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障者告白:社會有欠身心障礙者權益嗎?

出版時間:2017/05/22 00:08

衛理╱行政約僱

這幾天下來,社會新聞「飲料業者惡意解僱歧視聽障生案」是相當震撼社會族群結構。不乏暴露出社會大眾普遍對於身心障礙族群的不了解,以及刻板印象。也讓社會福利制度開始受到質疑是否為結構中的權力不對等關係,亦或為富裕階級對於弱勢族群的施捨?還是公民先天俱有的人人平等權利。
 
本人是後天性喪失聽力,重度聽覺障礙者。幸運的是可配戴助聽器來口語溝通,也跟一般人無異,差別在於耳朵掛了好幾萬元的助聽器,及腔調類似外國人的中文發音。透過身心障礙視角來看待這件事,我是支持盧生爭取自己權益並為身心障礙族群發聲,可是後續用了錯誤方法和大量個人偏激負面情緒,讓原本同情弱勢族群的民眾反而厭惡並模糊原本訴求焦點,我只能說這是失敗的社會訴求經驗。
 
原本社會福利宗旨是提供差別待遇,讓政府應向弱勢群體或經濟有困難者提供,以確保其生活質素、生存及發展機會等措施,以對社會整體有利並翻轉原本階級垂直向上發展。而政府立法《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出發點是為了讓身心障礙者能夠與正常人同一個公平的競爭環境並維護人人平等的高貴精神,而不是得到超越一般人幾倍的優勢,這反而不公平。
 
主要是社會對於聽覺障礙者有刻板印象問題,以為聽障要大聲喊才聽得懂,但不代表光大聲喊就可以了。因為我們聽得到,不代表可以聽清楚內容。要模擬一下的話,就有點像枕頭蒙耳朵或戴耳塞一樣,聽得到但很難判別出內容,所以我們都會需要唇語來達到協助判讀訊息,當然透過後天訓練可以聽得意思。可是我們也是需要習慣,每一個人講話方式和腔調都不同,有些人急促或平緩、大聲或小聲、高音或低沉聲音都會影響我們的聽到判讀內容。像「課程」名詞,有些聽障者會聽成「停車」,這例子繁不備載。我說當事者盧生好了,他狀況是聽障組群中少數跟正常人行為無異的身心障礙者。雇主也跟社會大眾一樣普遍誤解聽障者,以為聽手機就能聽電話,殊而不知安靜環境和輔助才能協助聽障者精確聽懂意思。
 
身心障礙先天的艱困環境也讓自己更容易遭受到社會不公和同儕霸凌,會讓心理出現自卑感並反應激烈。當然這是指少數人心理,認識的多數身心障礙者都是想法與行為跟正常人無異,勝任當老師和公職等任任何職位。前提是放對合適職位,而不是放錯職位。但筆者想說是不代表每一位身心障礙者都是這麼一面,也有很多能融入社會的身心障礙。他們共同點都是勇於接受自己不足並盡力思考有何優勢可以彌補,而不是整天把歧視掛在嘴邊並把身心障礙當成免死金牌,把自我放棄打成弱勢。許多身心障礙都能開朗面對現實,盡力在社會生存。
 
筆者坦然講,這件事情對於民間企業有負面影響不是不可能。也造就大量負面印象加深,讓企業寧可被罰鍰也要雇用正常人,省得麻煩。怕身心障礙者無法符合要求,結果又因社會論理壓力無法解僱,造成成本增加。這件事情而抹殺了一些身心障礙的努力,政府應該從根本開始,協助企業瞭解身心障礙需求,並建構友善就職環境。而且需要修法從原本不僱用身心障礙的罰鍰增進輔導流程。因為企業一旦錄取身心障礙人士,輕則要改變工作環境、重則要改變工作流程。倒不如輔導如何了解身心障礙需求,這件事情只能說錯失原本可以藉由社會重視而獲得友善的就業環境,反而造成勞資雙方兩敗俱傷。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