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改交鋒】檢察官:司法改革會議是雅典學院還是梅杜薩之筏?

出版時間:2017/03/09 19:00

藺思/台北地檢署檢察官

「雅典學院」是一幅畫,「梅杜薩之筏」還是一幅畫,美學和司法改革會議有什麼關係嗎?如果司法改革會議是一個追求真理的過程,如果最終是希望達到善治的結果,那麼就不能忽略「真善美」的共通性及普世價值性。

「雅典學院」是西方文藝復興三傑中拉斐爾的重要創作,畫作中把西方文明古希臘羅馬和不同時期的義大利哲學家藝術家科學家,跨時空的集合在畫面中團聚一堂。而且拉斐爾還把不同人物,按其個別的專業及思想特點,在衣著、行止、器物等細節上讓觀眾理解和認識出來畫中人物。充分表現出西方文明人類智慧的傳承、和諧與結晶,並對人類社會智慧的讚嘆。拉斐爾將基督教的虔誠和非宗教的風貌用美學方法技巧地融為一爐,創造出愛智者間和諧共融的畫面,這不正是追求真理的司改會議應有的風貌。

而「梅杜薩之筏」則是是法國浪漫主義畫家西奧多·傑利柯(1791─1824)在1818年─1819年間創作的油畫。這幅畫描繪了法國海軍軍艦梅杜薩號沉沒之後,倖存者求生的畫面。沈船原因經查是由於船長的錯誤所造成,船長是一位因復辟事件而復職的貴族。這場悲劇十分可怕,沈船時利用木頭筏子逃生的倖存者雖然有 150 人之多,船筏後來在海上漂流了12天之久,期間發生許多內鬥等殘絕人寰的事件,畫家所呈現的畫面,就是最後全船只剩下15名劫後餘生者的情景。

「梅杜薩之筏」在當時法國社會展出時,有識之士對法國社會提出警語:「法國社會是否每個人都正在這隻梅杜薩之筏上?」相信台灣社會絕對是處於一個正向循環的善治階段,台灣的司法具有關鍵地位。台灣現況不可能如「梅杜薩之筏」一般如此脆弱不堪,但是大家不要忘了,一艘堅強的軍艦會因為船長的專斷錯誤指揮而沉船,更會因為彼此內鬥而自相殘殺,這幅油畫迄今掛在法國羅浮宮,世人看著它,它也警示著世人!

相信這一次的司法改革會議是朝著拉斐爾名畫「雅典學院」尊重智慧、和衷共濟的美學成就邁進,用溝通溝通再溝通打好草圖,用尊重互信體諒作為會議的美學三角,共創台灣司改的「雅典學院」。

值得一提的是,「雅典學院」的右下方,阿幾里德躬著身子,手拿著圓規量著一個幾何圖形 ,這代表精準。 而天文學者托勒密則手持地球儀,這表示方向很重要。方向真的很重要嗎?

不要懷疑,創作者拉斐爾就隱身在托勒密旁邊,因為創作人生很短,方向錯誤就會誤了一生志業,同樣的台灣社會又豈堪一個錯誤的司改方向呢?司改委員們一言一行 ,豈可不慎乎?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