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芳玉:致校園性侵性騷擾事件的被害者

出版時間:2016/09/27 00:10

賴芳玉/律師

近日輔大校園性侵害事件,鬧得沸沸揚揚,此事件把被害者推到風頭浪尖上,原來的性侵害傷口,不只被撒鹽,而是宛如被拿刀戳住傷口處,攪動式地血跡斑斑,被害者一篇全然歸咎於己的道歉文,窺見被害者渴望就此平靜的卑微、幾近求饒的姿態,另一方繼續口誅筆伐,引發許多其他被害者相類生命經驗中的挫敗與創傷。

當然,我想這篇道歉文在某些人眼中,也或許只是被害者為他們所稱錯誤指控的自我承擔而已,但姑不論兩者間極端的評價為何,我只想為文,與因此事引發共同創傷的被害者對話。

我記得曾有位被害者說過一句話,她錯了,錯在太勇敢。當時的隱忍不發,就是擔心發生現在排山倒海的指責,而如今,它正在發生,卻無力阻止。

如此悲傷的一句話,讓我至今難忘,但如今輔大事件,正在引發更多被害者深沉的恐懼與無力感。

然而,我想提醒這些孩子,校園性侵害性騷擾事件,因校園的特質,被害者都會經歷共同的經驗,不要擔心自己是否在哪個腳步踏錯了,哪裡做得不對,才會發生這些指控。

校園透過學術界的倫理秩序及掌握學生分數、學業發展等特質,讓「一日為師,終身為父」等觀念,形成家戶長制的傳統觀念根深柢固。所以老師不容被質疑,或者說很難接受「好老師也會做錯事」,在這種傳統的校園倫理與次文化下,指控或質疑師長的舉止,本身就是一個反傳統、反師生倫理的行為,因此,事件的本身已然不是重點了,重點轉成你對師長指控的評價,高過你原先被性侵或性騷擾的本身。

在法律的設計,校園性侵性騷擾事件回歸學校自治,因此在既有的結構或制度中,如被害者涉及對師長的指控,就會發生類此傳統倫理下的反撲,無論這個反撲來自師長或共同維護這個倫理的學生,都不要投射到自己與這些人原來的師生關係或學長學姊間情誼的瓦解與破壞,是因為自己不夠好或自己真犯了什麼錯,這會是求助歷程中很重要的覺察,才不會陷入自責的心理陷阱。

另外,學校內性侵性騷事件,與家內近親性侵案件有些雷同,被害者在校園內或家內遇到最大困境,就是來自傷害你的往往是你最親密的人,因為你比任何家庭成員或學校成員中、都優先面對了對於家庭完整性或學校榮譽的內心掙扎,所以那段痛苦與糾結是持續、祕密的、孤獨、矛盾而糾結的。

但等到自己終於鼓起勇氣或者已經忍無可忍到必須揭開所有的傷痛時,所有家庭成員或學校成員可能才開始走你初始的自我探索,於是你又極可能在相類的家庭完整性及學校共同榮譽下,被其他家內或校內成員打壓或質疑,這是你最痛的事,因為不再沉默的勇氣,並沒有藉此得到救贖,而那些人卻曾是你最親密也信任的人。

因此建議你要客體化這些指責,那是他們的課題,不需要內化成自我評價,也不需要嘗試去控制或改變那些人的言論,你可以試圖去澄清,但不需要把他們的改變當作自己的責任,甚至把他們的態度作為這個事件對錯的最終評價。我並非心理師,但想心理師或諮商師會更適合協助你走過這些混亂與困境,也衷心祝福你們。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