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詞典如何看待中共的長征

出版時間:2016/10/10 19:38

曾泰元/東吳大學英文系副教授、復旦大學外文學院訪問學者
 
我們在台灣慶祝民國105年雙十國慶之際,或許不知今年是中共紅軍長征勝利80周年,10月更是對岸集中宣揚長征精神的重點月份。
 
我們身在台灣,80年前中共的長征貌似事不關己,然而歷史往往會重演,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長征或能給我們一些啟發。
 
《牛津英語詞典》(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是英文詞彙的聖經,其地位有如泰山北斗,倍受尊崇。它早就收錄了「長征」的英文Long March,然不知是有意還是巧合,《牛津》在長征80年的今年對Long March做了全面的修訂,並把它原先地位次要、資訊簡略的「副詞條」(subentry),提升到地位核心、資訊詳盡的「主詞條」(full entry)。
 
《牛津》在Long March的詞源裡闡釋,說這個英文的複合詞是仿照中文的「長征」翻譯而成,特指1934年到1935年間的事件。《牛津》對於這個時間段的選擇,顯然是以中央紅軍撤出江西瑞金,到達陝北與陝北紅軍會師為準,並沒有考慮1936年甘肅的另一次會師。
 
《牛津》在定義裡簡述,說長征是中國共產黨軍隊脫離國民黨部隊的撤退,始於1934年的中國東南,止於1935年的中國西北,途經距離逾6000英里(約9600公里)。
 
定義底下還有三行小字,進一步說明長征的概況:1934年10月一開始,有10萬人離開了共產黨在江西農村的根據地,到了1935年10月,大約有2萬人在毛澤東的領導下活著抵達了陝西。雖然共產黨折損慘重,不過此趟撤退確保了共產黨的存活,1949年才有可能終勝國民黨。
 
《牛津英語詞典》是一部依歷史原則編纂的巨型權威詞典,閱讀詞條就可以瞭解詞彙的演變與發展。除了詞源與定義之外,《牛津》還收錄了紅軍長征不同時期的6條書證(quotation),從1937年起至2007年止,時間跨度達70年,以書面的證據來提供更多的相關脈絡。
 
第一條書證出現於1937年,這是Long March最早的紀錄,出自美國記者埃德加‧斯諾(Edgar Snow)的《西行漫記》(Red Star over China),因此斯諾應該是把「長征」翻成Long March的第一人。書證說,這個歷史性的長征有6000英里遠,他們(紅軍)跨越了中國的12個省份,最後成功存活了下來,在西北建立了一個強大的新根據地。
 
接下來的五條書證,雖然年代、來源各不相同,不過都站在中共的角度,看待當年這場國民黨的「剿匪」。由彼觀之,紅軍長征的艱辛慘烈,共產黨的浴火重生,中共領導人的確立,都在此得到了重點的記載。
 
斯諾當年以其深入的寫作,影響了西方人對早年中國共產黨的認識,也讓《牛津英語詞典》對長征做出如此的評價,他的角色至為關鍵。
 
80年前紅軍不斷地被國民黨強勢圍剿,以致奄奄一息,末了竟能起死回生,以星火燎原之勢將國共的強弱迅速翻轉,最後豬羊變色,國民黨節節敗退,丟失江山敗走台灣。
 
在彼岸中共盛大紀念長征80年之際,此岸的民、國兩大黨,能否從這段歷史中學習經驗、汲取教訓?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