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心」改變,長照的下個十年

出版時間:2016/11/13 00:06

蔡以芃/台灣醫事安全法學會總監
 
近日長照2.0試辦計畫上路,僅有九鄉鎮通過第一波審查,這個新計畫連地方政府都搞不懂,無怪民眾反應冷淡,除了人力、財源的老問題,長照1.0推動十年,大家還是懵懵懂懂,與有「敬老儲存」想法的德國相比,偏重學業卻忽略人格教育的我們,觀念應該適當的調整。
 
衛福部長林奏延承諾兩年內建置四百間以上A級長照旗艦店,卻未說明運作模式,地方政府不了解社區整體照顧內涵,導致目前只有九鄉鎮通過審查。試辦計畫啟動後,不清楚狀況的長輩直接問:「能拿多少錢?」部分地區照護人力不足、志工年齡偏高,且不願照護失能患者,在在都是推動阻力。衛福部雖表示將加強宣導,但新長照其實只是加料版,計畫推了十年仍像霧裡看花,民眾無法理解具體內容,和健保本質類似的長照,除了補助重症及低收家庭外,用意在提供照護服務,為何民眾不會認為健保是種補助,卻常誤解長照等於補助?
 
社會福利發達的德國,人格教育重於學業成就,對長者照顧有套令人激賞的做法,稱為「敬老儲存」。所謂「敬老儲存」,是公民成年後,如果自願到養老機構義務服務、免費照顧長輩,政府會統計服務時數並為其「儲存」下來,等將來年邁需要服務時,從前付出多少,就能享受別人提供同等時數的義務服務,德國年輕人非常認同。先付出後使用的觀念,不僅能提供助人的滿足感,日後的反饋也將成為自己的養老資本,為長照注入年輕人力。
 
長照是人道關懷,除了加強宣導,政府應多元思考如何灌輸正確觀念。目前衛福部爭取的長照役、或醫學系學生將長照志工經驗納為入學考量,都是不錯的着眼點,但似乎少了「自願」這一味,也許適當借鏡德國做法,能將半強迫性轉為動力,讓長照和德國一樣成為「全民運動」,也讓孩子們對社會更有參與感。一般照護門檻不高,需要的是愛心和耐性,這是填鴨教育下孩子最缺乏的素質,若能從高中起,在軍訓、護理課教授簡單照護技巧,不僅多一技之長,更能及早體認長照的重要性,畢竟人人都會老去。
 
光靠政令宣導無法讓人理解長照內涵,死讀書也學不會做人的道理,年輕時為人付出,老年能過得尊嚴,這才是合理的社會。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