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應停止無謂的魚苗放流

出版時間:2016/12/22 18:35
日前北區水資源局在石門水庫放養大頭鰱魚苗。資料照片
日前北區水資源局在石門水庫放養大頭鰱魚苗。資料照片

郭金泉/海洋大學教授、李武忠/農經學者

為了結合海洋保育與漁業永續發展,台灣各地四處辦理魚苗放流,政府也始終視魚苗放流為回復資源和增產的關鍵手段,多年來編列相當經費投入魚苗放流工作,但是台灣沿近海域漁業資源持續枯竭中,專家多次提出台灣可能成為無魚島的警訊。近年來隨著分子標記技術的進步、價格平價與普及化,已證實不當人工放流水產養殖的產品,反而造成污染天然族群基因、混雜品系、引進入侵種及病源菌等反效果,嚴重破壞及攪亂原本物種的遺傳結構,造成族群弱化,生態失衡,加速自然資源枯竭,是否要繼續辦理,需重新審視。

以國內重要放流魚種的黑鯛為例,所放流種苗多透過民間私人繁養殖場競標,種魚來源及遺傳資訊不明,放流魚苗前只粗略檢查兩種病毒反應(忽略細菌、真菌、寄生蟲等其他微生物)及四種藥物殘留,加上缺乏完善的中間育成訓練,致經常發生放流魚苗大量死亡及將台灣本島的水產生物放流至金門、馬祖離島,淡水物種放流至海水的離譜現象,人工魚苗放流地點甚至成為釣客眼中的最佳釣場,最為詬病的是放流回收率偏低,放流成為一種政績宣傳。

日本是世界放流水產種苗先驅,至今已有 52 年歷史,放流水產生物的種類與數量居全球之冠,包含魚類(嘉臘、比目魚、鮭魚、鰆等)、水產無脊椎動物(貝類、海膽、蝦蟹等)等。然而根據日本學者北田修一教授數十年來針對水產生物放流所做的各種評估發現:(1)只有少數幾種 (鮭魚、帆立貝、真鯛)放流具經濟效益,斑節蝦放流則是賠本事業(挪威還因不合成本,放棄龍蝦與鱈魚的放流事業);(2)因環境承載量是固定的,因此放流養殖魚類數量過多可能會置換而取代野生魚類;(3)放流的數量跟自然添加量的變動相比,微不足道,很難確定放流是否有效果。因此建議應謹慎評估放流的必要性。

遺憾的是國內進行魚苗放流時間長達20-30年,但是相關的基礎資料庫以及科學化的放流效果評估報告均缺乏,盲目放流的結果不僅無助於魚類天然資源復育,還可能對原生族群以及生態環境造成破壞,應該立即暫停無謂的魚苗放流工作。

造成台灣近海漁業資源衰退的因素很多,僅憑人工放流並無法實現資源恢復的目標。尤其在對放流物種生物、生態學特性瞭解不夠充分的情況下,盲目實施人工增殖放流,無異緣木求魚徒勞無功。未來應該從傳統一味滿足漁業產量的需求,轉變成強調水生生態系統保護和可持續提供海產給下一世代的新水產資源管理模式,改變以人工放流補充消失的漁業資源管理的傳統窠臼,對於漁業資源的回復,應該要以保護魚類的產卵場、修復孵化育成場的棲地為優先。

《即時論壇》徵稿

你對新聞是否不吐不快,《蘋果日報即時新聞》新闢《即時論壇》,歡迎讀者投稿,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文長以500到1000字為度,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區,唯不付稿酬。

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