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馨恩專欄:回應趙曉音牧師

出版時間:2016/12/06 00:14
趙曉音(右)在臉書po出與同志四叉貓的合照。翻攝自趙曉音臉書
趙曉音(右)在臉書po出與同志四叉貓的合照。翻攝自趙曉音臉書

吳馨恩/性暴力防治倡議者
 
趙曉音牧師在《臉書》發文表示,根本沒人脫我的褲子,還有警員給我2000元,叫我去買衣服穿上,甚至說我是「脫上衣嚇小孩的先生」,表示我之前就化妝假裝受傷「很愛演」,我認為實在非常荒謬。

1.員警給我2000元確實是叫我去看醫生,我的上衣就帶在身上,如果我一開始就沒穿上衣,請問我是怎麼進入會場的?當天一堆糾察隊,會攔截不住在身上寫標語、上空的我嗎?何況一件上衣怎麼會需要用到2000元?

2. 趙曉音說「這麼多攝影機,怎麼會沒人拍到他被脫褲子、掐脖子?」希望大家可以去看一下這個影片,還有人幫忙上好了字幕截圖,若說我褲子為何沒被成功脫下來,那也是因為員警擋住,趙曉音根本睜眼說瞎話!

3. 我之前化傷妝到反同的場,是為了宣傳11/20國際跨性別紀念日,一個紀念因暴力死去跨性別者的日子,根本沒有假裝受傷

4. 趙曉音明明知道我是跨性別女性,我的自我認同就是女性,卻惡意使用男性稱呼羞辱我,而且提醒各位,惡意的性別錯稱就是性騷擾,就像不能拿女性的胸部大小,調侃她們是洗衣板或波霸,所以也不該拿跨性別者的「性器與性徵」作為稱呼依據,這樣恐觸犯《性騷擾防治法》第二條的第二點的「敵意環境性騷擾」 。

趙曉音的行為,剛好證明了社會縱容性暴力的「強暴文化」存在,而且也觸犯了 十誡的第九誡:「不可作假見證陷害別人。」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