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廁所暴力」是女性與跨性別的不幸

出版時間:2016/11/20 08:10
公共廁所。資料照片
公共廁所。資料照片

作者:吳馨恩
 
台灣女演員張鳳書於臉書發表「爭取自己廁所」的反同言論,基本上應該是針對跨性別(出生性別與性別認同不一致)而來,每每只要談到「性別友善廁所」或「依照性別認同如廁」,都會引起不少人的恐慌,認為會使性犯罪氾濫,造成女性如廁不安全。

可是如廁不安全怎會是跨性別的問題?大多數的性暴力犯都是男性,跨性別反而是最容易受到騷擾與侵犯的群體,超過2分之1的跨性別者都遭受過強暴,遠高於一般女性的5分之1與男性的71分之1,在廁所裡跨性別更加容易成為被針對的目標,除了與其他女性一樣會遭受的侵犯,還有以「保護婦幼」、「預防犯罪」為名義的性騷擾、偷窺偷拍、暴力相向,甚至是「驗明正身」的性侵犯。根據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威廉研究中心做的一份調查,68%的跨性別人士在廁所裏受到過語言騷擾,9%的人表示至少經歷過一次身體侵害。

所謂的「廁所暴力」是所有女性與跨性別的共同不幸,無論在哪我們一樣都有強暴恐懼,卻有些「假友善」的人會自以為是地想「隔離跨性別如廁」,認為這樣就能同時保障到女性與跨性別,實在是令人啼笑皆非! 像極了描述美國60年代種族歧視的電影《The Help》,有一段白人雇主問黑人女傭「擁有自己的廁所是不是很高興?」的嘴臉,我們必須意識到「隔離的平等不是真正的平等」,對邊緣弱勢者的隔離就是歧視與暴力,並且會使得仇恨犯罪更容易發生,女廁的性犯罪就是看準使用者都是女性,若將跨性別隔離起來如廁,那些廁所將會成為恐跨暴力的溫床。

跨性別一直都存在一般廁所,只是別人未必知道而已,我們不是變態或性罪犯,而是歧視與仇恨犯罪的受害者,我們有血有肉值得被尊重與保護。美國就有多名曾遭受性暴力的女性現身說法,表示女性與跨性別應該共同對抗強暴文化、終止廁所暴力,將廁所隱私設計、安全通報系統做得更好,彼此守望相助、共築社會安全網,而不是受到父權社會「分而治之」的撕裂,才是真正保障所有女性與跨性別的良方。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