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英德語】俄國鋼琴家薛巴柯夫 「我不走輕鬆路」

出版時間:2017/03/03 18:52

俄國鋼琴家薛巴柯夫(Konstantin Scherbakov)本周來台,周六(4日)於屏東演藝廳、周日(5日)於台北國家音樂廳演出。周四(2日)他以英語、德語接受《蘋果》專訪,談到他對音樂演出與鋼琴教學的理念。
 
薛巴柯夫1963年出生於俄國中南部、阿爾泰邊疆區的首府巴爾瑙爾,1978年進入莫斯科的葛涅辛俄國音樂學院(Gnessin Russian Academy of Music)師事瑙莫娃(Irina Naumova),1981年至1986年則在莫斯科音樂學院(Moscow Conservatory)與知名教授瑙莫夫(Lev Naumov)學習。
 
1983年,薛巴柯夫參加首屆的拉赫曼尼諾夫鋼琴大賽(Rachmaninov Competition),選擇拉赫曼尼諾夫鮮少有人演奏的《第四號鋼琴協奏曲》。當時他的老師瑙莫夫不贊同,表示任何平庸的人彈奏較為知名的第二號、第三號鋼琴協奏曲,都比他有機會贏得比賽,但薛巴柯夫仍然堅持自己的選擇,最後勝出奪得冠軍。
 
他在受訪時表示,他喜歡認識新的曲目;而當他越投入一個作曲家,就越想要探索作曲家作品比較不為人知的角落。爾後他展開演奏生涯、離開蘇聯到了西歐,也用同樣的方法認識音樂;加上他當時接觸許多在蘇聯時期的俄國不曾有機會接觸的作品,激發他快速拓展曲目的能力與動力。
 
1990年代他在義大利演出時,就彈奏俄國作曲家普羅高菲夫(Sergei Prokofiev)所有的鋼琴奏鳴曲、拉赫曼尼諾夫的所有鋼琴獨奏作品。後來他在拿索斯(Naxos)唱片公司,更錄製義大利作曲家雷史畢基(Ottorino Respighi)、俄國作曲家蕭士塔高維契(Dmitri Shostakovich)所有的鋼琴獨奏作品,以及雷史畢基、俄國作曲家柴可夫斯基(Pyotr Tchaikovsky)、梅特納(Nikolai Medtner)、史克里亞賓(Alexander Scriabin)的所有鋼琴協奏曲,以及李斯特(Franz Liszt)改編貝多芬(Ludwig van Beethoven)九首交響曲的鋼琴作品全集。
 
後來拿索斯(Naxos)唱片公司的老闆海曼(Klaus Heymann)詢問他有沒有興趣挑戰,4年分4次錄製16張唱片,完成波蘭作曲家戈多夫斯基(Leopold Godowsky)的作品全集,他欣然答應。他後來前往美國舊金山,在8天內錄完4張唱片,包括奏鳴曲、12首舒伯特藝術歌曲的改編作品、爪哇組曲、帕薩加牙舞曲(Passacaglia)等。雖然因為錄音設備不齊、成果並沒有發行,但是他仍然挑戰成功;後來他也陸續錄製所有戈多夫斯基的鋼琴作品,預計近期將完成全集。
 
為了探索作曲家的步履,他上月也與妻子到印尼西爪哇旅行,希望能夠了解戈多夫斯基所體會的爪哇音樂。而當他聽到甘美朗樂器的演奏,認為這樣的聲響,有時純粹只是要讓人放鬆、沒有特別目的,與西方音樂的表情完全不同;而他也有所體悟,認為有些作品需要非西方、非基督信仰的觀點來演奏,但願自己在錄製爪哇組曲之前就能夠有這樣的經驗。
 
對挑戰的熱愛,也讓薛巴柯夫在舞台上表演時,選擇用自己的方法與理解說服觀眾,而不是製造效果、迎合現代觀眾的口味。他回憶他在希臘雅典的卡拉絲大賽(International Maria Callas Grand Prix),彈奏莫札特(Mozart)的協奏曲,是唯一獲得觀眾起立鼓掌的鋼琴家,但卻沒有得到任何獎項。他後來也成為許多大賽評審,理解比賽是奇特的場合,如果要勝出,除了要呈現準備完整、全面的演奏,也通常要打安全牌。
 
薛巴柯夫曾回母校莫斯科音樂院任教,自從1998年開始也在瑞士蘇黎世藝術大學(Zürcher Hochschule der Künste)任教,培養許多鋼琴家,包括2010年蕭邦鋼琴大賽得主阿芙蒂耶娃(Yulianna Avdeeva)。
 
薛巴柯夫多次來台灣,計畫要把李斯特改編的貝多芬交響曲演奏完畢,此次來台就是演出李斯特為鋼琴改編的貝多芬第一號交響曲。他表示,雖然作品是由李斯特替鋼琴改寫,但事實上仍然是貝多芬的音樂;鋼琴永遠無法完整傳達管弦樂團的音色,但是要用不同的語言開展演奏的視野,音樂的精髓仍然不變。他戲稱貝多芬是音樂的吸血鬼,每次彈奏完都讓他感覺能量被吸取耗盡,但他熱愛為台灣專注、安靜、年輕的觀眾演出,讓他相信觀眾並不是到音樂廳打卡、看明星,而是真正的想要聆聽音樂。(蘇立/台北報導)
 
更多精采的《每日動一句》,請點這裡
http://www.appledaily.com.tw/animation/topics/141

影片英、德與中文對照字幕如下:
(英語)
不要尋找藝術的新奇
don't look for the novelty in art
尋找藝術的永恆
look for the eternal in art
這就是
and this is what
我的表演哲學
my philosophy in performing is
不是外在的特質
not the outer attributes
或是膚淺的技能
or superficial qualities
去配合現代的口味
that are to be matched with the modern taste
或是可能重要的、必要的
are important or necessary
或是有趣的
or interesting
詮釋是在別的地方
the interpretation is somewhere else
詮釋是在音樂的精神裡面
the interpretation is in the spirit of music
而如此
and in the way
音樂被轉調了
that the music is transposed

鋼琴家的感知
the perception of a pianist
是不斷變換的事情
is an ever-changing matter
所以你十年前所做過的
so what you have done ten years ago
或甚至是去年
or even last year
你今天都無法重覆
you cannot repeat today
因為今天你看待事物
because today you are looking at things
是用完全不同的眼光
with totally different eyes
 
對音樂的感知
the perception of music in...
整體來說
as a whole
你在你的內心捕捉到
that you capture in your mind
然後成為你自己
and then it becomes you
所以當我在傳達訊息給學生時
so when I am passing some information onto students
我不知道是不是瑙莫夫(教授)
I don't know if it's Naumov
或是我
or it's me
因為它在我內心生長
because it grew in me
讓我逐漸喜歡
it grew on me
與我一起茁壯
it grew with me
 
(德語)
這每刻都在發生
das geschet in jedem Moment
在每場音樂會
in jedem Konzert
你總是非常留心
man ist immer sehr aufmerksam
你觀察觀眾的反應
man befolgt die Reaktion des Publikums
在音樂會中的每一刻
in jedem Moment des Konzertes
你為了觀眾而演出
du spielst für das Publikum
而你就是
und du bist quasi
與這個樂器一起的演奏者
ein Spieler mit diesem Instrument
而這如此的易被察覺
und es ist so bemerkend
當你演奏的時候
wenn du spielst
觀眾如何反應
wie das Publikum reagiert
這非常的驚奇
es ist erstaunlich
 
沒有任何另外一種情況
in keiner anderen Situation
你可以如此清楚的知道
kann man das so gut merken
比起你在舞台上並且演奏
wenn man auf der Bühne ist und spielt
這永遠是如此
das ist immer so
並不是說我會修改什麼
nicht, dass ich etwas abändern würde
當我為觀眾演奏時
wenn ich vor Publikum spiele
在下一場音樂會
im nächsten Konzert
要為觀眾
um das Publikum
準備更多的好感
mehr Vergnügen zu bereiten
不是
nein
我想要用我的方法
ich möchte mit meinem Mittel
用我的意志
mit meinem Willen
用我的理解
und mit meinem Verständnis
說服觀眾
das Publikum überreden
讓他們信服
und überzeugen
不,我永遠不會
nein, ich würde nie
為觀眾演奏什麼
etwas für das Publikum spielen
是為了達到一個效果
um einen Effekt zu erreichen
不是
nein
或許這會是比較輕鬆的路
es wäre vielleicht ein leichter Weg
但是我不想要比較輕鬆的路
aber ich möge keinen leichteren Weg

俄國鋼琴家薛巴柯夫。
俄國鋼琴家薛巴柯夫。

薛巴柯夫談到他與俄國指揮巴夏合作莫札特協奏曲的經驗。李柏毅攝
薛巴柯夫談到他與俄國指揮巴夏合作莫札特協奏曲的經驗。李柏毅攝

薛巴柯夫剛從印尼旅行回來,對作曲家作品有更深的體悟。李柏毅攝
薛巴柯夫剛從印尼旅行回來,對作曲家作品有更深的體悟。李柏毅攝

薛巴柯夫這次來台也會彈奏柴可夫斯基的G大調大奏鳴曲,他認為同樣是交響器樂聲音豐富的作品。李柏毅攝
薛巴柯夫這次來台也會彈奏柴可夫斯基的G大調大奏鳴曲,他認為同樣是交響器樂聲音豐富的作品。李柏毅攝

薛巴柯夫周四接受《蘋果》專訪。李柏毅攝
薛巴柯夫周四接受《蘋果》專訪。李柏毅攝

薛巴柯夫計畫在台灣演出所有李斯特改編的貝多芬交響曲。李柏毅攝
薛巴柯夫計畫在台灣演出所有李斯特改編的貝多芬交響曲。李柏毅攝

薛巴柯夫除了任教,也擔綱許多大賽評審。李柏毅攝
薛巴柯夫除了任教,也擔綱許多大賽評審。李柏毅攝

薛巴柯夫目前在瑞士蘇黎世藝術大學任教。李柏毅攝
薛巴柯夫目前在瑞士蘇黎世藝術大學任教。李柏毅攝

薛巴柯夫喜愛台灣觀眾的專注與熱情。李柏毅攝
薛巴柯夫喜愛台灣觀眾的專注與熱情。李柏毅攝

薛巴柯夫將繼續來台完成貝多芬計畫。李柏毅攝
薛巴柯夫將繼續來台完成貝多芬計畫。李柏毅攝



搶當《好蘋友》壹會員
快註冊免收費!不註冊會後悔!
快點我註冊→https://tw.adai.ly/Ml924UpCSU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