拋棄漢人本位才有轉型正義

出版時間:2017/03/24 18:04
原轉會日前召開第一次會議,夜宿凱道近一個月的原民團召開記者會痛批蔡政府的「劃設辦法」是向財團靠攏。資料照片
原轉會日前召開第一次會議,夜宿凱道近一個月的原民團召開記者會痛批蔡政府的「劃設辦法」是向財團靠攏。資料照片

韓一中/倫敦大學學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 UCL)認知神經科學博士候選人

蔡英文總統日前在總統府的「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簡稱原轉會)上,針對近日引發強烈爭議的「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範圍土地劃設辦法」做出數點陳述,強調尊重原住民族歷史事實上的主體性尊重,並且肯定將歷史研究作為傳統領域的依據,但仍未正面回應近日以來爭議的核心:私有地被排除在劃設範圍之外,亦未回應近期引起爭端的多位政務官的發言。究竟這些宣示性的陳述在經過行政體系的執行後能否落實,仍然是未知數。

「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範圍土地劃設辦法」(下稱「劃設辦法」)因將「私有地」排除在原住民族傳統領域的劃設範圍之外,引起諸多質疑,被認為這根本是在為財團開發護航。原民會主委夷將.拔路兒在面對原住民團體抗議時,堅持用錯誤的方式解釋《原住民基本法》,將授權給原民會的傳統領域劃設範圍限制在公有地。至此,政府和原民團體之間不對等的權力關係已經引發極大的震盪。
除此之外,政務委員張景森亦表示將私有地納入「劃設辦法」是「限制剝奪現有土地所有權人的財產權」,但事實上將監督機制或諮商程序引入土地使用,「劃設辦法」並非唯一的例子。

舉例來說,《環境評估法》(下稱《環評法》)將環境評估納入土地開發流程中,基於環境保護的意圖,限制土地需在受保護的情況下開發,如果所有對土地開發使用的限制,都是張委員口中所謂的「限制剝奪財產權」,那麼環評是否就是另一個財產權受到限制而且需要捍衛的例子?又或者,《文化資產保存法》(下稱《文資法》)限制古蹟所有人無法隨自由意志進行改建和變更,不就再次成為另一個的財產權受限制的例子?

若能同意《環評法》和《文資法》的限制都是為了某些更具公益性的目地,例如土地的永續發展和文化及歷史的保存,那麼劃設傳統領域和保留原住民族的諮商同意權又為何不是?歷史與文化都需要土地作為載具,當土地再也無法承接這些歷史記憶,我們就只能血淋淋見證文化的消失。難道漢人的歷史和文化可以保存,在漢人之前早已在台灣這塊土地活動已久的原住民族的歷史和文化要保存,就只能態度卑微地請求漢人施捨?

若真要比較對私人財產的侵害,《土地徵收條例》賦予政府徵收土地的權力是否更直接和暴力?遑論劃設傳統領域和財產權根本是二個不同的概念,劃為傳統領域的土地並不會從所有人的手中拿走所有權。說到底,轉型正義為的是促進族群和解,但若無法拋棄漢人本位的態度,平等對話和溝通不可能存在,衝突也不可能真正化解,社會永遠在原地踏步,更不是蔡總統在就職時一提再提的「謙卑、謙卑、再謙卑」。

再者,張政委認為私有地納入傳統領域劃設會製造族群的對立和衝突,但實際上卻是相反:若不將私有地納入傳統領域劃設,將導致「劃設辦法」再次豎立一道原漢之間的法律高牆,將乘載歷史的傳統領域直接化成再也無法傳承歷史文化的破碎土地,其中又以傳統領域幾乎全為台糖私有地的阿美族最為嚴重。

況且現有的傳統領域調查已經清楚指出目前傳統領域中有非常大比例的私有地,若將私有地排除在「劃設辦法」之外,將導致「劃設辦法」立法的美意蕩然無存,甚至還在原住民族已經微弱的話語權上再補上一道很深的傷痕,遠遠無法促進族群間的和解和落實轉型正義。

就算將目前進納入公有地的「劃設辦法」視為過渡階段,由公有地的劃設作為開始,最終導入私有地,但此若為真,在此時此刻應已明訂將私有地納入劃設的時程和階段,否則就只是紙上談兵,甚至難逃見風轉舵只求表面和平但卻撕裂原住民族的指控。

「轉型正義」,可能是近期最常在社論和新聞上出現的名詞之一了,「劃設辦法」的爭議也正是轉型正義的試金石,能否藉這次「劃設辦法」,推倒台灣社會長久以來漢人本位的政策思考和史觀,還給「先來後到」之中「先來」的原住民族一個完整的傳統領域?這不只反映政府是否真的用謙卑的態度面對過去,更是轉型正義能否落實的其中一道關卡。

我相信大家,不分原漢,不止在看,也都在努力。「在這座島上,沒有人是局外人」。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