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子薇:立專法比修《民法》更耗資源

出版時間:2016/12/05 00:06

鄭子薇/檢察官

婚姻平權的話題逐漸延燒,曾有立委拋出以專法折衝反對勢力的風向,而使挺同婚者上月28日在立法院外集結3萬人表達抗議。另外,從本月3日凱道護家集會的訴求「拒修《民法》,反對專法」可知,反對方連專法都反對,因此,立專法只會是兩邊都得罪。政治判斷交給政治家,我則從司法的角度說明為何反對專法。

有人說,立專法比修《民法》更不耗費資源,這句話是假的。因為,目前的法律大量使用「配偶」而非「夫妻」稱呼婚姻一方當事人。連身分證上的欄位,都是寫「配偶」而不是「夫妻」(所以電視廣告上說「修《民法》會修改身分證」是錯誤資訊)。光是用法學資料庫檢索,涉及「配偶」的條文,就有4444條之多,其中包含的權利義務多如牛毛,這些法律在立法院也分屬不同委員會。而根據《憲法》規定,如果要以法律做差別待遇,必須有正當理由且有必要。以許淑華立委在臉書上分享的伴侶法草案可知,該法案並沒有將「伴侶」等同於「配偶」,所以之後當同性伴侶無法適用「配偶」的權利時,立法者必須一部一部法律提出來檢討這種差別待遇是否合理、必要,這絕對是立法資源的莫大浪費。尤美女委員的草案,則只需要修改《民法》的5個條文(其中有2條與同性婚姻無關),哪個比較節省立法資源,不言可喻。

用專法取代《民法》不只耗費立法資源,更耗費司法資源。如果有一對夫妻,其中一方因為他人過失而車禍死亡,另一方遭受莫大的精神痛苦,除了可以基於「配偶」的身分,依照《刑事訴訟法》、《民事訴訟法》的規定對加害人提出告訴或起訴,也可以依照《民法》及《犯罪被害人保護法》請求精神慰撫金。但是,同性伴侶如果沒有比照「配偶」,即使痛失伴侶,也無法依照上述法律提出訴訟,或請求任何賠償或補償。然而,不管同性或是異性的伴侶,喪失另一半的痛苦都是一樣的,國家有什麼理由,用法律否定同性伴侶喪偶的痛苦呢?同志也跟異性戀一樣,辛苦工作、繳的稅沒有比較少,為什麼卻要被法律與福利制度排除在外呢?如果立了專法,卻又沒有給予跟配偶一樣的保障,同性伴侶基於伴侶地位提出訴訟,法院是否該受理?如果礙於法律規定而不受理,司法是否又要再一次被當成箭靶?到時候,大法官是不是又有受理不完的釋憲案?

在此呼籲提倡立專法的人,先將所謂的專法全文拿出來給大眾檢視,並請清楚說明在4444個條文中,做差別待遇的理由。也呼籲反對方,不要再登廣告散播不實言論,《民法》修正跟學校要教什麼完全無關,更不可能因此就開始教導同性性行為,而且在只有異性戀可以結婚的現在,學校也沒有教導異性如何性行為。散播錯誤資訊所耗費的社會資源,比修改任何一個法律都還要多。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