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解構的去中心呼喊利維坦──輔大心理事件的性別盲觀點

出版時間:2016/10/01 12:00

陳中寧/東吳大學政治學系博士生
 
輔仁大學心理系的爭議事件,爭論已持續相當一段時間。這幾天,討論焦點逐漸朝向性侵/性權/性自主等問題。然而筆者會以另一種角度去思考此事件。
 
此事件中,當事人與證人都是系上成員。學生的指控又直指夏林清院長。夏院長並不是一般的老師,而是多位老師的老師、系上許多成員從事社會實踐的引路人。院長這位老師的老師,系上的同學/學姊/學妹/學長/學弟/系友跟老師的女兒,以工作小組、私人情誼、其他各種方式介入了這場事件。在這個情況下,當事人是處在一個各種公/私/權力/情感所結成的網羅。同時隨著事件發展得更加熱烈,這個網羅不但沒有被燒毀,反而以更強的力道纏繞著當事人。
 
當事人所承受的壓力可以想像。因為這錯綜複雜又綿密的關係中,幾乎是兩個人在對抗整個世界。那是因為,所謂的529 PO文中,學生的指責實際涉及了對整個學派學術與實踐方法的質疑。證據就在於系友李燕所說的:「今天我出去,XXX別人怎麼看我這個系所,我今天在2006年進輔大,我全是因為他們這幾個老人!撐出了這個空間,有了這樣的一個另類的教法,我進來的,XXX我2010年離開!我是驕傲的離開的!我一直驕傲到現在!XXX我到現在,我出去怎麼講!告訴人,我用的方法沒有錯!」
 
也因此,夏院長必須一而再再而三的PO文,以捍衛自己的正當性、捍衛工作小組的正當性。因為工作小組正是其學術路線的一種實踐。也因此原本不相關的團體,也紛紛以具名的方式跳入聲援。原本與事件無關的東吳社工系,更是在少數學生的影響下,莫名的被捲入。這些聲援者實際上都是繼承/分享了夏院長的學術/實踐路線。然而對於旁觀者而言,這無異是一整個學派對兩位學生展開群毆。但此一群毆場景卻反而讓事件更擴大,強化了對當事人的同情。當然,也不可否認,這種方式的確也引起一些共鳴。那就是同樣習慣在網路上拉幫結派進行圍毆式筆戰的核能流言終結者,因此奮起聲援夏林清。
 
事件尚不止如此,從學術文獻中可見,此等鬥爭方式其實屢次發生在部分「左翼」運動團體內部。並且,前述鬥爭的參與者與聲援夏林清的一干人等,卻又具有一定的重疊性或人際關係。基於此,可得出的結論是,這群基進的改革者,雖然抗拒主流的制度與權威,並藉由人與人之間互為主體的關係形成了一個內聚而緊密的社群。看似解放,但卻又在小圈圈中造就了新的權威。夏林清院長正是這小圈圈的權力中心。原本,按照所謂左翼/基進的路線,應該要透過不斷地解構與反身思考去避免權力中心的浮現。但就在社群起念展開鬥爭、捍衛我群的同時,解構停止了,社群中的利維坦-巨靈於焉誕生。但請不要誤解,利維坦非因學生而誕生,而是長期以來即以幽靈的方式存在,閃現在每一次的內部鬥爭中。然因為輔大心理事件延燒甚久,牽涉眾多,利維坦才以如此清晰的面貌現身在你我的面前。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