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浪島嶼/郭志榮:黑暗重劃與哭泣園長

出版時間:2016/11/18 14:36
圖一、下跪落淚的林金連園長。郭志榮提供
圖一、下跪落淚的林金連園長。郭志榮提供

林金連是台中黎明幼兒園執行長,大家習慣叫他園長,他是幼兒園的大家長,總是教育著孩子們,要勇敢堅強,要面對挑戰。但是在電視上,孩子們看見園長,嚎啕大哭,雙膝跪地,請求總統救救幼兒園。
 
黎明幼園位於台中南屯區,緊鄰著黎明新村,林金連說幼兒園有著百年淵源,最早是他的祖父林泉先生,1900年代在鄉里開設書房,教育附近鄉親,無論貧富,廣招就讀。因為這樣的義學之舉,造福鄉里,影響子女,讓他的家族承接祖父的志業,後期開設幼兒園。
 
幼兒園興建之初,就想保留最大的綠地,以及廣種樹木。林金連回憶說,當時他的雙親,還為要不要種有果實可食用的樹木,各持己見,最後形成幼兒園如同一座小森林。因為這樣的環境,林金連接手後,一直往生態幼兒園的方向發展,雙親種了樹,他就開始引入螢火蟲、鍬形蟲、蝴蝶、青蛙等生物,讓幼兒園成為小小生態園。
 
林金連如此做,完全是因為對環境的愛,因為他發現周遭環境不斷開發,農地、聚落、林野,不斷消失,他就想把自然環境,微縮到幼兒園內,讓小朋友能夠看見自然。為了怕來不及保留,他在20多年前就花費巨額金錢,買下當時最好攝影器材,當起業餘攝影師,記錄鄉里文史,以及田野變化,自製影片,教育學生,分享鄉親,成為人們口中愛攝相的園長。
 
他以為蓋了小小生態園,拍攝了影像記錄,在變遷的時代,以幼兒園為堡壘,建造一個都會裡的諾亞方舟,堅持自己的信念。但是,自辦重劃來臨,將毀了他的心願,拆了他的諾亞方舟。
 
台中市從1980年代,劃設將近1400多公頃的重劃區,準備在台中未來大發展時,成為新的城市土地。但是台中並沒大發展,只是老的市區地價太高,都更不易,於是建商看中廣大的農業素地,開始推動開發,手段就是自辦重劃。
 
台中地政局長張治祥表示,在政府財政缺乏下,自辦重劃成為快速的開發工具,原本重劃開發有階段管制,在前期開發利用達到一定比例下,後期才能開發。但是在土地利益的誘因下,後期重劃區地主,也希望早點開發,於是進行訴願,在政府敗訴下,導致胡志強市長時代,許多重劃開始大量推動。
 
在台中14個單元的重劃案中,黎明重劃區編為第二單元,區域沿著黎明路劃設,面積高達180多公頃,成為台灣罕見面積廣大的重劃區,黎明幼兒園就在其中。
 
自辦重劃的遊戲規則,就是由民間七人以上成立重劃會,在超過一半地主同意,以及超過一半土地面積下,就可以向市府申請進行重劃開發。以一半比例同意,來強迫另一半參與,對於人民權益,就是一種侵害剝奪。更何況多數為建商、財團發起的重劃會,在灌人頭的惡行下,連一半通過比例都要造假。
 
柯劭臻律師長期關心台中迫遷人權,她表示台中自辦重劃,灌人頭現象嚴重,許多重劃區都有居民出面指控,光是被起訴的案件,就已經好幾件,甚至還有退休官員參與。柯律師所指官員參與灌人頭案件,就是單元十三自辦重劃案,台中地政局官員退休後,找人合推自辦重劃,買下4.8坪土地,贈與296名親友持分,每人分得0.048平分公尺,面積沒一張板凳大,就為了要灌地主人頭數量,來超過一半比例同意,發動重劃,全案已在2013年遭到起訴。
 
惡質的灌人頭重劃現象,黎明自辦重劃區居民曾發起抗議,要求政府介入調查,但是政府態度消極。黎明自辦重劃區的地主賴俊宇表示,地主和重劃會的爭議,政府常常態度消極,根本就是為了土地利益。他的房子在四月被重劃會強拆,他指控房子原本可以原地配屋,不用拆除,但是重劃會要他路角的土地,用已經簽署同意拆除為由,強行拆屋,他不斷抗爭,政府不理。
 
因為在賴俊宇的土地附近,政府規劃一個轉運站,土地就來自重劃後的公共設施用地。他表示,建商推重劃搶土地,政府再以公設土地分一杯羹,當然對於不公不義,就是處理消極。柯劭臻律師指出,在市地重劃分配下,政府可取得10-15%的公共設施用地,解決政府財政問題,自辦重劃雖然由民間舉辦,政府卻是從旁獲利。
 
目前重劃開發,市地重劃公設比例約10-15%,農地重劃甚至高達55%。在台中重劃統計資料裡,以台中單元一、二的重劃開發為例,單元一重劃面積50多公頃,單元二重劃面積150多公頃,重劃後政府共取得30多公頃公共土地,並且劃出100多公頃道路、公園等公共設施面積,讓政府省下100多億經費。
 
重劃,政府不只免費獲得土地,甚至重劃後的增值稅,也是巨大財政收入。於是重劃,像是政府的無本生意,透過民間建商、財團之手,以人民土地,換取政府利益,對於諸多弊端,自然忽視,以免自斷財路。
 
政府總會說,土地重劃是土地增值的皆大歡喜,但是只是財團、政府和大地主的共利歡喜,對於弱勢者和環境,卻是同感悲哀!姜盈如關心台中自辦重劃對居民帶來的衝擊,她表示對於許多大家族,多人持分土地,每個人分到不大面積,最後只有脫手賣出,拿到的錢,根本無法買屋,於是只好開始流浪。甚至原本這些城郊區域,收容著許多窮困的都市邊緣人,租房子,撿破爛,做小工維生,但是重劃一來,像打破安身容器,一大群人又流離消散於社會之中。
 
台中文化人士黃慶聲老師關心地方文史,幾年下來的重劃案,拆掉台中許多數百年歷史的古老聚落。他說,在鐵道興起前,南屯一帶才是台中的老市區,田園、大宅、古道林立,一個台中最有歷史的區域,但是重劃一直拆,連指定、暫訂古蹟的建築也敢拆。現今走進重劃區,常常可以看見因為馬路、公園、建地,被拆了一半的百年古厝,剩一半護龍,或是留一半正廳,許多文化人士,笑稱這是「台中百年異景」。
 
更諷刺是,在重劃區內遇見一位羅先生,自己家園、農地已被重劃拆除,他回到拆了還沒建設的重劃區,找到空地種菜,因為重劃後沒事做,還是想耕作,更重要是回到土地上,就想能不能遇到四散的鄉親。他說,百年老聚落一拆,鄉親四散,對他們老人家最痛苦的事,就是沒有老朋友。
 
重劃問題重重,但是依舊強力推動。黎明幼兒園林金連園長從重劃一開始,就沒同意參與,但是超過50%人頭與土地面積的同意比例,重劃就不會終止。其實林金連園長可以當大地主,劃出切割幼兒園的道路、公園等公設土地,他就可以獲得土地增值,賺到高額利益。但是他拒絕,他要留下幼兒園,留下樹,留下家族的百年志業。他說,幼兒園在馬路邊,已是文教用地,要開發,早就有機會,但是他始終堅持著先祖的心願。
 
黎明重劃區從2008年成立重劃會,開始推動重劃,拆除風聲不斷,讓一個最盛期達千餘人的校園,如今剩不到十個學生。任教的蔡老師說,很多父母來到幼兒園,一看就喜歡小森林的環境,讚嘆台中找不到。但是一聽到重劃將會拆除,就沒再來報名。
 
幼兒園面臨拆除,林金連舉辦惜別晚會,許多家長、畢業生都回來,談到幼兒園要拆,就是悲傷。一位家長說,她的孩子還在就讀,真的很喜歡這裡,一早乖乖起床灌洗、換衣,就是想到學校玩,和同學在草地跑,看昆蟲。面對學校要拆,她不知如何說,就想讓他讀到最後一天。
 
反迫遷人士姜盈如指著重劃區內,已經建立的雙併別墅豪宅,一棟號稱8000萬台幣,她不滿的說,重劃區毀掉農地,趕跑居民,蓋起高價的住宅,開始轉手炒作,但是真正有幫助孩子幸福的幼兒園,卻無法立足,自辦重劃倒底創造誰的利益?
 
面對重劃爭議,台中地政局長張治祥表示,都是前朝胡志強市長任內通過,現今林佳龍市長上任後,已規劃關門條款,大面積改公辦重劃,同時提高公共利益的比例。柯劭臻律師批評,不能前朝通過,後任就不管,所有重劃利益都是延續,為何錯誤就切割,讓舊有重劃區的爭議不斷,官司一大堆。
 
為了搶救幼兒園,林金連打官司,四處陳情,在迫遷事件層出不窮之時,加入反迫遷、反徵收團體一起抗爭,為了幫高雄果菜市場拆除戶陳情,他在總統寓所前下跪,希望總統救救受迫遷的人民。
 
林金連園長常和孩子說,要堅強,不要哭。但是為了家族志業,為了生態校園,為了孩子笑容,他想保住幼兒園,他求助無門,心灰意冷,用著殘餘的自尊,下跪落淚,為了讓人看見受迫遷人民,最深的悲!

圖二、生態豐富的黎明幼稚園。郭志榮提供
圖二、生態豐富的黎明幼稚園。郭志榮提供

圖三、台中1400公頃自辦重劃,讓都市像個大工地。郭志榮提供
圖三、台中1400公頃自辦重劃,讓都市像個大工地。郭志榮提供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