產制盛行的今日,這套已行不通了。

因此解經者只好把原屬家庭情境中的「小事」「小物」解釋成「出去做事,雖惡小,也不可為」和「持有公物,不可私藏」來解釋,但這樣會讓語句意義變得很怪,之所以不做惡、不貪污,是因為「子道虧」「親心傷」,而非基於社會責任,這也未免太偏狹。

任何一部「講得太明」的經典,都會有這種詮釋問題,甚至「詮釋學」這門學問,就是因為宗教經典講太明,很難「抝」回來,所以才產生的。《弟子規》作者原本所要求的規約,於現今世界已多不合用,要讓這東西產生現代意義,就要依現在的物質與社會條件一句句去修正。這樣修下去,簡直就像《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快比原文多。

有些人批評《弟子規》的作者李毓秀只是個考20年都無法中舉的鄉下秀才,也沒其他代表著作,因此其文不足觀。這種批評反而是犯了邏輯上的起源謬誤,某人一輩子不發達,考公務員都落榜,不代表他就講不出什麼重要的話。

但《弟子規》的形式主義倫理學的確傳達出作者的識見不足,無法突破時空限制。要讓其內容充足到能因應當代生活,就需要大量的修正與詮釋,與其這樣搞,不如讓小孩直接學習當前通用的行為規範。

當代小孩比起清朝小孩,要學的東西多太多了。在時間有限的狀況下,對於下一代的教育安排,最好能先弄清楚其「手段」與「目的性」之間的關聯,別只是「聽說這個很好呀!」就因此浪費小孩的一堆時間。

更何況,你真的相信《弟子規》講的那套嗎?你自己做得到嗎?你真的看得懂嗎?你叫小孩去學你不信、做不到、看不懂的東西?

加油,好嗎?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