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浪島嶼/郭志榮:我的傳統。你的領域

出版時間:2017/02/24 11:38
原民會日前公告「原住民族土地劃設辦法」排除私有地等條文,引發原住民族不滿,23日北上凱道抗議,一度與警方發生衝突。資料照片
原民會日前公告「原住民族土地劃設辦法」排除私有地等條文,引發原住民族不滿,23日北上凱道抗議,一度與警方發生衝突。資料照片

10天前,情人節當日,原住民族委員會正式發布「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範圍土地劃設範圍辦法」(下稱「辦法」),訂定部落傳統土地劃設僅包含公有地,未納私有地,「辦法」一出,立即引發爭議。

「辦法」制訂前,在各地多場說明會,許多部落族人就以到場抗議,但是政府不聽,一意孤行,訂出「一夕失地」的辦法,也讓馬躍、巴奈、舒米恩等知名部落族人,昨(23)日衝到總統府前,要求曾經向原住民道歉的蔡英文總統,說明政策的方向。

但是場面冷清,蔡英文總統沒有像上一次突然現身,緊握就職典禮上台歌唱的巴奈的手,表達一定會處理的心意;而是換成警察上陣,在黃昏時刻以妨礙交通為由,全數人抬離。

讓人驚覺百年以來,時代改變,處境未變,部落族人在日本始政式、台灣就職日,都是被邀請上台的「嘉賓」,美妙歌聲賓主盡歡;但是說出部落悲情全力抗爭,立即「嘉賓」變「亂民」,不管曾是國賓,依舊粗魯抬離,百年悲情,從未更新!

部落之怒,在於看似一個小小修法,卻是將數十年來的「還我土地」原住民運動,狠狠賞了一個耳光。更諷刺是,馬耀痛斥,幫著打部落耳光的人,還有當初推動原運,現今入朝當官的族人。

過去,還我土地運動,建基在日本搶收土地,國民政府全盤接收,在那個原鄉還是「偏遠地區」的時代,部落的傳統領域,大多數在國家手上,甚至不斷和觀光局、國家公園、台糖、退輔會產生磨擦,至多也是閩、客原墾族群,在阿里山、梨山等少數地區,產生的土地糾紛。當時「還我土地」運動,的確主要對象是政府,甚至傳統領域幾乎都在「公有地」上。

但是時代變遷,在政府搶地之後,早已邁入移轉的年代,佔據部落傳統領域的公有地,大面積的不斷流入私人手中,方法包括土地重劃、BOT、私人交易。

以日月潭為例,部落土地完全被強佔,一直存有爭議,但是在早期透過土地重劃,一下就將大面積的部落傳統土地,劃成市地轉賣到民間,公有地變成私有地,接著再透過BOT方式,將部落土地交給財團開發,一佔又是3、50年,早期土地爭議未解,部落土地現今卻不斷移轉流失。

甚至,在花東觀光興起,部落土地從「偏遠地區」變成「黃金土地」,大量土地交易熱絡,更多部落土地流失到私人手中。但是在看似符合自由市場交易的資本邏輯背後,卻是有著不平等權力。部落裡流傳著許多「米酒騙土地」的故事,買酒請老人家,不明究理就簽了約,賣了地,有些真實、有些虛構。

但是,部落賣地的真正原因,就是因為地方發展的失衡、種稻種菜難以維生、青年子弟遠走他鄉,部落老人能守多久?

花東觀光熱,部落族人當然知道花東大發展,但是想開民宿、咖啡店、餐廳、麵包店,都是要本錢要資金,甚至要技術要觀念,青年無錢回不來,老人有地無法作,最後都是望錢興嘆,看錢別人賺。

在花東,土地掮客日日穿梭,有時像聖誕老公公,族人沒錢可先借,急用可先墊,但是必須抵押土地,時間到了,欠滿就收走。曾經和部落族人聊,他說看西部賣土地,賣出一堆田僑開超跑,東部賣土地,卻是賣到無家山裡跑,族人越賣越窮,成為部落困境。

傳統領域的大量流失,從公有到私有,已經成為現今的部落實景,甚至太多部落周遭農耕地,早都是「非族人」所有。在台東三仙台旁的比西里岸部落,看見最荒謬的場景,大面積農地廢耕或休耕,僅一片田還在種植,成為荒土上的一片綠,細問之下,原來是土地多數已賣出,放了成荒地,等著開發。

這也是「還我土地」原運,到十多年間,急遽轉為「反開發」運動,族人開始憂慮土地不斷流失,對於部落造成的衝擊,不只財團大開發,民間小破壞,匯集起來也很驚人。

以蘭嶼為例,島嶼沒有大規模開發,但是個人透過對於傳統領域的「認領」,宣告私人權益,再不斷將土地,轉租轉售賣人頭,提供「非族人」開發使用,已經在小小島嶼掀起風波,從土地佔用開發爭議,到現今侵擾飛魚季傳統的爭議。

對於諸多部落土地流失,以及開發問題,在長期透過環保與都審的管制下,部落更期待能有「尊重」或「符合」部落期待的管制法律,「辦法」,成為一項法律利器。甚至在花東許多開發案中,財團已蒐購許多部落土地,成為「私有地」,開發極具爭議。

甚至如杉原棕櫚渡假村開發案,財團購地達9成,已經通過環評,卻在行政院長林全表示必須尊重部落「傳統領域」下,案件暫時卡住,現今傳統領域未納私有地,不就是放水過關,甚至讓後續開發再無顧忌。

現今部落土地,可以打趣分成三部分:回不去的山地、已賣掉的田地、快消失的居地──

所謂的傳統領域就是山地與田地,其中回不去的山地,多數是公有地;已賣掉的田地,就是私有地,失去山地和田地,部落還能作什麼?生存都困難!文化還能延續?

多年前開始,許多部落就開始進行傳統領域調查,太巴塱曾用衛星定位,劃出過去部落的世耕地、採集地,家戶、田地位置,勾勒出傳統土地的樣貌。

蘭嶼青年曾經發起重新命名運動,將沿岸被漢名化的礁石,那些不會出現在部落語彙的「坦克岩」、「軍艦岩」,恢復過去傳統的名字,也重新記憶這些岩礁在傳統領域上的地標功能。甚至,都蘭部落、卡大地布部落、都以正式公告傳統領域範圍,來捍衛部落的土地權益。

時至今日,部落土地被奪,屬於轉型正義問題,如何平反歸還,都還尚須努力,但是急迫的土地開發問題,卻已壓迫到部落生存,甚至是文化發展。

不分公、私地,全面劃設傳統領域,重點不在所有權爭議,而是先解決現今土地開發,是否符合部落發展,甚至是否傷害部落。

「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範圍土地劃設範圍辦法」未納私有地,如同原運的翻牌時刻,如果無法堅守「完整傳統土地」的底限,當這些面積廣大的私地劃出,不僅「財產權」早已喪失,就連「文化權」也等同放棄,未來針對土地抗爭,根本是徹底斷根,還有任何財產或文化的主張權力?財團、私人愛做什麼,也難干涉!

變成「我的傳統、你的土地」,部落最荒謬、最切割的末路異境。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