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价巨:維冠之後,目睹台灣災害防救的怪現象

出版時間:2017/02/02 00:06
2016年2月6日南台灣大地震,台南永康維冠金龍大樓倒塌事件將屆一年,防災系統進步了嗎?資料照片
2016年2月6日南台灣大地震,台南永康維冠金龍大樓倒塌事件將屆一年,防災系統進步了嗎?資料照片

王价巨/銘傳大學建築學系教授
 
災害是一面照妖鏡,三兩下就打出原形。0206南台大地震一周年了,歷經了應變和重建的過程,我們學到了多少教訓,又改變了多少?

這一年,步履蹣跚,狀況依然。一部很難用的災害防救法、一套邏輯不清楚的災害防救體系、一系列沒有指揮權觀念的指揮系統、一連串沒有情境想定的教育訓練、一個很難同心的夥伴關係建構、一片模糊地帶的權責探討,每年做著一次又一次沒有緊急思維的演習。

前瞻視野的戰略目標、經驗學習、垂直水平的溝通協調、利害相關者的責任分擔、專業治理、政府的核心價值和信念,絕少被正視;直下型地震、過度開發、地方資源容受力、環境承載力負荷過重的提醒,都被當成危言聳聽。

災害反映了人與環境互動的失當,反映了社會問題,也回應了決策者的意圖。

明明國發會都清楚點出台灣人口數整體下跌的趨勢,現有都市計劃提供的可居住總人口數已遠高於實際需求,土地開發卻被賦予帶動經濟發展的過度期待,各種政策主導的計劃和工程前仆後繼,在不該開發的地方開發、限縮水土可以停留的空間,忽略了不同地方在不同精度下的災害類型與潛勢,從可行性評估、選址、規劃、設計、維護管理,釐清各個時期的不同重點工作,在時間和空間的複合脈絡中處理問題。

致災之後,又回復政治性和社會性衝擊的惡性循環,究責、攬權,甚至打擊異己,著重於利用眼前的問題,而非減少未來的災害。當然,更不會關心類似高風險的其他弱勢群體或高潛勢區域群體。然而,災害管理從不關心究責,災害更不應該變成政治鬥爭的戰場。無論實質還是社會建構意義上,災害衝擊透過各種管道向整個社會擴散,影響政治、社會和經濟運作及相對應的機制,也反映了社會「脆弱度」。

災害政治學提到:「事故現場是民眾的傷心地,卻經常是政客內心竊喜的秀場。」政客心中只有政治,卻沒有政治擔當;牽拖給專業,卻不尊重專業。

各級首長幾乎沒有受過指揮官訓練,對於災害管理的認知多來自於經驗,卻在緊急應變時期坐上指揮官的位置,不需指揮權移轉,未能詳細了解現況與趨勢,不清楚剩餘資源與位置,甚至造成長官才有能力提供資源的錯覺。

或許是民粹、媒體驅使,也或許是作秀,首長急著在應變時期到災區趴趴走,甚至奮力鎮守災區,根本是災害管理的兵家大忌。非得首長進災區才能處理?也是對於第一線緊急管理人員的不信任。

緊急時期,只有專業人員,才能真的減少傷亡。台灣一直都把每個災害當成「事件」來處理,卻從未關心處理這些事件的「人」。然而,緊急管理專業承受極大的壓力,還要壓抑內心情緒,體力與耐力的負荷沉重,短時間的即刻判斷環伺的是持續的不確定性和複雜性。

由於責任分擔的精神,也因為每年超過50億美金賑災預算的財務壓力,美國聯邦緊急管理總署打算增加州政府因應災害處理的費用負擔,並提出州政府或地方政府若要取得聯邦補助,需要完成某些特定的減災措施(disaster deductibles),逐步落實all disasters are local的觀念。同時,對於地方緊急管理人員的教育訓練和執勤心理狀態確保卻更深化,更進一步回應災害管理是「人」的管理。

台灣提供給緊急管理專業的資源貧乏,緊急管理人員還得面對各種令人瞠目結舌的指控。

觀浪、登山,勇者無懼,山難水難只會怪政府救援不力、醫療處置不當,腳踝扭傷要求搭直升機,碰到任何管制就無理謾罵。偏偏,這些人,橫衝直撞無所謂,貪生怕死卻不準備。

很多人喜歡到災區觀光湊熱鬧,卻還妄言「關心災區,促進災區經濟」,火災現場圍觀的民眾更不在少數。颱風夜登山,獲救之後快樂返家,政府完全不處置;緊急醫療原本就面對各種不同的需求判斷,需要等待診療的病患及家屬,拉關係、鬧場、恐嚇、暴力相向時有所聞。迫於民眾壓力,災害期間就急著要復水復電,忘了這些人員也需要面對極高的安全風險;災害一過,只等國軍及政府單位協助清理家園,完全不知「責任分擔」。

緊急管理人員是資源,也代表公共財,這幾年,資深的第一線緊急管理人員越來越少,惡性循環讓經驗更難累積,諸多問題潛藏,當我們安逸於未出事的現狀,一出事就必然是大事。

某些媒體趁著災害大秀不精湛的演技,問著讓人啼笑皆非的問題;有些媒體心中想著政治,趁著災害,不惜昧著良心所寫出的錯誤報導,取得了同溫層的讚賞,進一步撕裂民心;有些媒體忙著計算首長到場的時間,挑撥災區民眾資源分配及長官到場關愛的差異,造就了台灣獨特的災害政治學,也忽視世界各國媒體面對災害逐步形成的普遍共識:不拍攝遺體、避免提出刺激受訪者情緒的問題、適度距離不影響救災、關心人道、尊重隱私、避免造成社會衝擊、足夠的防災素養不讓自己工作時變成災民、不做讓人恐懼不安的報導。

至於名嘴,不得不提醒:「災害管理沒有專家,永遠別忘了你今天學習到的一切,都是一條條寶貴生命,一個個受創傷心靈貢獻出來的教訓。然而,有一部分的他們也可能是被自以為是專家的言論所害死的!」

民眾可能短視,政府不能沒有遠見。從災害管理的角度,我們一直希望藉由重建的機會進行減災,也檢視減災的成效。如果不能從經驗學習,只會有更多的教訓;如果不開始從整體架構系統性解決問題,見招拆招永遠有做不完的重建。掌握實際上的成因及關鍵才有機會更安全,還是期待決策者能懂!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