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惠林:川普會如何與中國打交道

出版時間:2017/02/20 00:08

吳惠林/中華經濟研究院特約研究員
 
川普就職20天後終於與習近平通了電話,而川普會一路走來始終如一的對中國嗆聲,還是會依循以往官僚方式與中國打交道,備受關注。

美國前財長鮑爾森(H. M. Paulson)在2015年出版的《與中國打交道》這一本書所揭露的就是以往官僚方式的代表。鮑爾森以歷史的眼光仔細觀察中國在經濟放緩之際進行重要轉型所遇到的困難,關鍵就在對國營企業和金融市場的改革。他也認為中國大規模舉債注定要出問題,中國金融體系特別是信託公司,面臨清算只是時間問題,重點是損失將有多大,以及能否避免其造成的金融動盪殃及整體經濟。

鮑爾森指出,習近平制定了雄心勃勃,全面多元的政策,旨在打造中國成現代化的超級大國,這讓美中關係變得更重要、更複雜,兩國無論是日常交往還是長遠合作,其挑戰前所未有。鮑爾森希望保持對話與溝通,也期望朝「合作」方向走,但他也了解兩國間存在分歧,彼此競爭武力不斷在增加,兩國都面臨日益緊張的國安局面,在本土的經濟結構調整和改革上舉步維艱。

鮑爾森也了解美國經濟停滯不前、貧富差異擴大,且美國公司對中國市場不公平競爭的擔憂,激起保護主義的抬頭。他觀察到有太多美國人開始接受「美國並沒有從國際貿易中獲益,包括與中國的雙邊貿易」,而鮑爾森認為這是一個錯誤且危險的觀點,在多個層面上都令人擔憂,其中最突出的就是貿易和投資,這是兩國最緊密的經濟聯繫,正受到質疑和攻擊。

鮑爾森特別提出一個他認為是務實的理論框架和一套指導原則,為未來經營美中關係,促進切實合作提供參考。他殷切希望雙方的政商界都能從中獲益、彌合分歧,並將共同利益轉化成實實在在的成果。鮑爾森認為「必須幫助中國持續走向改革之路,要抓住機會幫助中國應對它面臨的諸多問題和挑戰,不要將中國視為敵人」,因為這樣最符合美國的利益,畢竟中國很重要,不可讓它倒下。

令人納悶的是,鮑爾森跟中國交往20年,理應了解受黨文化洗腦下的中國人,而且他是共和黨小布希主政時的高官,理應堅定「反共」。但他卻和民主黨自由主義、社會主義者持相同論點,把當前的中共領導群視同自由世界的同路人,這跟傳統保守的共和黨完全不同。他的主張和建議恐怕很難得到川普的青睞。

川普一路指責中國操縱匯率,從事不公平貿易並擴張軍事,他就是持鮑爾森所反對的「美國並沒有從國際貿易中獲益」主張而勝選的。他也完全同意經濟學者納瓦洛(Peter Navarro)和其著作《致命中國》(Death by China)書中的說法,並特地將納瓦洛任命為新設的「白宮貿易委員會」掌門人,也重用雷根時代堅定「反共」的班底。川普應會依循《致命中國》書中所揭櫫的對中政策施政,他也應對美國老牌議員羅拉巴克(D. Rohrabacher)在該書的〈跋〉所引的:

「周恩來:美國人容易被那些看似親切溫和的人所騙,或許是民族性。
季辛吉:是的。
周恩來:但這個世界並非如此單純。」

這個對話點滴在心頭。畢竟中共黨文化在近40年的中國經改歷史中,還深深印在中共領導群心中,除非有朝一日中共倒台,才能採取鮑爾森建議的「與中國打交道」方式。而川普早就採取「以暴制暴」的強硬方式對待中國,坐上總統大位後,會不會轉彎呢?我認為不太可能!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