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可強、喻肇青:重建樂生 破除台灣單選魔咒

出版時間:2017/04/15 00:00
樂生保留運動超過十年,如今爭議漸平,訴求完整重建樂生院的「大平台方案」。翻攝「快樂.樂生」粉絲頁
樂生保留運動超過十年,如今爭議漸平,訴求完整重建樂生院的「大平台方案」。翻攝「快樂.樂生」粉絲頁

劉可強/台灣大學建築與城鄉研究所教授、喻肇青/中原大學景觀學系名譽教授

二十一世紀的第一個十年,「樂生療養院」曾一度是街頭巷尾熱議的關鍵字。如今,爭議已過十年,院民逐漸凋零,曾在街頭奮鬥的樂生青年已成「樂生中年」,台灣終迎來一次解決問題的機會。身為以「解決問題」為使命的空間專業者,我們呼籲行政院把握良機、解決樂生問題,帶領台灣,走向成熟社會。

樂生問題是一個什麼樣的問題?10年前引發激烈爭辯的幾個面向,包括「捷運工程是否該為古蹟修正?」「經濟發展如何同時兼顧弱勢人權?」這些問題其實是發展中國家都必須面對的艱難問題,我們將之稱為發展中國家的「單選魔咒」。

被單選魔咒籠罩的國家中,古蹟與新建工程無法並存、經濟發展與人文歷史不可兼得,必須是一道二擇一的單選題,而非充滿智慧與勇氣的申論題;悲觀者認為,那些歷史古蹟與現代工程共生的案例,似乎只會出現在歐洲或日本,台灣不配。十年前的台灣,正是受困在單選魔咒的幻象中,誤信「樂生不拆、捷運不通」,進而引發連串衝突與遺憾。在捷運新莊線已經通車、樂生保存與捷運不相衝突的此刻,讓「大平台」工法重建樂生,將能引領台灣跨越單選魔咒,走向未來。

所謂「大平台方案」,是用來修補目前樂生醜陋的「懸崖」入口地形。因為捷運機廠施工,樂生院山坡坡腳遭挖斷,訪客自捷運迴龍站出來後,即看到十餘公尺高的山坡工地,實難想像在山後仍留存部分完整的歷史建築群。大平台工法即是以大型平台覆蓋此一懸崖,連接中正路與樂生療養院,在中正路這一端,緩坡會降至路面,平台上將會覆土與植栽,恢復過往綠意,重現歷史上「為達隔離效果,強制患者與醫護人員分道而行」的Y字形通道,這是樂生歷史的關鍵場景,也是人類歷史上不該被遺忘的一幕。只要大平台案完工,必能讓世界各國對台灣另眼相看。

過往數年中,因為捷運局不願改變機廠軌道運作模式,僅願提供修復品質較差的「陸橋」選項,導致大平台案始終只聞樓梯響,不見人下來。在院民、學生與立委的努力不懈下,國發會在去年十二月召開協調會議上,首次促成各部會對大平台案初步達成共識。被譽為「台北捷運主要推手」的台北市交通局前局長濮大威,在會中指出,只要捷運機廠能減少五條軌道,大平台案便可施作,減軌雖對捷運調度方式造成些微改變,但並不影響服務品質,台北捷運公司也贊同濮大威的說法。唯,捷運局事後向國發會要求「行政院發文定案」才願進行工程,否則不願配合會議結論。行政院此時正應挺身而出,主持跨部會協調,要求文化部、衛福部、交通部共同負起責任,讓大平台案得以拍板。

樂生不是一個容易處理的爭議,雖然歷屆政治人物均曾試圖處理,卻都留下未竟之志。如今,絕佳的機會正擺在我們面前,只要林全內閣能夠撥出二十分鐘的時間,仔細檢視大平台方案,就會發現:這大平台真正是個「滿滿的大平台」,承載了台灣歷史、弱勢人權、文化資產、環境保護、青年參與社運等諸多進步價值,這些價值足以陪著台灣航向下個十年,將會是我輩人能留給台灣的一個珍貴禮物。我們深切盼望,行政院能為未來的台灣作出正確決定。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