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成功在熱蘭遮城勸降不成後處死牧師?

出版時間:2017/03/10 09:10
江樹生譯註的《熱蘭遮城日誌》書影。翻攝網路
江樹生譯註的《熱蘭遮城日誌》書影。翻攝網路

劉相君/康寧大學台江文史研究中心主任、數位應用學系講師、資圖中心資訊組長

鄭成功殘酷無情的殺荷蘭Hambroek亨布魯克牧師或任一家人?還娶亨布魯克女兒為妾?似乎都是沒有證據。

很多文章都說Hambroek亨布魯克牧師,進去熱蘭遮城勸降不成,回來就被鄭成功殘忍的處死。維基百科中寫:回至軍營後,當鄭成功得知熱蘭遮城不投降消息後,即以亨布魯克教唆原住民叛變為由,將被俘男性人質一律斬頭處死,其中牧師部分,除了亨布魯克外,尚有兩位同樣被俘虜的傳教牧師。

然而這可能是根據荷蘭悲劇史詩戲劇《Antonious Hambroek, of de belegering Van Formosa》, 是Joannes Nomsz's play所撰,1775年刊於阿姆斯特丹.,是以鄭成功攻圍熱蘭遮(安平)城時荷人范堡牧師(Antonius Hamnbroek)的活動為主材而寫出的戲劇。可能與史實出入有點大。把亨布魯克女兒作為鄭成功的妾,在Joannes Nomsz的戲劇中演出,並在歐洲聞名於世,這與事實恐大有出入。

教會史話044 被處死的荷蘭宣教師:國姓爺得知熱蘭遮城不欲投降之消息後,不久以俘虜們教唆原住民叛變為理由,令將被俘的男人一律刎頭處死,其中包括范堡牧師,牟士牧師(Petrus Mus,駐諸羅山)、溫世繆牧師(Aronldus Winsmius,駐新港、赤崁)等。惟徐文援用Valentyn《新舊東印度誌》甘為霖譯文(見Formosa under the Dutch. p.84),被處死單包括安信紐牧師(Jacobus Ampzingius)及甘比宇牧師(Joannes Campius);然據《荷蘭海外宣教史料類纂》,甘比宇於1655年來台赴任Tackaijs,於同年12月17日病死;1656年安信紐來台,接替甘比宇駐Tachaijs,於翌年1657年11月24日死去(可參見Formosa under the Dutch p.300 316),二人顯然不該在名單。

但是根據江樹生譯註的《熱蘭遮城日誌.第四冊》p468-p475(編按:以下援用之《熱蘭遮城日誌》版本皆為江樹生譯註),1661年5月24日下午5點半,連同亨布魯克等5人,攜鄭成功函件進入熱蘭遮城後,即將鄭成功招降文件給總督揆一。亨布魯克牧師先前被承諾可取回自己的物品,鄭成功甚至同意他舉行宗教活動。

此勸降之行根據《熱蘭遮城日誌.第四冊》p468-p475,亨布魯克透露了:鄭成功缺糧徵糧,導致原住民忠誠度下降,還透露了鄭成功的大砲數量約100門,亨布魯克也透漏了親眼看過荷蘭官兵被斬首,因為散播壞消息不利鄭軍。也記錄了在四草海堡與陳澤將軍交戰的荷蘭拔鬼仔Thomas Pedel上尉被埋葬在普羅民西亞Provintia。

揆一知情後,寫回信給鄭成功,由亨布魯克帶回。信中表示決與城共存亡。而此時,亨布魯克亦鼓勵荷蘭守軍繼續與鄭成功對抗。

隔天,回到赤崁地區,根據江樹生譯註的《梅氏日記》(編按:以下援用之《梅氏日記》版本皆為江樹生譯註),1661年5月25日鄭軍對大員猛烈攻擊,鄭軍死亡超過千人,受傷達7、800人。在這狀況下,一個荷蘭翻譯員Jan Druijvendael、一個學校儲備教師Frans Cleen被檢舉有威脅及散播不利言論。活活被釘在木板上等死。該晚,Hambroek亨布魯克牧師是被允許大聲用神的話為那兩位大聲禱告,安慰那可憐的人。

府尹楊朝棟顯然有落實鄭成功先前對Hambroek亨布魯克牧師的承諾,也可見得不是因勸降不成,就怒殺亨布魯克牧師或任一家人。荷文悲劇史詩有戲劇的成份。《梅氏日記》內似乎沒有Hambroek亨布魯克牧師,或Aronldus Winsmius牧師被殺害的紀錄。隔日翻譯員Jan Druijvendael死了,學校教師Cleen則於一日前,從新港去蕭壟的途中就死了。我方的人把他們埋葬在新港。

根據《梅氏日記》1661年9月16日海戰當天的紀錄:

同一天晚上(可能是9月16日或9月19日),中國人還帶走11、2個跟我們在一起,一向都在幫忙醫生的人,說是將官要他們去,他要供應他們米和其他需用品,要他們立刻去他那裡,政務員Lconart Vcrhagcn和一個看護他的士兵立刻被舢舨載去新港,因為他病得很厲害。隔日晚間,生病的土地測量師Jan Vrijaltenhoven還換了床,因為病得很厲害,被一輛車子帶走。

在熱蘭遮市鎮後方的戰役發生的前幾天,秘書Osseweijer和牧師Arnoldus van Winshem被本府(府尹楊朝棟)叫來赤崁,一直留在這裡,都沒事情做,到地方官離開的前一天,他們已經請求很多次,讓他們回去新港妻子們那裡,卻仍然被拒絕。牧師Arnoldus van Winshem沒有去新港。

過了幾天,我在街上遇見一個新港來的原住民,問他被帶去那裡的朋友們的狀況。他告訴我說,那兩個人和政務員Vcrhagcn,以及荷蘭人都很可憐地被中國人斬首了。我也問過一個葡萄牙人(他是澳門的混血兒,已為一官和國姓工作18年),關於那11、2個被帶走的人,以及Jan Vrijaltenhoven的情況,他告訴我,他們都已在小溪的對岸斬首了,迄今死屍還在那裡。

因此這幾天的紀錄內似乎沒有Hambroek亨布魯克牧師,或Aronldus Winsmius牧師被殺害的直接紀錄。

又根據《熱蘭遮城日誌》p674,1661年10月24日記載,再審訊10月21日黑人少年俘虜得知,Hambroek亨布魯克牧師是在新港被斬首,但何時何因不知道。英文版的Wiki說Antonius Hambroek亨布魯克牧師 (1607 – 21 July 1661) 死於7月21日,我就不知根據什麼文獻這麼說?似乎這些都是源自於Joannes Nomsz's play戲劇?
 
反倒是根據《梅氏日記》1661年7月底說,Joan Leonardus牧師被原住民投訴,煽動原住民反抗國姓爺及其軍隊,因此牧師被立即被關在監牢,因地方官與他的妻子保證,第二天才被釋放改在家軟禁,等候調查。最後證實無辜,法官宣判無罪。
 
又根據《熱蘭遮城日誌》p799,1662年2月6日記載,Hambroek亨布魯克牧師的妻子、女兒回到熱蘭遮城堡。註記中也提到有4個女兒,兩個原本就在熱蘭遮城堡內,另兩個與父母在赤崁。又提到有兩個於1659年1月、5月分別結婚。但似乎也沒有被鄭成功強取為妾的紀錄,更沒有任一妻女被殺的紀錄。但這一天似乎也呼應證實Hambroek亨布魯克牧師是已經死亡。

根據《熱蘭遮城日誌》p804,亨布魯克牧師的妻子昨晚病逝。應該是1662年2月9日晚病逝,因揆一簽名2月10日。之後《熱蘭遮城日誌》就都沒有Hambroek亨布魯克牧師相關的紀錄了。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