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朔:犯罪學的「被害人學」

出版時間:2016/09/27 00:12

犯罪學是個與時推移的學科和經驗判斷標準。

在以前社會,人道與正義標準並不普遍,學者或執法者在討論犯罪行為時,通常也把被害人列為應負一部份責任的一方。因此若遇到搶劫案,人們可能會談受害人「為何錢財露白」,勾起了匪徒搶錢的慾望,當女人被性侵,人們就會說「她穿著太暴露」、「為什麼要走夜路」、「為什麼要半夜三更喝得爛醉如泥」、「為什麼要坐陌生人的便車」等等。如果被害人恰好穿得很暴露,再加上其他條件,她如果被性侵,就好像很「活該,是自找的」,被害人莫名其妙的就成了「共犯」的一部份。

但到了現在,由於人權觀念已經普遍,以前那種糾纏已經不再。一個人身上帶了很多錢而且露了白,這可能會惹來麻煩,但這絕對不等於「他誘惑別人來搶」,一個女子長得漂亮也穿著暴露,絕對不等於「她喜歡被人性侵」,縱使她是個妓女,性侵就是性侵,犯罪行為就是犯罪,它應追究的乃是犯罪加害人,不允許在被害人身上作文章。在被害人身上作文章,那就是違背了事情的因果秩序,也違背了是非正義,對被害人不公平。

我在此舉出犯罪學觀念的改變,就是要強調,犯罪乃是個事實,要追究的乃是加害人,絕對不能倒果為因的在被害人身上作文章,更不容許以各種方法,將受害人暗示成是加害人的共犯。輔仁大學的性侵案,之所以愈鬧愈凶,如果想要提綱挈領,找出真正的關鍵,輔大當局混淆了加害及被害關係,最惡劣的是,他們竟然意圖將被害人反證為加害人的共犯,如此居心,怪不得引起了公憤,事情才愈鬧愈大。

輔大性侵案,原本是件非常單純的案件,只要針對加害人處理,召開性評會,做出議處就可決定。

但輔大的社科院前院長夏林清卻基於不明原因的考慮,而將此案故意的複雜化,甚至假學術之名,竟然將此案的被害人倒果為因的變成了主角。由過去的發展,顯然可以看出夏前院長有一種價值上的扭曲,認為被害人可能要負更大的責任。這是對犯罪行為最保守反動的判斷,當被害人成了主角,才會有形同公害的討論,也才會有被害人被迫的道歉,由於加害和被害關係被反轉,加害人反而好像成了沒事人一樣未曾遭到論處。夏前院長的一步錯步步錯,就是他對犯罪行為的認知與判斷全都錯了。他被人認為是吃案,並不是冤枉。

學術工作者最需要堅持事務的因果及正義判斷,不能有成見影響了判斷,夏前院長對此案有過許多暗示性的不當談話,例如他暗示受害人情慾問題等,都是在替被害人的共犯角色找理由,他對犯罪行為的判斷完全錯了,因而他才是霸凌受害人!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