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測滿級分背負壓力 才女作家怨媒體誇大

出版時間:2017/04/28 09:40
A女受訪時心情愉悅。資料照片
A女受訪時心情愉悅。資料照片

26歲女作家A女疑因情緒低落,昨天在台北市住處上吊自殺,她的丈夫證實此事。A女就得高中期間,曾因學測滿級分接受媒體聯訪,今年2月17日她回顧當時場景,在臉書抱怨某報誇大她的報導,直言「我明白這個不停壓榨學生的社會需要超級小孩來自慰,但那是兩舌、是惡口、是暴語。」
 
A女在2月17日的臉書寫著:「校長室有校長,校長秘書,有記者。第二天看了報紙,簡直不可思議。記者寫了:「排球隊長」、「校刊主編」、「身高168」。明明他問我喜歡什麼運動,我只回答他喜歡排球。他問我參加什麼社團,我回答青年社。青年社在做什麼? 編校刊。而且那年我身高只有162。」
 
「我明白這個不停壓榨學生的社會需要超級小孩來自慰,但那是兩舌、是惡口、是暴語。」
 
「這是上下交相賊。文武雙全十項全能考滿級分的超級小孩,放棄高學歷勇敢逐夢的嬌滴滴千金,這些故事如此膚淺、虛假,以致於必須量產,才滿足觀眾的胃口。後來許多人說我閒話。每一次好朋友矜持地轉述,我都在閒話中快速地老去。」
 
《蘋果》回憶當時聯訪狀況,由於A女是該高中唯一的學測滿級分學生,多名記者經由校方安排,下午在校長室旁接受採訪。當天訪談過程愉快,A女滿臉笑容,訪談後,《蘋果》邀她與當時校長合照,兩人在紅樓窗台前開心聊天,供媒體捕捉鏡頭。當時是沒有即時新聞的年代,隔天僅聯合、自由、中時刊登,蘋果日報並未見報。(地方中心/台南報導)
 
A女臉書全文:
 
我永遠記得高中學測放榜那一天,大概是中午,總之太陽很熱烈。考前幾個月連飯都不想花時間吃。那一天,等成績單回教室,全班靜得像一面髒鏡子。同學拿成績單回教室,第一句話是:全校只有一個七十五級,是奕含。大家轉頭來看我,眼神如蟻。旁邊是河河,她推我一下:欸,是妳欸。那時候已經開始吃藥。早上,成績出來之前,發現忘了帶藥,請爸爸幫我送到警衛室。下午,知道了成績,溫吞吞走去校門口,白色信封袋上寫著:「孩子,恭喜妳,太厲害了!」信封折著腰吐出藥錠。咬碎,口腔麻麻辣辣。還沒習慣那味道。心裡只有一個想法:太好了,不用考指考了。當然後來還是考了指考。
 
校長室有校長,校長秘書,有記者。第二天看了報紙,簡直不可思議。記者寫了:「排球隊長」、「校刊主編」、「身高168」。明明他問我喜歡什麼運動,我只回答他喜歡排球。他問我參加什麼社團,我回答青年社。青年社在做什麼? 編校刊。而且那年我身高只有162。我明白這個不停壓榨學生的社會需要超級小孩來自慰,但那是兩舌、是惡口、是暴語。
 
這是上下交相賊。文武雙全十項全能考滿級分的超級小孩,放棄高學歷勇敢逐夢的嬌滴滴千金,這些故事如此膚淺、虛假,以致於必須量產,才滿足觀眾的胃口。後來許多人說我閒話。每一次好朋友矜持地轉述,我都在閒話中快速地老去。
 

A女與當時校長合影。資料照片
A女與當時校長合影。資料照片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