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洛.卡力亭.巴奇辣:一場關不掉的歌聲

出版時間:2017/04/12 10:20
歌手巴奈10日在凱道的《凱道上的稻穗》EP發片記者會。翻攝自「巴奈 給孩子們,非核家園」粉絲頁
歌手巴奈10日在凱道的《凱道上的稻穗》EP發片記者會。翻攝自「巴奈 給孩子們,非核家園」粉絲頁

阿洛.卡力亭.巴奇辣/原住民族電視台製作人、東華大學民間文學博士生;曾以電影《太陽的孩子》入圍第52屆金馬獎最佳新人獎

因原民會頒布「傳統領域劃設辦法」排除私有地部分,使得原住民傳統領域面臨被支解的命運,一群善良的人終於忍無可忍地「走向街頭」。

這場街頭之戰,除了面對每日層出不窮的國家強權剝奪土地政策法律,時時警力對峙監控與拉扯下,我們的族人卻選擇了在充滿政權的凱道上,唱自己的歌。

47天凱道上的昨天,歌手巴奈發表了一張在此錄製完成的EP《凱道上的稻穗》,高唱著(找更好的理由),這句歌詞道出了族人渴望找到回家的路,同時也向國家訴說著強權已無法找到合理的理由再來欺騙與壓迫原住民族。
  
這張新EP是一場運動的產物與延續,原住民的社會抗爭下的歌聲從胡德夫到巴奈是清楚地標舉音樂與運動的結合。民歌前輩胡德夫在1984年因為海山煤礦爆發事件,在一場為山地而唱音樂會高唱「為甚麼?」,1987年少女被賣到華西街救援行動中譜出了動人歌曲「大武山美麗的媽媽」,1999年921地震時沉痛的吟唱「最最遙遠的路」。

2000年巴奈心底吶喊著唱出原地流亡的原住民心聲「流浪記」,2008年巴奈與朋友以一首關鍵歌曲「PEOPLE」控訴國家暴力的核廢料與遷葬祖靈地。他們所要說的是長期以來,在現代國家和資本主義的架構下,當水和空氣都被私有化時,當國家都可以強暴佔取原住民族的土地時,我們沒有辦法接受,我們要用歌聲唱出自由的靈魂、要求正義的道路,這正是他們用歌聲所書寫的抗爭史。

如果唱歌不是為了能夠在那個大時代承擔些什麼具備了民族、國家、社會意義的功能,那麼,「唱歌」究竟是為了什麼?歌聲裡面的生命也就在這類僵化的國族思考之中,走過了顛簸、愉悅、反思、卻又找不到充分理由可供自己憑藉,於是唱歌,彰顯出內心裡祖先曾說的像天堂一樣的價值,或許唱歌可以改變人群用不同的方式不同的價值進而找到族人口中那古老的歌是在哪裡誕生的。

今天的凱道上有歌,用這張EP專輯讓族人們想起那個可以與山脈、土壤和祖靈溝通的年代,讓神靈傾聽他們的苦難與傷痕,讓荒蕪傾頹的回家之路可以被重新建立,讓族人們可以在島嶼上獲得真正的尊嚴與自主。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