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鐵志:歐巴馬時代的遺產

出版時間:2017/01/20 00:02

張鐵志/作家

「Yes!We can」
 
八年前,在新世紀的美國最低潮的時刻——經歷兩次戰爭,遭逢巨大金融風暴,人民怨聲載道,歐巴馬以年輕改革的姿態,且是美國史上第一個黑人總統,帶來改變與希望。
 
歐巴馬上台時確實是雄心壯志的,他期許自己可以如雷根般轉變美國方向——當然是往自由派的方向。尤其是過去半世紀來,民主黨總統幾乎都沒能優雅下台:杜魯門卸任時聲望很低;甘迺迪雖然受民眾歡迎,但因為早逝所以未完成什麼成就;詹森總統推動了民權法案和對抗貧窮的「大社會」政策,卻因為越戰而放棄連任;卡特輸了連任選戰;柯林頓雖然提升經濟,卻有嚴重個人醜聞,而他推動的金融去管制和北美自由貿易協定更造是今日美國的嚴重不平等的根源。
 
只有歐巴馬在卸任前民望甚高,民調甚至高於他過去八年時的平均民調。

這一方面是他個人特質:他聰明且酷、博學多聞,又能幽默搞笑如喜劇演員,且是一名優秀的寫作者與最好的演講者。他在芝加哥的告別演講,除了談自己成就,也分析美國當前的民主狀態,不論修辭或分析的深度,都可成為名留青史的演說文。毫無疑問,他是甘迺迪以來最具魅力的總統。
 
政策上,他的確帶領美國做出了許多改變,只是雖然他上台時把自己視為一個國家的團結者,但實際上卻是美國更分裂了。
 
歐巴馬最大的成就(以自由派的眼光來看)包括通過醫保改革讓更多人受惠,讓同性婚姻合法化——這兩個可以說是六十年代民權法案通過後最重要的社會改革。經濟上,他挽救了美國經濟危機,他自己尤其自豪於拯救了汽車業,並創造出強大的就業機會成長,矽谷的科技業也帶著世界前進。在對抗全球暖化和推動再生能源方面,也都有可觀成就。
 
在外交上,雖然他在任第一年就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但成績卻是毀譽參半。除掉賓拉登、和伊朗簽訂核武協議,和古巴重啟外交關係是重大成績,但是中東的和平並沒有來到,ISIS的恐怖主義更讓人擔心,敘利亞內戰的難民更成為當前世界最大的人道問題。
 
另一方面,美國卻比以往更分裂了。有些問題是更歷史與結構性的,如從七十年代開始越來越嚴重的社會不平等,加上近年來科技發展和自動化的影響,讓中產階級不斷下滑,歐巴馬雖然意識到這個問題,卻沒有透過政策解決。再加上他的自由派施政與都會菁英形象,讓失落的中下層白人更感到疏離與憤怒,因此茶黨崛起,川普當選。
 
另一個巨大的分裂是種族問題。歐巴馬的當選本來讓許多人期待美國會進入一個「後種族主義」時代,黑白種族關係會有大幅改善。歐巴馬在第一任四年時,確實希望擱置種族問題,因為他認為要解決黑人的貧窮問題,就是要把整個經濟帶起來,且太過強烈的「黑人議程」會遭致白人對他整個施政的反彈。

但到了他第二任,美國的種族問題變得無比緊張。連續白人警察槍殺黑人,一名白人種族主義者殺死九個黑人,後來又有黑人在遊行時殺了五名警察,造成美國出現六十年代以來最激烈的新世代黑人反抗運動,也讓整個社會如好萊塢對種族問題非常敏感。歐巴馬發表了幾次次重要談話感動了許多人,但同樣不能解決問題。
 
在告別演說中,他說對「後種族主義」的期待從來都是不切實際的,「種族仍然是我們社會一個強烈的分裂力量」。甚至,他未必承認的是,現在比他上任前種族之間不信任的氣氛更強烈了。來到川普時代,過去八年的分裂——種族的、階級的——將只會更為嚴重,讓美利堅合眾國變成「分裂的美國」(Divided States of America)。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