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馨恩專欄:昨天,我遭到反同暴力

出版時間:2016/12/04 11:07
下一代幸福聯盟反同婚集會。田裕華攝
下一代幸福聯盟反同婚集會。田裕華攝

吳馨恩/性暴力防治倡議者

12月3日在凱道上,反同人士集結起來反對婚姻平權,而這天剛好是女權工作者彭婉如遇害被發現20周年,剛好過了法律追溯期,是因為這個案子才促成了《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的制定;將11月30日立定為「台灣女權日」;並在當年引起了「女權火照夜路大遊行」,當中就有300名同運人士一同倡議反性/別暴力,高喊「婦女要夜行權,同志要日行權」,是第一屆同志大遊行前的小型同志遊行,種種性別平權都與此案有關,這天卻被玷汙來反對性別平權,實在令人啼笑皆非。


身為積極反性/別暴力的跨性別女性主義者的我,便在身上寫著、高喊著「台灣女權日,莫忘彭婉如案」,並且高舉著跨性別旗幟,在場內舞台區上空吶喊倡議著。 然而,我卻被多名大男人們,用肢體暴力架離、勒我的脖子,在這過程中不乏有人打我、扯我衣服,更可怕的是有男人說我不男不女、變態,然後就要強行脫我的褲子猥褻(此影片 1:39 處開始),遭阻止後更不斷恐嚇叫囂要扯掉我的褲子,這種行徑根本堪稱「輪暴」!


這件事情讓我再度見識到男性模式暴力與強暴文化的可怕,也許我看起來很勇敢、基進,但我的身體始終在發抖,像我們這樣的跨性別女性(出生性別男性的女性)一向是最容易遭受性暴力的群體,超過半數的我們都曾遭受過強暴,我就是自幼受盡多種性騷擾與性暴力的例子。在廁所中更不乏各種騷擾與侵犯,玫瑰少年葉永鋕就是因為不堪這種「驗明正身」的性侵犯,才選擇在缺乏守望相助的上課時間如廁,最後葬身在血泊中。


也讓我不禁想起遭到土耳其跨性別女性運動者Hande Kader,她遭到虐打、強暴並活活燒死,究竟誰殘忍到對一名女性做出這種事情呢?這天我見識到了。對這些激昂的反同人士而言,這是可以讓一群大男人公然對待一名女性的方式,當中的厭女情節表露無疑,並且用這種方式教育下一代,讓那些小男孩認為可以粗暴地對待女性,尤其對待跨性別女性更可以如此恣意暴力。更別說還有反同人士莫須有指控我「狂脫自己褲子」,並在我發表證據影片後,大動員檢舉我造成帳號遭停。


最後,我想告訴各位女性同胞與親友,若你們真的想要一個安全的社會,就應該跟跨性別站在一起,支持性別平權,以及共同對抗男性模式暴力與強暴文化。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