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明賢:外交革新與新外交戰略

出版時間:2016/12/28 00:00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資料照片

翁明賢/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臺灣戰略研究學會理事長
 
馬英九總統執政8年以來,推動「外交休兵」,消極參與國際組織與活動,期間發生甘比亞一國的斷交事件。2016年政黨再度輪替,蔡英文總統上任半年,不接受「九二共識」,發生一些國際空間參與的困境,近期與聖多美普林西比邦交生變,未來可能發生「外交骨牌效應」。似乎「九二共識」承認與否影響台灣的國際事務參與,而北京會展開對台的「三光行動」:邦交國挖光、國際組織堵光、國際空間榨光。

事實上,中國強調「一個中國原則」:「主權」不容分裂的思維,讓台灣無法施展「主權獨立」的實際作為,突顯台灣為其地方一部分。長久以來,兩岸之間糾結於爭取邦交國數字多寡,某種程度陷入「金錢外交」與「支票外交」的泥淖之中,被一些國家「予取予求」,也讓台灣腹背受敵,陷入外交困境。如何跳脫傳統外交政策的窠臼,擺脫兩岸「主權」的爭議,充分有效掌握「治權」,必須進行「新外交事務革新」。

首先,外交思維的本質,顯示國際法上「主權獨立」的法律承認效力。不過,國際社會的實踐過程,並無硬性規定多少國家承認才是一個國家,只要符合國家組成要素,並有其他主權獨立國家的承認,就具有國際法上的國家身分。國家間透過實質利益關係,包括:經濟、社會與文化等低階關係,支撐既有外交政治關係,發揮的「功能」亦可以「擴散」及於政治性關係。台灣只有21個邦交國,但有超過100個以上駐全球各國的辦事處,有效維持台灣的國家地位與國際形象。

其次,在外交戰場選定上,從協助「政府治理」的角度,與有邦交國家全方位關係,推廣「台灣經驗」:民主化改革過程,中小企業特色,讓這些邦交國成為最關鍵的盟友。針對無邦交國家方面,透過雙邊與多邊途徑,加強與這些國家的聯繫,除了個別國家雙邊互動機制,透過台灣與非洲、中南美洲與大洋洲的多邊「元首高峰會議」,建構利益共享網絡。善用遍布全球「日不落地」的台商、台僑與台生組成多層次的「全民外交」平台,協助傳統外交機制的不足,深入當地國家民間社會,達成「人民外交」力量,有效牽制該國菁英的外交作為。

第三、在外交競爭工具方面:傳統參與國際外交競爭工具例如經濟援助,給魚吃與教如何釣魚之外,透過台灣資訊產業的強項,結合文化創意產業的利基,推動網路外交與電子外交,除了正面宣傳台灣的國際形象,也亦可協助我開發中友邦國家的產業升級,建立互利共生關係。

最後,在外交準則訓練方面,設定邦交國危機管理機制,建構觀察指標,涵蓋:國際大國動向、當地國家政情變化、中國與該國關係等等,區隔為「良好密切」、「正常互動」與「有待觀察」三類國家,不同程度投入「有形」與「無形」資源,建構友台「模範與國」,產生對台灣的「吸引力」與「向心力」。

總之,外交是一種國家總體力量的對外展現,「外交」與「內政」相互為用,面對2017年亞太戰略新形勢下,如何達成安全戰略目標:「等距平衡」與「和平中立」,必須推動「新外交事務革新」,爭取國際空間的主動參與契機與能量。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