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同志權益,反對修法對立

出版時間:2016/10/29 12:00
北市府上午升彩虹旗挺同志。田裕華攝
北市府上午升彩虹旗挺同志。田裕華攝

簡孟軒/信望盟青年發展工作會主任委員
 
我是惡名昭彰的信心希望聯盟立法委員落選人,簡孟軒。聽說執政黨要將同性婚姻的《民法》修正草案,送進立法院。我個人感到,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喜的是,性少數群體的權益,似乎確實越來越受到重視。憂的是,我國的《民法》婚姻制度,適合直接套用在同性關係之上嗎?而在這樣的婚姻平權大旗之下,是否會有另一群人的意見,遭到輕視,受到攻擊?
 
在先前的選舉當中,因為某些對手陣營的宣傳,很多人認為,信望盟是一個反同的政黨。但,事實上,我們並不反同。我們確實同意,同性關係,必須要受到法律上的保障。同性婚姻本身,是一種道德的保守化。在這個離婚率高漲,很多人甚至拒絕婚姻的時代,同性之間,願意在法律上,形成穩定的關係,是值得鼓勵的。
 
但,我並不贊同以修正《民法》婚姻的方式,去給予同性關係權利。我認為,女男之間,跟女女之間、男男之間的結合,事實上,就是不一樣的。不管怎麼說,女人是女人,男人是男人,即使是跨性別認定自己是男性的,也是男人。沒有人能說男人就是女人,或是女人就是男人,不然也沒需要去修法來讓同性結婚了。
 
我更傾向以德國的方式,另立同性專門的伴侶法,用民事結合的方式,給予同性關係應有的保障。我國並不像西方國家,《民法》中的婚姻,並不是兩個人相愛這麼單純,而是兩個家族的事。《民法》中,存在太多基於傳統男女婚姻、家族倫理與優生學的規定,像是983條、995條。過去四等親的表親是可以結婚的,後來因為優生學,就在民國74年後禁止。沒有共血緣後代的同性關係,自然沒有理由,應該受到這類的異性關係規範限制。而995條的荒謬性,我就不多說了。
 
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的看法,也有權利,主張自己的價值。我相信,大多數反對修《民法》的,也在乎同志權益,並非都是反同人士。而許多支持同性婚姻的,如果遇到自己的孩子要跟同性結婚,還是難以接受。這些既有的觀念,想法上的差異,都需要用溝通的方式,去解決。而不是將對方,直接打為反派,對其人格與信仰進行攻擊。這樣的對立,對於了解彼此的立場、需要,找出大家都能接受的解決方案,並沒有幫助。
 
法律,當務求嚴謹,完善。傾聽各方面的聲音,考量各種需要,規劃出適宜,確實能夠有助益的法條。但是,目前所謂婚姻平權的方向,顯然只是政治性的宣示,並沒有真的去深入思考,怎樣才是妥善的立法方式。修《民法》來保障同性關係的權益,是否妥當,還盼社會大眾能夠深思。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