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片】女師戰司改 看她如何無聲勝有聲

出版時間:2017/03/18 21:10

(更新,網友認為,因為有聲的都是謊言)
司改國是會議分組會議,除了法律人和非法律人唇槍舌戰之外,還有一群沉默的人,在這次會議上扮演重要角色,他們不曾說過任何一句話,卻傳達了無聲的力量,就是會議上的手語翻譯員,從事手語工作逾四十年的手語老師丁立芬,曾經歷總統辯論、大型會議,甚至當過手語新聞主播,但面對艱澀的司法用語,丁立芬也得勤做功課,理解專有名詞的意涵,才能用手語表意。
 
六十歲的丁立芬在手語界資歷深厚,不但曾被欽點在總統辯論上擔任手語翻譯,台北市長柯文哲召開會議時,丁立芬也在旁「比手劃腳」,就連曾參選北市長的候選人趙衍慶在辯論會上唱起山東小調,丁立芬仍處變不驚,一字一句轉譯給聽語障人士,簡直是超敬業手語老師。
 
說到為何一腳跨進手語這個無聲的行業,丁立芬說,四十年前她因緣際會到啟聰學校參加活動,卻因為語言的隔閡無法與聽語障學生溝通,讓她備感挫折,她開始向學生學習簡單的手語,越學越發現手語其實非常有趣,她便投身手語行業至今。
 
但即便身經百戰,為了準備司法國是會議,丁立芬仍做了不少功課,得去了解司法專有名詞的意涵,才有辦法比出來,丁立芬指出,手語的轉譯其實是兩種語言的轉換,但重點是在「表意」,並非單純的文字轉換,只要意思通了,聽障朋友就能看懂,因此同一個句子會有很多比劃的方式。
 
舉例來說,若要比「法官」,可以直接以字型比出「法」與「官」兩字,但也可以比出「在法院敲槌子的這個人」,就是「法官」,如此就顯示出兩種手語方式,一種表形,一種表意,都能讓聽障朋友理解。
 
而要如何區分表達「法官」、「檢察官」和「律師」,丁立芬指出,法官的法袍是藍色,就用手抹抹臉代表「黥面的藍」,檢察官的法袍是暗紅色,就用手指嘴唇,律師的法袍是白色的,就用手指指牙齒,區分三者不同。
 
記者拿出司改會議的討論主題之一「起訴狀一本主義」,考考丁立芬,要如何表達檢察官提起公訴時,僅提供法院起訴書,不提供其他卷證,避免影響法官心證。丁立芬也是不費吹灰之力,她比出起訴狀就是「一張紙」,再比「呈上去」的動作,接著比出厚厚一疊紙,上面記滿東西,配上「不需要」的動作,將複雜的文字解釋用手語表達。
 
除了手語的比畫,丁立芬強調,表情也是手語的一部份,因為語氣和喜怒哀樂無法靠手語表達,因此要靠表情補足,因此表情被稱為「非手信號」。(吳珮如/台北報導)

--------------------------------------------------------------
網友意見
網友認為,「因為有聲的都是謊言,當然無聲勝有聲。」而且「高手總是在民間」也有話鋒轉到今天楊仁壽道歉的火線話題上,「如楊仁壽曾任司法院大法官與最高法院院長…造謠被抓包,逼不得已..今天才公開道歉,這也難怪人民不信任司法高達80%...其來自有因」,另有網友認為司改應「支持陪審制,讓恐龍法官權力不再那麼大」。
 
初版18:30
更新21:10

【更多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丁立芬也曾在北市長柯文哲記者會上擔任手語翻譯。資料照片
丁立芬也曾在北市長柯文哲記者會上擔任手語翻譯。資料照片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