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改交鋒】林達專欄:提升專業 院檢開放律師實習

出版時間:2017/05/23 00:04

林達/台北地檢署檢察官、司改國是會議委員

我國法律人通過律師考試後,還要接受6個月律師訓練,才能取得律師執照。這6個月的律訓,包括5個月律師實習和1個月講習。我在17年前也曾經完成律訓,實習期間的指導者是徐國勇律師,律訓後繼續在他事務所工作。他接的訴訟案件很多,還有契約或離婚見證、選民法律服務,因為充分授權,所以我在實習期間大概甚麼都碰,感覺很豐富。

1年後,我另外接受司法官實習訓練,在基隆院檢向法官檢察官學習,又是一種完全不同的體會。在學習司法官期間,接觸的案件五花八門,而且涉及院檢內部行政流程和實務作法,更能體會整個司法體系的運作。對我來說,在律師事務所實習和進入院檢學習,兩者同等重要。

經過完整實務訓練的律師,才能有效協助客戶。尤其,當學校的實務訓練不足時,律師實習就更加重要。如果律師實習不足就正式執業,對客戶來說可能是一場災難。有些年輕律師搞錯程序、遲誤期間,甚至弄錯請求權基礎,出包也不敢承認,想出怪招蒙混或推卸責任給別人。客戶搞不清楚,敗訴也只能苦吞。現在市場競爭,有些新律師超量接案,但專業經驗有限,甚至可能違反律師倫理,出現亂象。

開放實習律師進入法院和檢察署學習,我認為有助提升新進律師的實務訓練。無論在德國、美國或日本,實習律師都有機會進入院檢實習。即使他們考訓制度不同,但是「司法實習生」在院檢實習很正常。偏偏我國,竟然不行。長年以來,院檢公家體系和民間律師體系壁壘分明,從實習就分道揚鑣,各學各的。這不僅妨害律師實習,更加深院檢封閉,非常可惜。如果開放,長期可提升律師專業,還可促進審檢辯交流,更可為院檢加入優秀的年輕輔佐人力。

這個新制很簡單,只要仿效德國《法院組織法》第10條及第142條,新增賦予實習律師在院檢辦事的法源依據即可,德制更授權他們可辦理等同於法官助理、檢察事務官的業務。新增法源依據後,各院檢自行開缺面試,依照行情發給實習報酬,接觸案件可限於特定類別。實習期間,負有保密義務且須遵守倫理規範。違反就有刑事責任,也可能無法取得律師資格。

我國律師考試每年通過約900人,有些實習律師找不到指導律師,聽聞有些指導律師還不發薪資,他們說我要花時間教你還要付你錢,哪有這種道理?更有些律師自身經驗不足,也已招收實習律師,甚至不當壓榨或只叫他當翻譯工,實習情況令人搖頭。大批年輕律師投入訴訟工作,竟無一人曾進入院檢實習,實為我國怪現象。真是為他們打抱不平,也令人捏把冷汗。司改已到尾聲,律師議題排到後面未能充分檢討,非常可惜。在此呼籲立委修法,讓院檢可以開放律師實習,既可提升律師專業,又可為院檢引進優質人力,利益多多。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