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德爺」祖先地被充公拍賣 後代的農作也遭殃

出版時間:2016/11/30 12:37
高姓民眾陳情登記在「福德爺」名下的祖先土地被充公拍賣,後代子孫的地上物農作也遭殃,連補償都沒有。郭美瑜攝
高姓民眾陳情登記在「福德爺」名下的祖先土地被充公拍賣,後代子孫的地上物農作也遭殃,連補償都沒有。郭美瑜攝

政府於2008年實施《地籍清理條例》,為健全地籍管理,促進土地利用,不過,木柵老泉里的民眾向北市議員李慶元陳情,一家四代百年來耕作的祖先土地登記在「福德爺」名下,卻被政府依地清條例充公並拍賣,國庫進帳4800萬元,他們心血耕種的竹林蔬菜等地上物沒有補償,向地政局反映卻落得必須與得標人協商的下場。

高家兩代今由李慶元陪同,在祖先土地召開記者會,一年農作可賣得2、30萬元,如今祖公地被賣,地上物卻被迫要求移除,民眾掛起「祖先土地被政府拍賣充公,子孫家業被掃地出門」、「誰買我祖業就賠我農作」白布條,抗議政府粗暴掠奪人民土地。

年過七旬的高先生說,日前政府以一紙公文告知三個月後拍賣祖先土地,因祖先沒有辦理土地登記,他雖提出12人的文件證明是祖業、祖先是土地管理人,現在子孫想要優先購買土地,政府卻要他們到拍賣現場繳交480萬元保證金,對他們根本是強求,且祖先土地本來擴及堤防地及道路,當時政府徵地做為公共建設時還發給他們補償金,現在政府依《地清條例》只顧賣民地,他們以書面向地政局反映地上物補償問題也落得不理不睬,政府將地上物所有權問題丟給土地得標人,形同讓人民互相殘殺。

另一名年過七旬的高先生說,他曾向得標人要求補償地上物,但得標人卻撂話「合夥人是將領」,且土地被標走後一個月就過戶了,他們還收到決標人委託律師寄來存證信函,指他們無權占有土地,要求他們在2周內移走地上的竹林及蔬菜等,實在很不合理。他認為政府應規範得標金用來補償地上物,或在招標文件就記載應補償地上物所有人才合理。

李慶元說,土地本來就是私人所有,政府實施地清例後土地既要充公,標售所得可依拆遷補償條例補償地上物所有人,不過,政府拍賣土地,地上物卻由得標人及地上物所有權人自行解決,形同不點交,他建議往後政府應先清查地上物所有權人,補償方式由中央修改地清條例,將補償規定入法,或在招標文件中載明決標人應予補償。

北市地政局主秘林健智表示,他本人沒有收到高姓民眾反映補償問題,且投標須知已載明得標人自行處理地上物問題,但若雙方對地上物補償爭議,市府願介入協調。另外,高姓民眾提出的優先購買證明不完整,因此未讓他們優先購買。

林健智也說,依土地登記簿,目前該筆土地登記的土地所有權人為「福德爺」,耕作人並非土地所有權人,且難證明耕作人即為地上物所有權人。目前地清條例無條文規定得標人應補償地上物所有權人,因此將向內政部建議修法,或列入投標文件。另外,民眾於10年內可證明為土地所有權人,政府可將決標價金或公告地價返還土地所有權人。(郭美瑜/台北報導)
 

高姓民眾陳情登記在「福德爺」名下的祖先土地被充公拍賣,後代子孫的地上物農作也遭殃,連補償都沒有。郭美瑜攝
高姓民眾陳情登記在「福德爺」名下的祖先土地被充公拍賣,後代子孫的地上物農作也遭殃,連補償都沒有。郭美瑜攝

高姓民眾陳情登記在「福德爺」名下的祖先土地被充公拍賣,後代子孫的地上物農作也遭殃,連補償都沒有。郭美瑜攝
高姓民眾陳情登記在「福德爺」名下的祖先土地被充公拍賣,後代子孫的地上物農作也遭殃,連補償都沒有。郭美瑜攝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