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雨中拆百日部落,是謙卑?還是天賜良機?

3006
出版時間:2017/06/05 11:05
警方6月2日趁大雨拆除凱道上原住民紮營帳篷。資料照片
警方6月2日趁大雨拆除凱道上原住民紮營帳篷。資料照片

蕭竹均/課程審議會審議大會委員、國立東華大學族群關係與文化學系學生
 
自二月原民會公告《原住民族土地劃設辦法》後,至今凱達格蘭大道上出現了另一個部落,原民團體為展開抗議劃設辦法排出私有地等爭議而開始夜宿凱道行動,就在夜宿第一百天台北下起豪雨的早晨,出現了數百位的警察,在大雨中拆除了原民團體的帳篷,並將代表著來自台灣各地的石頭,有來自部落的有來自路過的台北市民的甚至是來自大學高中生的,每一顆彩繪的石頭都代表著這塊島上的人們對於土地的重視與承諾,而在大雨中族人們只能無力的被警力包圍著,看著這百日以來的一切,如垃圾般的被警察搬走丟掉。
 
這並非只是原住民的土地議題,這更關乎這座島上且考驗著民進黨政府對於轉型正義的態度,原住民要的並不是土地的所有權而是主權,傳統領域的宣告象徵的即是對於過去錯誤和歷史做出轉型正義的開始,這也是為什麼傳統領域完整的劃設如此重要,因為這也是宣示著,過去幾百年間,各個政權如何使用法律或武力,掠奪了原住民的土地剝奪了原住民的文化。
 
「沒有真相的道歉,是不可能和解共生的」,我們能時常聽見對於目前轉型正義不滿的言論,但原住民的呢?去年八月以總統的身分向原住民道歉時說了:「台灣這塊土地,四百年前早有人居住。這些人原本過著自己的生活,有著自己的語言、文化、習俗、土地、主權。然後,在未經他們同意之下,這塊土地上來了另外一群人。歷史的發展是,後來的這一群人,剝奪了原先這一群人的一切。讓他們在最熟悉的土地上流離失所,成為異鄉人,成為非主流,成為邊緣。」如今,政府不就正對原住民做了一模一樣的事嗎?讓張景森等人散播不實資訊以撕裂族群,《原基法》明確的規定了在從事土地開法等行為時應諮商並取得原住民族或部落同意或參與,那麼又何來將漢人趕去跳海之說?
 
我是就讀原住民民族學院的漢人學生,在原住民社會中我則是一名白浪,更是屬於總統向原住民道歉時口中所說的剝奪了原先這一群人的一切的「後來的這一群人」,從西部來到東部念書,在花蓮與凱道,我看到了更多關於土地的熱愛,關於失去文化根源的惆悵,還有關於這塊島上從未被提起的,原住民所經歷過的歷史。
 
總統在去年就職前曾說,別害怕與政府打交道如果第一次政府沒聽到那麼可以再大聲一點不然可以拍桌子,上個月卻又說「你有事情就大聲講嘛,但是,我聽到了以後就不用再繼續那樣大聲了」,我想總統勢必沒有聽到外頭距離他幾百公尺的族人們的聲音,所以我與另外一位布農族的同學決定用最接近土地的方式,在就職一周年時徒步到總統府,並寫了一封信給她希望她能聽見。
 
我們走的路途中路上不斷有不同的原住民向我們加油,我們也與不少原住民聊著他們身為原住民所受的經驗,有各自部落面臨開發的問題,有自身對文化失去連結所產生的遺憾,還有更多,是耆老因為這些過去的壓迫與欺壓而帶著遺憾死去的故事。也有一位泰雅族的大叔說他從出生到現在對於自身原住民的身分並無了解也沒有太多的感覺,但跟我們聊完後決定回去向朋友們分享這個議題,並試著去尋找自己的文化。
 
使我最訝異的是,路程中有非常多的漢人會與我們在路邊討論傳統領域,雖然可能對這個議題和原住民文化不甚熟悉,但從他們的言語中都向我們透露著,是和我們一樣的對於土地的熱愛與重視。
 
遺憾的是我們風吹雨淋的來到了凱道,等待我們的並不是來自總統府的官員而是層層舉著盾牌的警察,回到學校後總統府雖有打電話來說會回信給我們,但等待了兩個禮拜等到的不是回信,而是夜宿凱道的族人被暴力驅離的消息。
 
在族人們夜宿凱道的第一百天下著豪大雨時強制拆除並驅離。我想政府不知道,在凱道上抗議的族人,背後心繫著多少部落耆老與年輕人的心聲。更不知道,在對於這個社會感到嚴重感到貧富不均和失去文化根源的年輕世代中,現今的青年與學生,是多麼的重視土地與文化,並且多麼的看重人權與轉型正義,這些憤怒必定會累積在未來給予政府反撲。
 
豪雨中拆百日部落,是謙卑?還是天賜良機?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的是,這個政權再次地向社會與年輕的學子們展現了,過去幾百年來,原住民是如何的不被重視與被暴力的對待。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