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視傷害同志更導致同妻悲劇

出版時間:2017/02/09 16:25
同性戀者若被迫進入異性婚姻,與其結婚的異性戀女性及男性,被稱為「同妻」與「同夫」。資料照片
同性戀者若被迫進入異性婚姻,與其結婚的異性戀女性及男性,被稱為「同妻」與「同夫」。資料照片

張明旭/校園同志甦醒日(GLAD)

由於異性戀霸權、社會與家中對於同性戀的歧視壓迫、同性婚姻未合法化、以及家族傳宗接代的刻板要求,有些同性戀者被迫選擇進入異性婚姻,尤其是為家中獨生子女的情況,而與其結婚的異性戀女性及男性,就成了所謂的「同妻」與「同夫」。(這兩個詞來自於中國,由於族群數量過於龐大,「同妻」一詞首先被創出,意為同志的妻子,由稱呼男同性戀的「同志」和「妻子」結合而成。而後續,針對和女同性戀者結婚的異性戀男性,則類推稱呼為同夫(同志的丈夫))

就如「歧視害了同志 誰害了同妻」中所提到的,不論這段同性戀的「形婚」(形婚的全名為「形式婚姻」,只的是只為形式上的婚姻,而其範圍不只是同性戀進入異性婚姻,也包含其他的可能,像是移民等狀況,只是目前在中國,「形婚」較多用於同性戀和異性戀者進入異性婚姻,也被稱為「直婚(和直的形式婚姻)」)表面上看起來多登對、多美滿,對於同妻自身而言,仍舊會覺得若有所缺、甚至痛苦難耐。

在「狀況很好」的形婚中,身為同性戀者的老公,對於同妻彬彬有禮、溫和友善,甚至有著滿滿的「友情」或「親情」,也並未在外面有其他伴侶;然而,這種情感始終不是「愛情」,因為同妻就不是他心目中所想在一起生活的伴侶,而在親密行為上更是缺乏慾望,甚至帶有抗拒與自我壓抑,因為對於老公本身而言,他也是被迫進入這段婚姻。

在這樣情況下,同妻內心對甜蜜婚姻生活的期待始終難以達成,使其長期處於有所失落的無助情緒中。而在親密行為上的缺乏滿足,不僅讓同妻長期身心上空乏痛苦,更恐因此遭受親朋好友的「錯誤指責」與「父權壓迫」:「都是你不夠有吸引力,老公才不碰你」、「你一定是沒盡到做妻子的責任,老公才這樣」、「大概是你床上表現太差,老公才不要你吧」等批評,在無辜的同妻身上劃下一道道尖銳的傷痕,在父權結構中,甚至逼其產生自我厭惡與自我責怪的情緒。

以上是「狀況很好」的形婚,如果你覺得這些同妻聽起來已經夠慘了,那麼真實情況中,大多數同妻的處境可能會讓你更感心酸。

很多身為同性戀者的老公,由於也是被迫進入異性婚姻,所以只是草草找了一個同妻,將其「騙入」婚姻,對她不僅沒有任何感情,只將她視為婚姻與生產工具,自己在外面有著同性伴侶或玩樂,完全不管家裡狀況;有些甚至會因為這「被迫」、「社會與家庭對同性戀的歧視壓迫」、以及「無法和自己喜歡伴侶生活」,造成這些老公將怨氣發洩在同妻身上,冷言冷語、貶低隔閡時常可見,羞辱與家暴案件更是屢有聽聞。

而對於這些「被騙」的同妻來說,不僅在婚姻中從未感覺到被愛,還須面對老公在私下相處轉變的「冷漠」與「厭惡」態度,其內心對甜蜜婚姻生活的期待早已被打破,被迫面對這「被欺騙」、被丟責任、甚至家暴的情況(言語暴力、身體暴力等)的狀態。這些同妻往往無處可求助,必須獨自含淚面對。

因為在父權的壓迫下,責任很容易被歸到女性身上,甚至老公的家庭還會一同壓迫同妻,「不是你管不住你丈夫」、「女人就是該維持好家,男生讓他去玩」、「要守婦德,女生要會忍耐」、「你好好照顧孩子就好,其他不要管」等話語,就如同一道道的枷鎖,將同妻束縛在這形婚中,想離婚很可能會被雙方長輩反對,甚至被以「嫁過的女人已經髒掉、被用過,不會有人要」,再度推回形婚中,繼續獨自煎熬痛苦。

同夫的狀況普遍比同妻來得好不少,也較不容易發現,而這背後同樣存有濃厚的父權壓迫,同夫較容易要求或逼迫老婆發生性關係,家事與照養責任也仍多由女性負擔,且很少受到老婆的家暴(反而老婆可能會因為不願發生關係、冷淡態度等情況被家暴)。

且在離婚上,同夫離婚比同妻容易許多,不僅因為男性普遍擁有較強的經濟基礎與保障,更因為社會對於「男性要離婚」的接受度高上許多(跟古代男性休妻的觀念相關),同夫較容易再婚,不會跟同妻一樣「被社會貶值」。

不過,同夫依舊存在問題,就因為同夫的狀況較好且「較不容易發現」,所以許多同夫至今仍不清楚自身的真實處境,而也因為男性較不容易對外傾訴求助,即使形婚中出現嚴重問題,也較難找到相關資源。

從這我們可以看到,父權與異性戀霸權的確是形式婚姻中壓迫的主要來源,然而,這兩者影響更不止於此,尤其是父權。

就如文中提到的,父權對於女性的壓迫一直都深深存在著,從小時候的「女生就是要端莊賢淑」、「女性腳要並攏、不要勾肩搭配、不要露齒大笑」、「女性就是要貞潔嫻靜」、「女生不要那麼有主見」,論及婚嫁時的「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在家從父、出嫁從夫」、「媳婦和妻子就是要會忍奈」、「女生就是要照顧家裡、教養小孩」,到形婚中的「嫁過人生過孩子的是髒掉的女人」、「離婚的女人沒價值」、「娘家容不下一個離婚的女兒」,在女性的一生中,隨處可看到父權的壓迫與刻痕。

而男性的「不可以哭」、「要堅強好鬥」、「要有競爭力,不可以輸」、「要承擔家業」、「不可軟弱哭訴」、「不可以娘」等等,也同樣是受到父權制約的情況。而同志受到父權與異性戀霸權的迫害,更是罄竹難書。

而性別平等教育與同志教育的存在,就是為了讓所有人從「父權」、「異性戀霸權」等刻板主流中「解放」,讓每個人不再受到壓迫,看見每個人真實的不一樣,不再必須成為「公認」的男性或女性,不再必須在工作、職業、顏色、舉止貼上「適合男/女性」的標籤。

男性不再需要為了喜歡縫紉打扮而被責備,女性不再需要為了肌肉線條與玩遙控車被嫌棄,不再被「守貞教育」逼迫「只能保持純潔、不能談性、不能有主動慾望」,人也不需要一定要喜歡異性才是「正常、可允許」,不需要一定要只有「男女二分」,不必因為各種性別刻板印象與壓迫攻擊,而被迫隱藏與扭曲。

中國目前同妻有至少1600萬人,同夫至少400萬,而台灣依舊也有同妻與同夫的存在,只是比以往少許多。而這些數據都只是最保守的估計,實際狀況一定會高上許多倍。

而為了不再讓這些「形式婚姻」中的雙方受苦,不再讓任何人在父權與異性戀霸權的壓迫中痛苦,請支持性別平等教育與同志教育,讓每個人都能自在地以真實且多元的面貌生活著。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