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日春:柯市長,不落實性交易合法化,就是逼中下階層非法賣淫求生

出版時間:2016/10/19 09:21
日日春協會18日召開記者會。張博亭攝
日日春協會18日召開記者會。張博亭攝

郭姵妤、張榮哲/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
 
去年此時,50歲的流鶯 MIKO,因為在網路刊登性交易廣告拓展客源,遭台北市警局網路釣魚,以《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第29條起訴,最重可能面臨3年以下徒刑,併科100萬元以下罰金!這個審理中的個案,反映的是《社會秩序維護法》在2011 年修法後,台北市個體戶流鶯的普遍慘況。明明中央法令已經給予地方政府設置「合法性交易區域」的法源依據,卻因為地方政府不落實,導致性產業中最底層的流鶯,成為這個爛法下最大的犧牲者。
 
這個困境的根本原因是,一方面,台北市政府不願落實設置性交易專區,實質上就是娼嫖皆罰、全面非法,客人都不敢上門了,流鶯在法律上的生存處境比修法前更艱難。另一方面,都市空間因為大量都更與開發,造成流鶯工作的空間更為緊縮,彼此競爭愈加激烈。因為在街邊已經站不到客人,被迫轉往網路空間另覓出路、尋求客源,下場卻是遭警察釣魚。像這樣非法賣淫求生的「歹命人」,如今卻淪為國家打壓的「歹人」,全台灣真不知有多少?我們認為,真正該被審判的不是像這樣鋌而走險只求溫飽的中下階層,而是台灣荒謬的性交易法律、擺爛的中央與地方政客,與偽善的反娼團體。
 
台灣社會不願意面對的現實:流鶯窮得要賣B
上周大法官暨司法院長被提名人許宗力,表明支持性交易合法化、成立性交易專區,認為非法的懲罰反而會讓性交易地下化,合法化才能夠有公開的機制管理。表達司法院當初是希望留下更大的政策空間給立法院,但沒想到修出來的法卻交給地方政府決定,而地方沒有人願意成立:「我不能說這是違憲,但我很無奈。」的確,當初2009年大法官666號解釋,經過保守的立法機關,再到避之唯恐不及的地方政府,釀成今日娼嫖皆罰的現實。
 
有部分媒體指許宗力稱「很多從事性交易的人,來自中下階層的女性」為失言,並將先前法務部長邱太三所言「酒駕者通常是中下階層的人居多」錯誤地類比。從事性交易並不可直接與酒駕類比,酒駕是會侵害到他人生命安全的行為,而從事性交易是娼嫖雙方同意之下的買賣行為,本身並不會侵害他人生命安全。
 
再者,的確有很多從事性交易的婦女為出於經濟因素與階級弱勢。許宗力並不是說中下階層的女性都需要靠賣淫維生,他指出的是社會現實, 並非污名化中下階層。今天許宗力之所以會被認為失言,是因為將「中下階層」與「從事性交易」連結,如果換成是將「中下階層」與「醫生或律師」等職業連結,肯定不會是失言,還會變成充滿正能量的「勵志故事」。其中根本反映的正是,我們這個逐漸中產階級化的社會,根本不願意正視還有人窮困到需要賣淫維生的現實。台灣需要被消滅的是貧窮,不是靠賣淫自救的窮人。
 
針對許宗力大法官對性交易合法化的意見,勵馨基金會紀惠容日前接受記者訪問時表示「這是不負責任的作法。」她說,「很多婦女也是因為經濟因素才進入性產業」,認為政府要解決結構性問題,我們也認為這非常重要。但是,在政府還沒解決經濟問題前,性工作者靠自己的能力自力救濟,難道政府不需要保障她們的勞動權益嗎?《社維法》取締性交易,最高可處3萬元罰鍰,對中高齡流鶯來說,必須要接30─50個客人,才有辦法付得出來。當婦女因為經濟因素進入性產業後,又遇到非法化下被取締,對她們的經濟無疑是雪上加霜。勵馨一面說要解決經濟問題,一面又打壓窮人的生存,這不是自打嘴巴嗎?還是勵馨基金會有立刻解決經濟問題的好方法?請提出來,才是比較負責任的作法。
 
柯P失職:政府不依法設置專區,流鶯毫無立足之地
個體戶流鶯是位於性產業金字塔中最底層的位置,多半因為趨於中高齡的年紀,而無法待在「掛羊頭賣狗肉」有合法執照掩護的店家中。個體戶的營業型態,更是從在街邊候客、篩選客人、判斷風險,到執業空間的尋找與維護,工作過程中可能的消費糾紛等,完全都需要自行承擔。然而近幾年房地產市場的蓬勃,卻實質影響這些弱勢在都市中搏一口飯吃的空間。
 
就像前幾年,新北市為了拓寬河堤道路與河岸的景觀,大舉拆除三重豆干厝私娼寮,台北市越來越多的都更、合建等開發,也使作為租戶的個體戶流鶯生存空間更加擠壓,執業空間因開發愈趨稀有,流鶯被迫流落四處,苦無工作空間。被迫遷的流鶯小玉說:「這些年,生活越來越辛苦,經濟負擔也很重,快要走投無路了。現在越來越多都更,逼得我們要被趕來趕去,一直在找房子和搬家,像是過街老鼠一樣,找不到空間就沒辦法工作,壓力實在非常大。」
 
除實體空間受限外,再加上警察不斷驅趕、站崗、取締,《社維法》最高罰金3萬元,可連續處罰,幾乎等同於個體戶流鶯的月收入,要再接多少客人才能負擔罰金?流鶯姐妹在沉重的經濟負擔與債務下,更是內外夾擊,連一點立足之地都沒有,幾乎已被逼到絕境!流鶯可樂非常感概,認為:「很多要養家的單親媽媽都需要性工作才能餬口飯吃,抓我們是要我們直接餓死,罰客人是要我們間接死,不合法就是要人去當遊民,或是直接燒炭自殺。國家制定的法令直接欺壓到我們底層人民的生存。」
 
在非法的打壓下,個體戶流鶯每每得面對警察取締、網路釣魚壓力,以及司法體系污名歧視的不友善對待,在都更與合建的開發下就成為過街老鼠等艱難處境。這些都是因為政府的行政角色退位、柯文哲卸責所造成的對立,根本的問題就是北市府不依法設置「合法的性交易空間」!政策明明就有允許地方政府可「因地制宜,制定自治條例」,有合法的法源,北市府卻卸責不落實,是柯P失職在先,結果卻變成是最窮的流鶯違法、犯罪才能生存!何來「公平正義」可言?
 
中高齡流鶯要生存!落實性交易合法化,從台北市做起!
這些中高齡流鶯,多為年過半百的單親母親、有些患有重大疾病或需要照顧重症家人,更別說還背負債務等,子女也多為基層勞工,根本無力負擔照顧。在貧窮的惡性循環下,中高齡流鶯不僅支撐家中開銷,也負擔自己的長照養老資源。她們自食其力填補社會福利黑洞,卻不斷被冷漠忽視,遭受國家不合理的法律打壓,承擔政府卸責的惡果,是因為柯市長遲遲不願給她們一個安全有保障的合法工作空間!
 
柯市長既然在今年9月初辦了「特種行業業者座談會」,更應該回到社會最不願面對又最尖銳的「直接性交易工作者」──流鶯,傾聽流鶯的聲音,向流鶯姊妹們請益,透過溝通來尋求務實面對與管理的方式,既可增加相關營業稅收,又可減少處理檢舉與執行查緝的行政成本。柯市長任期還有兩年,我們認為柯市長更應該要能勇於任事,敢於面對與解決中央修法至今5年,仍無合法性交易工作區域的問題,而不是持續開罰流鶯、持續容許員警用網路釣魚手法將弱勢性工作者入罪。政府不落實性交易合法化,縱容行政機關不斷抓流鶯、罰流鶯,形同拿性工作者辛苦工作的血汗錢來充實市庫、國庫,根本是既不盡責保障流鶯工作權益,又把流鶯當提款機!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