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建德專欄:如果我是大學兼任教師……

出版時間:2017/04/01 09:00

林建德/大學教授
 
據勞動部統計,全台約有1萬3000多名未具本職兼任教師,這些教師原訂今年8月納入《勞基法》,但日前教育部在立院報告時,宣佈撤銷此政策,使得他們大失所望,群起到教育部前抗議,力求基本的尊嚴與保障。
 
雖然我是專任教師,但看到兼任教師的艱難處境,我內心頗感心酸與不忍,畢竟我的年紀與他們相仿,只不過運氣、際遇稍微好一些(絕不代表我比他們優秀)。我試問,如果我是大學兼任教師,會有什麼樣的反應與想法呢?
 
一、再多拿一個博士
「悲憤而後有學」,之所以兼任、找不到專任,在於大學職缺僧多粥少;而若要力圖突圍,盡可能擠進窄門,我會再去拿一個博士學位(相關領域但不同學門)。
 
近來,我常跟有心從事學術工作的研究生說:除非你是海外名校博士學成歸國,否則最好有兩個博士(以上)。今天在台灣,每個人都可以讀大學,「學歷貶值」已成事實──博士變碩士,碩士變學士,學士變高中等,此時「雙博士」才是真博士,才更有可能找到專任的教缺。
 
二、寄語大學辦學的高度
兼任教師納入勞、健保,大學支出勢必增加,於是已有學校不再聘任未具本職的兼任教師;如此這些教師被「呼之即來、揮之即去」,如他們比喻,自己就像「免洗筷」一樣「用過即丟」。
 
然而,兼任老師在教學上付出的心血,不會比專任老師少,整體表現也不比專任差;而如果一個老師教學認真、口碑好,無論如何學校都應極力慰留,大學辦學之格局與高度於此可見,大學之「大」也在於此。
 
教育是良心事業、理想志業,倘若大學辦學只是以盈利成本論斤秤兩,已然是自貶「校格」,無形中對學生也是一種不良「身教」。
 
三、敦促政府落實「世代正義」
未具本職的兼任教師暨流浪博士大多數都是年輕人,他們不適用《教師法》、《勞基法》,無法保有病假、婚喪假等各項權益,也沒有退休金提撥,續聘與否也全無規範,猶如法外孤兒、棄兒。
 
小英政府去年就職演說中,表示年輕人的未來是政府的責任,信誓旦旦要為年輕人打造一個更好的國家;然而這群年輕兼任教師不只是長期低薪,而且朝不保夕,對於人生、對於前途充滿著茫然與無奈。
 
「改變年輕人的處境,就是改變國家的處境。一個國家的年輕人沒有未來,這個國家必定沒有未來。幫助年輕人突破困境,實現世代正義,把一個更好的國家交到下一代手上,就是新政府重大的責任。」──小英這些話言猶在耳,若不想成為空洞口號,請設身處地為這一群年輕兼任教師著想吧!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