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同志教育入校園被批評?

出版時間:2017/01/14 10:01
學校如何進行性別教育引起不同論調。資料照片
學校如何進行性別教育引起不同論調。資料照片

羅丰苓/輔導老師

近幾個月,看見諸多的縣市及家長單位甚至有各種標語在網路上傳著要把同志教育、情慾教育等從教育現場中去除,包括教材及課程等各方面。同時,也看到有人舉牌拍照 表示支持同志教育,或連署捍衛同志教育入校園的正當性。

表面上,好像反對同志教育入校園是為恐同或被解讀成歧視同志。而支持同志教育者又以捍衛同志的正義之士來發聲。

然細讀似是水火不容的兩方,仍有相同之處;就是任何一方都沒有否認《性別平等教育法》其「促進性別地位實質平等、消除性別歧視、維護人格尊嚴」的教育精神。然而反對同志教育入校園的人士強調的是反對部份「不適當」的教材內容,而非反對「性別平等教育的教育目標。

筆者站在教師的觀點,個人認為,一些引起爭議被認為不適當的內容,並非在「單一教材內容的適當與否」,而是在「教育內容本身與受教對象」二者結合後的適當性。

主要爭議之一,是部份教材內容編輯方向,並非以「大多數的一般國中小學生」為對象,而是把「全班學生都視作潛在的同性傾向或是跨性別的學生來施予教育」。

爭議教材之一如「青春水漾」的評量題目「人慾望的對象可以是同性」(答案是O)、「做愛一定是男跟女的插入式性行為?」(答案是X)。這樣的內容若聽在同性性傾向者或許可釋放不被認同性傾向的壓力;但聽在多數都是異性性傾向者,則似是教導「發生性慾對象的多元化」,無怪乎家長會抗議此類的教育內容。

此外,反思的是「能跟各種性別的人發生性行為者」就表示「能尊重與各種性別的人發生性行為者」嗎?異性戀者就一定尊重異性戀者?事實不然,異性戀者被排擠的人也不在少數,而身心障礙者有高比例發生霸凌也與性別認同、性傾向無關。

另以跨性別人來說,媒體已經把一些跨性別人形塑「勇敢做自己」,甚至「美化變性後的人生」,並未等比例報導各種變性相關的可能風險甚至錯誤變性的痛苦或後續變性後面臨服藥或激素等的健康議題。

如此,也可以明白「性別光譜」的內容之所以有爭議,其把本來多數人已認同的性別認同破除,再經過刻意強化「性別認同不一致者的變性」甚至界定「勇敢做自己」;引領一種「以心理性別為主甚至變性才是勇敢」的教育方向。

然這方向仍有值得商榷之處,變性應該是少數人的逼不得已,畢竟變性需要歷經高風險血淋淋的變性手術,更欣然看見的是人人能接納喜悅自己的身體,不需歷經變性才能喜悅自己;而同樣的,人人也都能尊重各人展現的氣質,不因性別特質而被排斥甚至遭受霸凌。



搶當《好蘋友》壹會員
快註冊免收費!不註冊會後悔!
快點我註冊→https://tw.adai.ly/Ml924UpCSU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