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害者不只是一個位置

出版時間:2016/09/28 00:00

李明璁/台灣大學社會學系助理教授

「不要亂踩上一個受害者的位置」,這句近來被廣為流傳的詭異話語,即便有再多的脈絡補充和理論詮釋、甚至還原它可能帶有的一絲善意初衷,始終都無法平息眾怒。

因為大家並非不能理解「受害者培力」的輔導諮商路線,大家不能接受的是:有什麼天大的「信念」、誰的「聲譽」、不可挑戰的權威,能直接踩上一個受害者的身體,指導要求她當下必須那樣思考而不能這樣感覺。

確認自己身體遭受某種形式侵犯的被害感,這對於許許多多隱身角落的「受害者」來說,並不總是那麼理直氣壯,相反的,更多時候可能是充滿自我懷疑、甚至莫名自責的。也因此,光是向外尋求協助,就已需要極大勇氣,而說出來之後所要遭遇的長期「調查」與細節「還原」,更是作為揭露罪行者終將辛苦迎向的孤獨戰鬥。

任何人只要能同理這個處境,便能想像此一事件造成的後續效應,可能將有更多遭遇性侵犯的受害者不敢說出來或者無力再多說,擔心對身邊親友造成困擾而感到抱歉、對進退維谷的自己感到絕望,就像我們看到此次當事人在「道歉聲明」中所呈現的樣貌,這是令人不忍的一種沮喪狀態,任何文明社會都無法坐視不理。

也因此,長久以來婦女與人權團體不斷鼓吹,希望透過法律(如《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組織(如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教育與諮商等工作介入協助受害者,即使尚有許多值得檢討改進之處,但整體而言仍努力往好的方向推進。

倘若此次輔大心理系諸位教師,能對他們的「進步理念」在實踐過程遭受的挫折,與上述性侵處理機制不夠周延等問題進行反思,學界與輿論應會有更多元而具建設性的討論。但很遺憾也令人氣憤的,事情並沒有如此發展。

反倒是,在措辭嚴厲刻薄的持續公開發言中,一個雙重打擊的效應已然造成:一方面打擊到未來可能遭遇性侵犯受害者敢於揭露、挺身抗暴的意願,另方面也打擊好不容易逐漸建立起一點社會信任的、公共化的性別平等處理機制。

至於系方在體制外組成的所謂工作小組,是否有違相關法律或組織的處理原則,雖已成了眾矢之的,但我打從心裡更感到不安的是,任何以團體共進退為名、以某種大論述做引導,試圖「處理」個人創傷問題的潛在粗暴性。這不僅是一種知識份子常犯的「啟蒙者傲慢」態度問題,更是對於沒有權力者人身自由權利的僭越。這個自由權利,在此事件中至少包括了當事者要不要、或何時站上乃至離開「一個受害者位置」的身心感受與自主選擇。
那些宣稱用以培力的知識,不應推促受害者否定其受害經驗、甚或快速走出傷痛,而是在以理解與信任為前提的陪伴中,協助無力者打破既定認知框架、擺脫「就這樣沒其他出路」的壓迫感。也因此,它的實踐必須立基於一種更細膩敏感、尊重個體自由的態度,並賦予自覺「受侵犯」的身體,更多彈性進出諮商情境的空間與自我重整的時間。

受害者從來就不是一個「位置」,而是真真切切活生生的一個人、受傷的人。當一位受害者勇敢發出求救與控訴的聲音,即使斷斷續續、反反覆覆,任何懷抱善意的人都只能耐心傾聽,陪伴她來回修復。唯有如此,「不要(再)踩上一個受害者的位置」,才有可能真正成為受害者自己給自己走出陰影的激勵話語,而不只是要求受害者該當如何感知行為的權力話術。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