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不開制度權力之門,誰救得了東海大學創校校園文化資產?

出版時間:2016/12/06 14:53

許麗玉/建築專業者、東海大學建築系前兼任教師
 
看網路流傳連署保存東海大學創校校園與1950-60年代由貝聿銘、張肇康、陳其寬建築師規劃設計的校舍建築,仍是旁觀者多,連署者稀稀落落。至於何時正式提報文資,校友等學生決定,學生等系老師同意,系老師等院長、校長的行政意願,校長說他不能決定。好事者斗膽提問:「不發言、不具名連署、不提報文資…,是不了解?不同立場?不關己事?還是不方便的利害關係?」
 
日前,一群東海人從各地趕赴東海建築系會議桌,針對東海大學創校校園保存事件發言,其中,建築系退休副教授阮偉明先生,語重心長對系主任先生及院長先生說:「不值得為學校賠上建築系的聲譽,不值得為校長賠上老師們的尊嚴,不值得為小恩惠賠上我們的原則。」他認為:「建築系見校方的主管,甚至董事會,必須看作是:『不是校方給我們機會,是我們給校方機會』。」
 
對此,東海校友陳登欽先生附議:「是的,建築系在東海應該有這樣的抱負,專業在身,人文主義的建築教育傳統,莫損了知識分子的氣節!」進一步,他分析行政與權力結構下的「東海建築系生存之道」:
1、面對全台大學生存競爭、各式各樣土地開發壓力,未來東海大學校園的增改建工程,勢必可觀。
2、東海建築系作為所謂「文化資產工作小組」主要成員,要面對前述情境,究竟要讓自己處在什麼位置?
2-1、沒有《文資法》適用下,建築系的工作小組作為文化資產「唯一的守門人」,理想和權力的拉拒張力,可想而知,我很難期待校方的主事者永遠願意尊重專業,以致於建築系會成為校内的一根刺,無日無夜的面對掙扎、與校方對抗。好一點說,也許從價值實踐的對抗過程中,師生可以淬煉出新的系風傳統,成就建築教育;悲觀的想,東海建築系在行政權力結構下潰堤退讓、聲譽掃地。我們很難期待未來的系主任能接續現任系主任的堅持。
2-2、納入《文資法》管理下的「東海校方--建築系」之間的行政權力關係,在文資保存專業上的發言和信用,系方才能在校內/政府之間,站有利的位置。有一層文資法審議的拘束,校方才將更倚重建築系。
 
當「軍師」還是當「兵卒」?系方還想不清楚嗎?
 
然而,外人無從問起東海大學校方為什麼不以創校校園成為正式指定的台灣文化資產為榮?也不敢相信東海建築系的專業代表性,竟然還不夠向校方主張以文資法,來解除教育部下達各大學於2017年底前完成老屋補使照之死亡公文,力爭留給實施建築法建築執照規定前的東海大學創校校園建築一條生路?結果,這道急急如律令的威力,連舉世聞名的路思義教堂都得跪求校董「刀下留命」了!
 
事到如今,在校園圍牆外、自信是專業的建築(人)師,如果還幻想著對此事以「靜觀」等同「理性」等同「尊重」等同「制度」,讓自己安心保有「溫良恭儉讓」的美德,或者幻想著「以和為貴」的最大利益,那麼,我們只好繼續不意外台灣任何一個制度化了的權力結構,都能肆無忌憚的使台灣的專業者自動當個背書的旁觀者,退到安全島上去。
 
而對台灣的民主社會脈動敏感的人,多少能嗅出校園保存事件發散出制度權力的腐味了吧?這已侵蝕了建築系的專業性與知識分子的諍言勇氣,竟還讓整個建築專業顯得怯懦可欺、無能為力!大學缺乏從歷史、文化、教育層面細緻規劃校園整體環境建設,一昧傾向狹義的產官學市場競爭價值,終將使台灣各大學校園環境無可挽回被推入無限擴張的市場化更新,這怎麼會只是東海(建築)的問題而已?

 附錄:
「東海校園提報文化資產」(連署):http://ppt.cc/yQ4Hh
「人人提報東海校園古蹟」(公開放送提報單):http://ppt.cc/jNaFe
「東海校園防衛陣線」(懶人包與討論平台): http://ppt.cc/0rILw
「捍衛青春戀愛勝地,守護東海校園文資;古蹟提報,自由下載,自由告白」(FB粉絲專頁):http://ppt.cc/aV5Z9
  東海校友暨退休副教授阮偉明「致校友的一封信」http://ppt.cc/1AfIv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