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瓏、馬躍:只願面對「二二八」,不願面對「原住民土地的歷史」?

出版時間:2017/02/28 00:02
原住民上凱道抗議傳統領域劃不見,要求總統府回應,左三為馬躍.比吼。資料照片
原住民上凱道抗議傳統領域劃不見,要求總統府回應,左三為馬躍.比吼。資料照片

莎瓏.伊斯哈罕布德/暨南大學原鄉發展專班助理教授
馬躍.比吼/紀錄片導演
 
今年是二二八事件70周年,各界盛大舉辦紀念活動。小英總統日前表示,70年前威權統治的錯誤讓台灣損失了一整個世代的菁英,政府雖有道歉與賠償,做得仍然不夠,將徹底調查真相,追究責任。
 
小英總統對二二八事件的重視令人感動,一整個世代的菁英的損失,的確需要追查真相、追究責任。但是在各界與小英總統高度重視二二八事件的同時,想請問,過去威權統治的錯誤只有「二二八事件」和「白色恐怖」嗎?過去威權統治的錯誤不包含「大量搶奪原住民土地」嗎?如果「二二八事件」的歷史不能遺忘,那麼「原住民土地的歷史」可以遺忘嗎?為什麼整個社會只在乎「威權統治謀殺的二二八菁英」,不在乎「威權統治搶奪的原住民土地」和「威權統治謀殺的原住民文化」?這是不是一種「選擇性的轉型正義」呢?
 
1895年10月,來自日本的威權統治者發佈「官有林野取締規則」,第一條:「無證明所有權之....山林原野,算為官地」。在遼闊的山林原野間生活的原住民,一直是部落或家族共有土地,不是個人私有土地,也極少以文字證明土地所有權,來自日本的威權統治者這樣的一紙命令,蠻橫地搶奪了原住民世代擁有的土地。
 
隨後,日本軍警不斷以槍炮和通電鐵絲網向原住民部落推進,還有兩次五年理蕃計畫繼續攻打各原住民部落,搶奪原住民生活的空間,包括大豹社事件、太魯閣戰爭和七腳川事件,許多族人傷亡、許多部落流離失所。
 
即使如此,1925年完成的土地調查顯示,原住民使用的土地仍有166萬公頃。來自日本的威權統治者,將這166萬公頃大多收歸「國有」,只留下20萬公頃給原住民使用,又在1930年代強迫許多部落離開原本熟悉的土地,把更多山林空出來給「國家」。
 
1945年,來自對岸的威權統治者,把前一任威權統治者搶奪自原住民的一百多萬公頃土地,劃歸給林務局、台糖、退輔會等單位。以大量伐木、製糖、高冷蔬果、採礦等方式從這些土地榨取財富,收進自己的口袋。近年來更將部分土地放領給私人或財團,又為財團變更為遊憩用地,讓財團可以開發為大飯店,不斷搶奪原住民原本生活的空間。
 
除了牢牢掌控前任威權統治者搶奪自原住民的土地,新任威權統治者還針對原住民僅有的小小土地,制訂錯誤的政策,一方面強迫原住民接受土地私有制,另一方面使非原住民很容易可以利用原住民不熟悉文字、法律、金錢交易等弱點,騙取原住民所剩不多的土地。
 
失去土地的原住民無法繼續原本的生活方式,也難以發展出新的生活方式。許多族人被迫到都市流浪,成為被剝削的底層勞動力。原住民的文化呢?原住民的文化是在特定的土地上生長的,離開土地就難以繼續,當大部分的青壯年離開部落到都市生活,珍貴的文化也難以延續。
 
過去統治者以「武力」與「政策」大量掠奪原住民土地、謀殺原住民文化,跟二二八事件一樣,也是威權統治的錯誤,同樣需要轉型正義。但是近20年來,二二八事件已經獲得政府道歉、賠償、紀念等,學界有很多相關研究,媒體上也有高曝光率,今年又獲得總統承諾要追究加害者。反觀原住民土地的歷史長期遭到忽視,媒體幾乎從不報導,教科書裡也沒有,學術研究也很少,2016年好不容易等到小英總統對原住民道歉,卻遲遲沒有實際的作為。
 
沒有實際的作為就算了,2月14日行政院原民會公佈了一個「原住民土地劃設辦法」,無視於「原住民土地被搶奪的歷史」,放棄檢討歷代威權統治者搶奪原住民土地的不義,大幅縮限原住民土地的範圍,甚至為財團開發原住民土地大開方便之門,讓許多原住民無法接受,走上凱道表示抗議。
 
曾經受邀參加總統就職典禮與總統府音樂會、小英總統曾經親自溫柔地對她說「妳要見我,妳就隨時來見我」的歌手巴奈,在凱道上被警察斥罵拖行,衣服被扯掉,仍然堅持與許多族人一起在寒風冷雨的凱道上露宿多日,等待小英總統的回應。
 
還有更多部落決定自主公布傳統領域範圍,許多音樂人與族人接力演唱並以網路直播給凱道上的族人打氣。
 
「二二八事件」真的很重要,但是「原住民土地」也很重要,「原住民土地」關係著16個原住民族、16種語言文化的存亡,而且「原住民土地被搶奪」仍然是現在進行式,許多財團仍在虎視眈眈原住民土地,許多族人仍在都市流浪找不到回家的路,各族的語言文化仍待搶救。
 
如果真如小英總統所說,台灣社會要「記取教訓,走向和解,打造一個民主、公義和團結的國家」,也請以面對「二二八事件」的勇氣、決心和慎重,面對同樣血淚斑斑的「原住民土地被搶奪的歷史」,打造一個追求公義、追求多元族群平等發展的國家吧!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