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收入戶出國玩的弔詭現象

出版時間:2016/09/10 00:00
低收入戶家庭的福利時常引起爭議。資料照片
低收入戶家庭的福利時常引起爭議。資料照片

宜和蓒/台南市小學老師

開學了,辦公室裡最引人震撼的話題就是某班級裡有一位低收入戶的學生請假到日本遊玩。別說老師們沒有愛心,歧視低收入戶學生,因為低收入戶小孩從小到大一路領著納稅人血汗錢所給予的社會福利補助,結果這些救急救窮的錢被拿來出國遊玩,社會大眾的愛心被踐踏至此,你我怎能不憤怒?

攤開2016年度低收入戶與中低收入戶享有的福利,許多老師們就能理解為何有些家長明明好手好腳、身強體壯,年紀比我們還輕,都是7年級世代的人,卻寧願每天在家睡飽飽,領著社會補助過日子。
低收入戶小孩享有的福利有:0─2歲領有育兒津貼每個月5000元,保母托育補助每個月4000─5000元,念幼稚園時每個月最高補助1500元,國小、國中營養午餐費、代收代辦費全額減免,就讀高中職以上學校學雜費全額減免,健保保費全額補助,並發給生活補助費等相關補助;而中低收入戶小孩在補助福利上約莫為低收入戶小孩的二分之一。

筆者這學期新接的小一班級裡有兩個反差極大的家庭,更讓我仔細檢視了中低收入戶的審查標準。第一個家庭領有中低收入戶證明,家裡只有爸爸1個人在賺錢,每個月約賺4萬元,而媽媽年紀約莫35、6歲,早上在學校當交通導護義工、圖書館當志工,中午小孩放學後將小孩安置在學校的「免費」課後照顧班,自己則是回家悠閒地睡覺,下午4點後再來學校接小孩回家。媽媽沒有一絲一毫想要工作賺錢的打算,與其做低薪22K的勞力工作,喪失中低收入戶的資格,倒不如將小孩丟給政府養。

第二個家庭則是沒有中低收入戶證明,爸爸每個月約賺3萬5千元,而媽媽則是打零工補貼家用。幾天前,媽媽詢問整學期的班級代辦費用1500元可否於下星期先生領薪水時再繳交,我才驚覺這個家庭更需要社會救助。一家3口的他們,因為先生每個月賺3萬5千元,打零工的媽媽雖然收入不穩定,仍被審查機關以具備謀生能力,每個月以17280元認定收入,總和52280元分配至一家3口,每人的平均所得為每月17426元,超過台南市中低收入戶每人每月平均所得17172元的認定標準,所以無法申請中低收入戶。

反觀第一個家庭,因為一家4口中僅有爸爸每個月賺4萬元,即便媽媽每天無所事事,審查時以具備謀生能力,每個月以17280元認定收入計算後,總和除以4後為每人每月平均所得14320元,達到中低收入戶標準。媽媽寧願每天悠閒過日子,政府長期補助其兩個小孩念書、生活津貼或是健保費減免的金額總和就遠勝於媽媽一個月在外辛苦工作所賺的錢。

那位打零工的媽媽年紀比我少10歲,但臉上的滄桑道盡了辛苦過日子的點滴!更重要的是,這位媽媽只希望我能夠給予繳費的寬鬆期限,她會努力在拮据的生活費中擠出錢來幫小孩交錢。因為她仍樂觀地認為,可以努力工作賺錢與家人共度日子就是一種幸福。

社會大眾的愛心是否被濫用?社會福利補助的政策是否做到確實訪談、實質審查,給予真正需要的人一解燃眉之急?筆者學校的例子絕非冰山一角!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