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被歧視,因為你無生殖力

出版時間:2016/11/21 09:30

陳怡璇/德州大學奧斯丁分校新聞博士候選人
 
人因為生而不平等,所以人類才要創造一個理想告訴大家「人生而平等」。 人不只有先天生理條件的優劣,還有社會文化地位上的不平等,但是,比天生條件更不平等的事情是,誰來決定誰的優劣?而這一切源於「生殖力」。人類的歧視源自於性能力的強弱,性能力的強弱造就男尊女卑,同樣的,也決定了同性戀與異性戀的不對等。
    
女性自古以來被認為劣於男性根源於「繁衍的能力」。 女性不具「生產力」,因為卵子數目稀少,精子數目無限。女性不過提供一個環境,孕育「男性」的下一代。就繁衍目的來說,男性比女性的能力強。女性在性事上的地位對應到了女性在社會家庭的地位,女性屬於家庭,政治是男人的領域,所以一個社會的權力資源分配由男性掌握,由男性定義律法與社會習俗。
 
以性能力的強弱來決定資源分配也發生在同性戀與異性戀之間。反對同性婚姻的理由,主要是無法孕育下一代。說穿了,同性戀沒有性能力,無法對人類存續這個神聖目的而有所貢獻,因此不配享有異性戀所享有的資源跟保障 。正如同女人被男人劣等一樣,源於「繁衍能力弱」。可見人類的歧視源自於性能力強弱。 這社會總是由「性能力強」的人來決定「性能力弱」的人該享有多少的平等。
 
同性婚姻合法化再一次挑戰「性能力決定論」。 當性能力的強弱不再是決定資源分配的依據時,異性戀產生了男性被閹割的焦慮。反對同性婚姻的人,正在害怕異性戀的家庭價值不再唯一,也正害怕,無法掌握定義婚姻的權力。「繁衍目的」,不過是父權觀點,神聖化了每天想做愛的精蟲。在一個極力擺脫父權觀點邁向男女平權的社會來說,我們是否要繼續接受「繁衍」是婚姻被保障的唯一理由? 我們是否要繼續接受用「繁衍能力」來決定誰該享有多少資源?
    
同性婚姻合法與否,比同性伴侶權益保障更重要的事情是我們是否該平等的看待同性戀。 這不是法律上的爭奪,而是看待同性戀的角度的爭奪,由生殖力決定資源分配是父權思維 。在一個極力擺脫父權觀點邁向男女平權的社會來說,我們是否要繼續接受「繁衍」是婚姻被保障的唯一理由? 我們是否要繼續接受用「繁衍能力」來決定誰該享有多少資源?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