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求當全班面前拔掉助聽器,涉嫌強制?

出版時間:2017/05/08 19:40

蕭蒼澤/謙誠事務所律師
 
據報導,上月19日謝姓教師上課時,走到有聽力障礙的黃姓男童身旁質問:「我就站在你旁邊,難道你聽不到嗎?」黃童向老師解釋自己不是在聽音樂,且拿下助聽器後「會有雜音」,但老師非常堅持,黃童只好將助聽器卸下。回家後黃童因心裡創傷,表示隔日不願去上課,黃童父親在接到班導師電話後才知道整件事情的經過,黃童母親得知小孩受到如此委屈,當場崩潰大哭。
 
校方回應:校方表示該師有20多年的教學資歷,5年前以去美國進修教育學程為由,申請留職停薪,最後卻沒有拿到學歷返台。自去年8月復職至今已多次被投訴,卻不願意校方介入輔導,讓校方相當頭痛。學校晚間表示,已將老師送考核會懲處,並列入不適任教師。
 
家長回應:黃童父親表示,黃童因聽力障礙,自幼兒園大班起便帶著助聽器上課,校方老師也會配合家長請求,使用具有FM發射器的麥克風裝置,唯有謝姓教師不願配合,校方多次溝通都無效,而理由居然是「她覺得小孩聽得到聲音!」黃童父親怒指該名教師缺乏同理心,情緒管理也很差,「很明顯就是不適任教師」,希望校方別再讓她當老師。
 
社會輿論均一面倒譴責老師,而對於不適任教師的利益衡量標準到底在哪裡?依據行政法院實務判準,就在於教師工作權可不可以侵害到學生的人格自由開展?結論是不應侵害學生的人格自由開展。因此教師的行為只要有阻礙學生人格自由開展時,教師的工作權即需退讓。如此權衡的結果,在解釋「教學不力或不能勝任工作有具體事實」的時候,在法學上關於此一不確定法律概念的解釋原則,即需要另外從學生的人格自由開展進行思考衡量,而不是單從字面上的解釋或僅由倫理學上的意涵加以論述,才不至於使不適任教師在法律適用上造成有漏洞。
    
若校方以以該名老師專業及備課不足,明顯損害學生學習權益,及師生互動不良,時有情緒性言語,衍致師生對立及衝突,造成學生心理傷害,對老師做出解聘處分,則並無違誤,將會獲得行政法院的支持。
 
近日狼師風暴,關於老師的法律責任被大家提出來討論,上開新聞事件,也可能涉及該名老師有無涉及強制罪嫌。依據《刑法》第三百零四條規定,以強暴、脅迫使人行無義務之事或妨害人行使權利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百元以下罰金。前項之未遂犯罰之。若報導調查確實屬時,該名老師除涉及行政上法律責任,也會涉及刑事上法律責任,老師授課不可不慎,並當引以為鑒!

【即時論壇徵稿】

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本報特闢《即時論壇》,歡迎讀者投稿,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文長以500字為度,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區,唯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