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面蜘蛛人香港街頭募款 行善不欲人知

出版時間:2017/02/06 16:55

「我是個不起眼的人,平日外出,沒多少人會留意自己,而我多數也只會看到很多苦惱、失望的樣子。但當我穿起這套衣服,我看到的,是很多很開心的樣子望着我,很多鏡頭對着我,很多小朋友望着我,還聽到很多笑聲。我覺得世界是美一點的,雖然朦朧點。」
 
這是曾被警察在人來人往的彌敦道當街盤問的香港「蒙面蜘蛛人」,在面對關於為什麼要扮演蜘蛛人的詢問時,他這樣告訴香港《蘋果日報》。
 
蒙面蜘蛛人自去年7月開始,常常出現在尖沙嘴天星碼頭及The ONE商場外彌敦道一帶,他會站在郵筒或鐵箱上向路人揮手、與人合照,回想起出動初衷,他說:「我以蜘蛛人的形象去不同地方,路人見到會開心,我覺得自己在為這個壓力大的香港帶來正能量。」
 
最近兩個月,越來越多人認識自己,他便開始有為各慈善機構籌款的念頭,「我通常會在一個固定位置站著,將袋子放在地上,配上一張寫明目的紙張,部份人看到我會拍照之餘,還會捐款。」
 
捐款金額由路人自行決定,平日出動6、7小時,大約可籌得500至600港幣(約2000至2400元台幣),若遇假日,甚至可以募得1000至2000港幣(約4至8千元台幣)。籌到一定數目後,蒙面蜘蛛人就會在Instagram(ID:hkspidey)集思廣益,讓網友提議受惠機構,再將所得善款全數捐出,並在Instagram上船匯款證明,證實自己捐出善款。籌款行動至今逾兩個月,已有六間慈善機構受惠,如香港公益金、毛孩守護者、保護遺棄動物協會等等,他深信自己「除了帶正能量給香港,好像實質做了一點事,幫助到別人。」
 
雖然變身蜘蛛人走上街頭行善,但「蒙面蜘蛛人」的偶像卻另有其人,「其實我的偶像不是蜘蛛人,眾多超級英雄中,我最喜歡鋼鐵人,因為他很富有,但同時又會幫助很多人,我覺得現今社會很少有錢人會真心助人。」
 
選擇扮演蜘蛛人其實與自己的背景有關,「我的性格跟《蜘蛛人》的Peter Parker(男主角)相似,較為內向,家境又不算好,他的雙親早就不在,只剩姨姨照顧自己,而我就來自單親家庭,我從小便覺得自己跟蜘蛛人很相似。」
 
以此形象示人也是因為蜘蛛人是小朋友最熟悉的超級英雄,為此,他每逢出動,都只以英語與路人交談,「讓小朋友會覺得『咦,他真的是蜘蛛人來這裡了嗎』。」入戲只為討好路人,卻非人人領情,有人以為他是外國人,會在他身旁用中文講很多難聽的說話,「死廢青」、「照張相就收錢,怎麼這麼好賺」、「有正經事情不做,出來裝神弄鬼」等批評比比皆是,不過最令他深刻的,是有人在兩星期前報警稱他在街上搗亂,這是他行動逾半年來最難堪的一次。
 
「當時有兩個警察,其中一個態度強硬,用嚴厲的語氣叫我脫下頭套,又查我身份證。我不斷解釋自己的行為,另一個警察沒有說話,好像明白我似的,經過一輪解釋,他們的態度軟化,沒有再逼我脫下頭套,只是叫我離開。」堂堂蜘蛛人居然在街上被警察盤問,路人駐足圍觀,蒙面蜘蛛人坦言此舉令他極為難堪,甚至令他懷疑自己一直以來的行動,「我覺得很難受,為何會發生這種事?究竟我一直在做的,是正確還是錯誤?」
 
面對如此大壓力都堅持不脫頭套,只因不想身份曝光,連記者問到他的職業,他也不願多談,只是輕輕帶過,說是對人為主的工種,誓要捍衞蜘蛛人的神秘形象,「蜘蛛人一向都很神秘,他做很多不同的好事、救不同的人,都沒有人知道他的真正身份。」網上的鼓勵說話,也是他繼續堅持下去的其中一個原因,「網上有很多人支持我的行動,不希望我輕易放棄。」
 
問到他是否會覺得自己已經「是」蜘蛛人,而非只在扮演蜘蛛人,他笑說:「我一定是扮的,但心態跟一開始有點不同,經歷過不同的人和事,會覺得自己跟他越來越相似,有時就算沒有穿上蜘蛛俠套裝,我還是有那份使命感,會盡量幫助不同的人。」那份使命感,來自電影中Uncle Ben(蜘蛛人的叔父)的一句「能力越大,責任越大」,「我很喜歡這句話,這就是《蜘蛛人》的主題,也是蜘蛛人的使命──幫助人群」。
 
26歲的蒙面蜘蛛人直言沒有退下來的打算,「可能到開始有自己的家庭、事業再高一級、生活再沒太多時間出動的時候,又或者到有人接棒,將此事延續下去,我才會考慮停止出動。總之還能出動,我就沒有想過要退下來。」他希望待更多人認識自己時,能到孤兒院、兒童病房探訪,為小朋友帶來歡樂,為他們打氣。(大陸中心/綜合報導)

《蘋果日報》
《蘋果日報》

《蘋果日報》
《蘋果日報》

《蘋果日報》
《蘋果日報》

《蘋果日報》
《蘋果日報》

《蘋果日報》
《蘋果日報》

《蘋果日報》
《蘋果日報》

《蘋果日報》
《蘋果日報》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